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1章:张小山的性取向
    想起之前那窒息的感觉,伊万卡只觉得内心中无限的恐惧,同时也无比的困惑,我并没有说什么侮辱他的话呀,他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难道长的漂亮的男人,真的都是变态吗?

    “别,求求你,不要杀我,如果之前有什么冒犯您的地方,我给道歉!”伊万卡绝望的看着张小山,苦苦的哀求。

    张小山的动作停了下来,觉得自己似乎应该给她一次机会,于是开口问道:“说,你哪里说错了!”

    伊万卡蹙着眉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却依然一脸的迷惘:“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侮辱了我,居然还说自己不知道?”张小山恶狠狠的将自己的额头顶住伊万卡的额头,仿佛一头怒火冲天的公牛:“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性取向究竟正不正常!”

    说完,张小山猛的一低头,便吻上了伊万卡的嘴巴,伊万卡骤然遇袭,下意识的就想要反抗,可是她哪里有张小山的力气大?瞬间就被张小山撬开了齿关,跟她来了一个无比激情的湿吻。

    伊万卡起先还“嘤嘤叮叮……”的哼唧两声,来表示反抗,但是很快就被张小山的吻攻陷了,开始生涩的主动迎合起来,同时身体发热发软,肥硕的大屁股开始左右扭动起来。

    “咕咚、咕咚……”龙狼小队的其他人,不论男的女的,看着面前的香艳一幕,旁若无人拥吻的两个人,全都不约而同的吞了口唾沫。但其中意味却又各有不同,有人羡慕、有人惊奇、有人愕然……

    “嘎!”伴随这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装甲车瞬间完成一个甩尾动作,车里所有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离心力的作用下,向着一侧歪了过去。

    站着张小山和伊万卡有些站立不稳,眼看就要摔倒,张小山用一只手拉车内的扶手,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伊万卡的小蛮腰,使她没有因为这一次的急转弯而摔倒。

    不过巨大的离心力作用下,两人的嘴还是分开了,张小山腰杆挺得笔直,身体如同标枪一般立着车中,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

    伊万卡的腰部被他搂在手中,下半身自然还是好好的贴合在一起,上半身因为没有依凭,被离心力生生的甩了开去。

    好在她的腰部柔韧,虽然几乎折成了90度角,却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本来盘在头上的金发,因为发卡被甩飞,纷纷扬扬的洒了开来,整个车厢里都飘荡着一股发丝的淡淡馨香味道,很是沁人心脾。

    张小山怕她有事,低头看了一眼,恰好伊万卡正不知所措的抬头看他,四目相交之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两人的内心中滋生,然后生根发芽再也难以祛除。

    想到刚才的疯狂,两人的心中都有些忐忑,张小山将伊万卡扶起来之后,便再没有看她,显得很是尴尬。

    伊万卡却和他恰恰相反,越发肆无忌惮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他真的好帅,越看心中便越是喜欢。

    车内的气氛略显尴尬,林锋咳嗽了两声道:“小山啊,临阵收妻这种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做过,当年杨家将中的杨文广收了临阵收了穆桂英,大破敌阵,一时传为美谈……”

    张小山立刻辩解道:“不要乱说,我哪里收妻了?我只是向她证明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我只对女人感兴趣。”

    林锋撇了撇嘴道:“老子怎么没见你对别的女人敢兴趣?不管怎么说,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给糟蹋了,你得为这件事情负责!”

    伊万卡学习过龙国话,能听懂他们在说的是什么,但是不明白张小山为什么要负责?只不过是接个吻而已,在米国这根本算不了什么,虽然这还是伊万卡的第一次,但她也并不认为,因为这个张小山就应该对她负责任。

    她关注的是另一问题,另一个她非常感兴趣,甚至愿意亲身验证的问题:“亲爱的张,想要证明你的性取向正常,光是接吻是不够的哟,你需要做一些更进一步的事情!”

