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4章:新兵的反抗
    “都特么的给老子起来!立正会不会?”林锋对着会议室里的十个人吼了一嗓子,几个人撇了他一眼,抠脚的继续抠脚,挖鼻屎的接着挖鼻屎,压根没人理会他。

    不,说错了,有一个人说话了,费武正瘫坐在椅子上睡觉,哈喇子流了一地,睡得那叫一个香甜,一下子被林锋吵醒了,顿时不乐意了,眼没睁呢就骂开了:“玛德,谁呀,吵尼玛x啊,信不信老子把屎给你揍出来?”

    全场顿时安静了,就连和他一起来的老爷兵,懒散归懒散,但到底对于林锋这个龙狼小队的队长还保有着一丝敬畏,就算不听他的命令,也不敢恶语相加。

    本来费武也不至于第一天来直接就挑战林锋的威严,但偏偏他平生最讨厌被人打扰睡觉,这阵还在发蒙呢,哪里会想到后果,直接嚷嚷了出来。

    “啪!”林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只是脸色有些难看,一旁站着的爆狼却受不了了,直接一脚连人带椅子给踹翻在地。

    “艹尼玛的,真以为是老爷兵了?敢这么跟头儿说话,活腻味了直说,老子也不用等你们上战场,直接在这打死你得了!”爆狼大声骂道。

    费武直接被一脚踹得蒙圈了,一边惨嚎一边大叫道:“啊,疼死老子了,小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就敢打老子,你死定了我更你说,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你爹?我管你爹是谁?”爆狼再次踹了费武身上的肥肉一脚道:“这里是战场,天天都在死人,你特么死在这里,谁知道是怎么死的?你爹除了给你哭丧之外,还能做什么?”

    费武脸上显出了恐惧之色,颤声道:“你……你敢……你敢杀人?”

    爆狼笑了,牙齿龇得格外的白,看着有些森然:“敢杀人?你打听打听,我们特种大队的兵,哪个人手上没有百八十条人命?杀人?杀人算个屁啊,老子把你剁碎了,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林锋这时走了过来,摇了摇头对爆狼说道:“不用打死,就按他自己说的,把屎给他打出来!”

    “好嘞!”爆狼答应了一声,半点也没有顾忌,对着费武就是一顿猛踹。

    费武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八,虽然没有什么力气,但是一身脂肪在那里摆着,防御力还是很可观的,只是虽然受不了什么重伤,但是脚踹在身上也痛啊!

    一时之间,杀猪一般的惨嚎声,整个特种大队都能听见,跟费武一起来的老爷兵也不敢在坐在椅子上了,一个个老老实实的站的笔直,哪里还敢说半句废话。

    爆狼一气踢了三十多脚,虽然没下死手,可是特种兵的脚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把费武踢了个半死,惨嚎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劲儿的哼哼!

    一个新兵和费武有点交情,实在看不下去,状着胆子道:“老同志,不能再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爆狼停下脚,歇了口气,说道:“不行,头儿说了,要把他的屎打出来,这屎没出来之前,就算打死了也得继续!”

    他话音刚落,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气味弥漫在了整个会议室中。

    “卧槽,好丑啊!”爆狼大叫一声,怒吼道:“哪里来的臭味儿?”

    刚才说话的新兵指着躺地上装死的费武道:“老同志,屎,他的屎出来了。”

    爆狼瞅了一眼,果然看到费武的裤裆里湿乎乎的,似乎还有黄黄的物事从裤子里面渗了出来。

    “卧槽!还真拉了?你们几个,给他清洗一下,送卫生队去。阿多,阿多呢?你看着点,老子打人打累了,休息一会去。”爆狼叫来许阿多,自己立刻开溜,这特么的,拉屎就算了,还特么拉稀的!

    “就知道欺负我!”许阿多嘟囔了一句,却不敢不听命令,爆狼是小队的副队长,脾气比林锋还大,看谁不顺眼就上去揍一顿,没谁敢不服,毕竟他的资格在那摆着呢!

    林锋也不管他,爆狼心中也有数,该揍的揍,不该揍的不会轻易出手,对于最开始就一直来龙狼小队的几个老人,他几乎就没怎么动过手。

    许阿多带着几个新兵,到洗漱间给胖子费武处理身上的屎尿,到了洗漱间,许阿多嫌丑,便没有进去,任凭几个新兵自己处理。

    都是些公子哥,啥时候干过这个活啊,可是想到费武被揍的惨样,他们又不敢不去,只好捏着鼻子给费武冲洗,洗的差不多了,那费武突然对着不断抱怨的几个兄弟挤了挤眼睛,哪里还有被打了个半死的样子。

    “我靠,死胖子,你特么是装的?那特么的拉屎不知道自己洗,非得骗我们伺候你是吧?”一个新兵大声骂道。

    费武没什么大事,但是鼻青脸肿、皮开肉绽却是少不了的,此刻强忍着疼痛,把一根香肠似的手指竖在了嘴唇前面:“嘘!小声点,要死被发现,老子不得被那个夯货活活打死啊?”

