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0章:验身
    林锋心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特么把老子当猴耍呢?算了,不管他们从哪里走,老子都要动手了,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林锋追上拉乌迎亲队伍的时候,却发现拉乌再次进了一个小村子,虽说村里都是代国人,但毕竟无辜,林锋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不顾平民性命的地步,只能耐着性子暗中跟踪拉乌,等他出了村子立刻动手。

    没想到拉乌的队伍到了村中的一个大宅子前面,居然停了下来,然后宅子大们洞开,一个老太太走了出来,看到拉乌明显十分高兴,眼神里都是慈爱的表情。林锋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里是拉乌的老家,难怪他放着望湖城不回却来了这里。

    拉乌是老娘倒不是什么坏人,不过儿子取小妾这种事情,老人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在代国,男人取的小妾越多,便越是说明男人有本事,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拉乌家也算是村中的名流,他要迎娶小妾的事情一传出去,立刻就有不少人上们道贺,顺便讨杯喜酒喝。

    拉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小气这一道宴席,二话不说就请来村中的屠夫,将圈里的一头猪宰了;又请来村里的厨子,准备大摆筵席。

    他这边准备着宴席的事情,被困得严严实实的韩冰便暂时被扔在了新房里,也不是一个人呆着,拉乌的老娘,手中拿着一件不知道做什么的器具,走到了新房中。

    林锋躲在屋顶上有心直接跳下去救人,但是看到颤巍巍的老太太又有些下不了手,终于还是决定先看看再说。

    对于儿子强抢民女的事情,老太太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并没有拆开韩冰的封口带,而是对着她温声的说了几句话,大约是劝她既来之则安之,不要想着逃走、反抗之类的话语。

    说完之后,老太太没有马上走,而是做了一件让林锋想要闭上眼睛,但是担心那女飞行员的安危又不敢闭眼的事情。

    老太太嘀嘀咕咕的说什么,韩冰根本听不懂心中有些烦躁,然后突然惊恐的发现老太太在脱自己的裤子,她拼命的想要挣扎,奈何绳子绑得太紧,越挣扎越紧,竟到了艰于呼吸的程度,她顿时又敢动了。

    就这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下面被一件冰冷的器具撑开,却并没有深入,只是在私处的口子上,老太太却是点燃一根蜡烛,将头凑了过去。

    韩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到青春叛逆时,看过的某些不良读物上面的描写,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

    天呐,我难道碰到了传说中的变态,要对我进行那些无比羞耻的事情,让我死吧,不要这么折磨我!韩冰在心中呐喊着。

    老太太在那处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好,还是个雏!能进我们家门。”

    林锋在屋顶上看得血脉贲张,终于看不下去,就要使个千斤坠的法门将屋顶压垮,却发现老太太看了一眼之后,便将那器物收了回来,顺手还提上了那女飞行员的裤子,心中大约明白了一点什么,将老太太连连点头,便知道自己猜的没有错,果然是为了验那女子的身子。

    卧槽!落后地区的人果然封建啊,这都什么时代了,还玩这招?不过话说回来,那女飞行员居然还是……艹,老子想什么呢,她是不是管老子屁事!林锋虚抽了自己一耳光,再看向屋内,那老太太将一个红盖头盖在韩冰的头上,便转身离开了。

    韩冰这个时候也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顿时心中升起无比的屈辱感,暗暗打定了主意,一会儿等那个色鬼来掀盖头的时候,趁他不备一口咬死他,就算咬不死也要咬下一口肉来,最好气得他直接杀了自己。

    林锋见那女飞行员去居然真的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居然都没有试图将盖头摇下去,心中不由得犯起了嘀咕:这就认命了?也太没有节操了吧,好歹是龙国的女人,还是女军人,怎么可以这样?