    伊万卡很是大胆的抱着张小山的一只胳膊,丰满的双峰在他胳膊上蹭啊蹭的,让他很是心猿意马,连反驳林锋的话都说不出来。

    对于伊万卡的主动,别说在感情上完全是个初哥的张小山了,就算是久经考验的林锋,也有些啧啧称奇。

    要说在面对自己的感情方面,陆小琪已经算是胆大的了,当初对于林锋的追求,几乎就和放在明面上说“我喜欢你”,没什么区别。

    但是和这伊万卡比起来,她就显得太过保守了一点,伊万卡现在就差直接说:“少年,我喜欢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张小山吃不消啊,小脸红到了脖子根,偏偏爆狼和苏达乐这两个贱人,还在那里“嘿嘿”坏笑!不,是贱笑!

    张小山不说话,沉默自然不是默许,而是沉默的抗议,于是伊万卡用起了激将法:“看来我说的还是没有错,你的性取向就是有问题,不然怎么会对我这么一个美女,也没有一点感觉呢?”

    张小山终于不能再沉默了,再沉默就是默认,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性取向有问题?长得好看是我的错吗?他咬牙切齿,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句一顿的说道:“这里人多,多有不便,等回了驻地,我要你好看!”

    伊万卡简直是心花怒放,无比妩媚的看了他一眼,道:“好啊,我等着你要我的好看!”

    张小山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自己好像跳进了一个坑中,但是就算知道这是个坑,他也只能闭着眼睛跳下去,谁让自己最在意这些呢!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众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张小山和伊万卡,这特么的就约了?真的没天理啊,为什么老天爷不给我一张漂亮的脸蛋呢?

    两个小时之后,龙狼小队一行人已经离开瓦岗城一百多公里,基本上算是到了安全地带,正好到了午饭时间,众人打猎的打猎,做饭的做饭,很快就做好了一顿丰盛的烤肉野餐。

    伊万卡完全没有身为俘虏的觉悟,和队员们抢得不亦乐乎,一个吃了两人份的烤肉,还在大呼没吃饱,不过没吃饱也没有用,压根儿没人理她。

    吃完饭,林锋没有急着上路,而是和伊万卡进行了一番长谈,无非就是想问问问她的底细,问问她对张小山究竟是怎么个意思?是认真的,还是玩玩就算了,作为队长,他这心他必须帮着操。

    虽说张小山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还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林锋却能感觉得到他应该是没有谈过的,不然在大家伙吹牛自己当初如何泡妞,如何被妞泡的时候,他不会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却不发一言。

    伊万卡倒也是个坦荡的女孩,毫不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其实就算她不说,林锋他们也能猜到些什么,回头上网一查,便什么都知道了。

    伊万卡是米国地产大亨特软普的女儿,全名叫伊万卡特软普,特软普除了是米国的地产大亨之外,还是米国的国会议员,更是米国某在野党内定的总统候选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就是米国总统换届的大选年,特软普将正式开始自己的竞选总统之路。

    伊万卡很是自豪的介绍了自己的家世,似乎并不担心龙狼小队会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改变一些既定的策略,用自己的身份来做文章。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他们不是那种人,尤其是张小山,在和自己有了某种不可言说的约定之后,即便什么也不说,心里上也会更加亲近,绝不会坐视某些肮脏龌蹉的事情发生。

    还有一点就是,伊万卡的父亲特软普并不是一个坚定的反龙主义者,他提倡的外交原则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远利益;他认为米国人在没有解决自己国内的各种问题之前,就不要想着插手别国的事情。

    国家政策没有什么对错的区别,但是对于一直以来都对龙国抱有敌视态度的米国来说,如果真的让特软普当总统,至少比现在仇视龙国,一力发起代国战争的柯士顿要好一点。

    既然如此,那么龙国人就没有理由为难她这个特软普最宠爱的女儿,甚至可能给她足够的礼遇。

    伊万卡虽然表面表现得大胆而且花痴,但实际上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女子,政治智慧甚至不在乃父之下。

    “既然你的父亲并不支持这场战争,那你为什么来前线呢?”林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伊万卡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了林锋一眼:“你以为每一个米军战士,都想参加这一场战争吗?事实上,不想打战的人,比想打战的人还要多,我来前线就是为了这些战士而来,我要告诉他们,有人和他们一样不希望打战,希望带他们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