    众新兵看他一身伤痕的可怜样子,也不怨他了,一个个忧心忡忡的,不知道将会有什么样的明天等待着自己。

    费武突然说道:“我说哥几个,要不我们逃吧,老子可不想被一群泥腿子出身的老兵打死!”

    一个新兵道:“逃?逃哪里去,逃回去也得被我爹打死,他又不是只有我这一个儿子,老子要是当了逃兵,他为了继续升官,会管我的死活?”

    费武冷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要是正常情况下,我们当了逃兵,家里肯定要受连累,可要是我们是被老兵毒打、虐待,实在气愤不过才出逃的,再加上我们各自家里的关系,也够这些鳖犊子喝上一壶的了。”

    众新兵眼神一亮,没想到胖子虽然胖,但也不是没脑子,这主意好使啊!

    “可是,外面还有人看着呢,我们往哪里逃?”一个新兵说道。

    费武道:“一会,你们送我去卫生队,就说我伤势太重要了要去卫生队治疗,那般老兵都懒得要死,只怕也只会派外面个矮矬子跟着,到时候我们就……”

    众人一番密谋,觉得此记可行,顿时纷纷点头同意,许阿多在外面等得有些不耐烦,伸头进来喊了一声:“快点,磨蹭什么呢?”

    “啊呀,啊呀!老同志,我不行了,我感觉我五脏六腑都在痛啊,可能是受了内伤,你带我们去医院看看吧!”费武立刻就演上了,直挺挺的摊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看起来有些浮夸。

    这要是换个人来,立刻就能看出来他是在演戏,可惜跟来的是脑子里面缺根弦的许阿多,顿时便上当了,紧张道:“怎么回事?严重吗?走走走,你们几个抬上他,我们去卫生队。”

    新兵们面上一喜,立刻扛起费武,朝着卫生队的方向而去。

    特种大队人少,没有专门的卫生队,他们去的是军区的卫生队,离特种大队的驻地也不远,也就三四公里的路程,走得快点10分钟就到了。

    走到半路,费武使了个眼色,几个人抬他的人便将他放了下来,许阿多微微一愣,然后挤着一脸褶子笑道:“怎么,好些了吗?真是太好了,不过还是要道卫生队检查一下,这样才放心。”

    新兵们也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他们笑的是许阿多的可笑,所以开心的同时,还带着一股嚣张的味道。

    许阿多却没有听出来,脾气好的人,一般都不嚣张,而且也不容易发现别人的嚣张,许阿多就是一个脾气非常好的人。

    新兵们嚣张的笑了半天,发现面前这个个子矮小、一脸褶子、长相磕碜的老兵居然还在笑,脸上也没有出现诸如生气、疑惑、不满、害怕……等等负面的情绪,顿时觉得太过无趣,自己笑得跟个傻子似的,结果真的是对着一个傻子在笑。

    新兵们敛了笑容,费武嘲讽的看了许阿多一眼,道:“我说你真的够蠢的,没看出来我们要揍你吗?”

    许阿多眉头微皱道:“为什么要揍我,揍你的又不是我,再说了,我是那么好揍的吗?你们要是敢对我动手,是会自己倒霉的。”

    “艹,牛b谁不会吹?兄弟们别跟他墨迹了,动手!”费武大叫一声,众新兵唯他马首是瞻,立刻就掳袖子上前,想要将许阿多狠揍一顿然后跑路。

    许阿多叹了一口气道:“唉,原来全世界的熊孩子都是一样的,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欺负的就是你!”费武今天被爆狼揍得极惨,却自知没有能力报仇,于是就将满腔的怨愤发泄到了许阿多的身上,叫得那叫一个欢快,冲得那叫一个勇猛,近两百斤重的大身板子,颇具压迫力的向着许阿多矮小的身躯压了上去。

    许阿多只是一米六二的个头,体重顶天130斤,面对泰山压顶而来的费武,却有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胆怯,微微昂头,沉腰扎马,然后身体微微一侧,用肩头对着压过来的费武撞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