    吐槽归吐槽,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见老太太出去之后,身形从屋顶掠了下来,推开窗户,轻轻一跃跳了进去,只是发出了细微的,如同猫一般的脚步声,除了屋内的韩冰之外,没有人能听见。

    韩冰听见了,但是她没有作任何的表示,好像是认命了的样子,可以予取予求。

    林锋心中鄙夷着,动作没有任何停顿,伸手就去揭那新娘子的红盖头,谁知道刚一揭开,还没来的及说话,那女人就疯了一般的扑过来,一口咬向他的喉咙。

    林锋吓了一跳,危急之下想要完全躲开不大可能,只能尽可能的偏了偏头,让开咽喉的要害,于是那森森的白牙就“嗤”的一声咬进了他的肩膀上的肌肉里,疼的他身体都是一阵痉挛。

    他强压住喊叫出声的冲动,压低声音骂道:“卧槽,你属狗的吗?老子是来救你的,快松口。”

    韩冰一听这人说的是龙国话,还说是来救自己的,不由得愣住了,感觉这个世界的大喜大悲来得太过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特么再不松口,信不信老子打掉你一口狗牙!”林锋才不管对方是不是美女,是不是宝贝飞行员,无缘无故的咬老子一口,不打你还不能骂骂你?

    韩冰从喉咙里“呜呜”了两声,听起来倒真的像是受伤的小狗在叫,原来是林锋的肌肉受到刺激之后,完全的绷紧了,现在就像是两快钢铁一般的坚硬,韩冰的牙齿居然被生生的卡在了肉里,想松都松不了。

    林锋这才想起是因为什么,慢慢的放松肌肉,韩冰感觉牙齿松了一点,正要松口,突然房门被人推开,喝的醉醺醺的拉乌走了进来,正好看到自己新娶的小妾居然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作亲热状,顿时气得酒醒了大半,从腰间拔出手枪就要打死这对狗男女。

    然而他的动作怎么可能比林锋还要快,这个时候林锋可顾不得放松肩膀了,手中的微冲穿过韩冰的腋下,立刻就射出了一梭子子弹。

    “突突突……”拉乌瞬间被打成了马蜂窝,林锋另一只后从靴筒中抽出匕首,刷刷几刀,将绑在韩冰身上的绳子给解了,然后也不顾她的反对,直接粗鲁的将她拦腰抱了起来。猛的冲到前院,对着人群就是一顿“突突……”

    拉乌家里的亲兵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来的及打开枪上的保险,就被林锋扫死了一片。

    林锋一只手抱着韩冰动作丝毫不慢,只用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冲到了外面拉乌的军车上。

    拉乌的司机喝的大醉,正趴在方向盘上睡觉,林锋从他腰间摸下车钥匙,便一脚踹下车去。

    扔货物一般的将韩冰仍在车后座,林锋一踩油门,汽车立刻呼啸着冲了出去,两分钟后冲出了村子,向着北边扬长而去。

    越野车的后座并不柔软,韩冰身上的骨头都好像被摔散架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气恼的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差点没摔死我!”

    林锋头都没有回,便呛道:“摔死你活该,我们国家多大不够你跳伞的,你非得跑代国来跳,还特么的跳的这么远?你要是活腻味了,我教你个法儿,跳伞的时候别开伞,掉下来绝对成一肉饼,没有半点活的可能。”

    “你才活腻味了呢,人家是飞机没有油了好吗?”韩冰反驳道,心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顿时无限羞涩起来,颤声问道:“你……你是不是都看见了?”

    林锋愣了一下,惘然道:“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韩冰拍着颤巍巍的胸口道:“没看见就好,没看见就好!要是看见了,还不羞死个人啊!”

    “哦!想起来了!”林锋突然拍着脑袋道:“你说的是那个老太太做的事情吗?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是……那个……吗?”

    韩冰的眼睛顿时红了,向一头公牛一般扑向了前排的林锋,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寒意,林锋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却还是被她一把掐住了,脸挣得通红的质问道:“你不是早就到了那间房子?为什么不早动手?你要是早动手,我何故要出这么一个大丑,你赔我,你赔我!”

    林锋一耸肩膀就将她的两只手抖开,怒声道:“别特么的发神经了,你特么的又没有**,我赔你什么?陪你一根大雕要不要?”

    韩冰只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奇葩,这么极品的家伙只怕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媳妇儿,她含着泪珠儿道:“你……你真是太粗俗了……”

    林锋撇了撇嘴道:“老子这个人就是这样,不想看到老子就给老子滚蛋,老子还不伺候你了。”

    韩冰以为他只是说说罢了,不会真的把自己赶下去,正准备再吵上几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却冷不防林锋一脚踩在了刹车上,差点没在挡风玻璃上撞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