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9章:左手之谜
    对于张小山的左手,林锋想象过无数种可能,可能很硬,自己这一肘上去,会肘骨尽碎;可能藏着厉害的杀作,自己被他瞬间制住落败;可能很有力量,直接一掌将自己拍飞;可能很快,在自己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捏住自己的咽喉。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过,张小山的左手会这么弱,弱到他以为这是什么厉害的功法,最后时刻生生的又加上了一分力量到自己的胳膊肘上……

    然后他心中“咯噔”一声,暗道坏了,出手太重了……

    张小山虽然用左手挡了一下,但是并没起太大的作用,他的左手很弱,对于一流高手来说,只是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点而已,当然是当不住林锋这有生以来用出最大力气击出的一肘。

    甫一接触,他的手就被强势攻破,向后极打在自己的肋部,然后整个人飞了起来,从比武场的台上直接飞了下来,是飞,不是掉,因为他落地的位置离比武场的台子足有五米的距离,由此可见林锋这一肘的力量究竟有多么的恐怖。要知道,一辆五吨重的小货车,要跑到100码的速度,才能一下将人撞飞出去五米远。

    张小山被击中的那一个瞬间就昏死了过去,落到地上之后,跟本没有任何的动静,和死了一样,只是嘴角流淌着殷红的鲜血。

    现场鸦雀无声,通信单位的女兵们,不管是张小山的粉丝还是林锋的粉丝,都是捂着自己的嘴,流露出震惊绝望的神情,对于这么林锋居然这样摧残一位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表达出深深的愤慨。

    “小山!”一直躲在人群中偷看的张若素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疯狂的奔跑到张小山的身边,抱着他痛哭出声。

    医务人员正在往这边赶,救护车的警报声拉得老长,秦雅比除了张若素之外的所有人都要更快的来到这边,她伸手搭了一下张小山的脉象,柳眉紧紧的蹙了起来,对张若素道:“不能等了,他的心脏受到太重的冲击,已经停止了跳动,现在必须进行急救,再晚就来不及了,就算救回来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你是医生吗?那你快,快救救我弟弟,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活他!”张若素说道。

    秦雅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把他交给我吧!”

    将张小山平放在地上,秦雅在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套银针,也数不清有多少根,长短粗细不已的扎在熟牛皮的针袋里。

    秦雅一手撕开张小山心口的衣物,一手已经捻起一根银针,没有丝毫停顿的扎在了张小山的胸口,昏迷中的张小山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痛苦,张若素便紧张得差点冲上去阻止,还好林锋及时赶到抓住了她的手。

    张若素一边挣扎,一边厉声喝道:“放手,你干嘛?”

    “不想你弟弟死,你就给我安静点!”林锋面无表情的说道。

    确定张若素不再冲动,陆小琪也已经来到了身边,林锋这才松开她的手,但还是警惕站在她和秦雅之间,生怕她会冲动坏事。

    秦雅根本就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张小山的身上,手中却半分都没有停留,落指如风,很快就在张小山的胸前插了十几根银针。

    这些针每一根的长短都不一样,扎的深浅也自不同,只是露在外面参差不齐的针尾都在微微的颤动着,看的人心头发慌。

    秦雅捻起最后一颗长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去才缓缓的向着他左胸,心脏的位置扎了下去。

    这一针扎得先快后慢,最后几乎是一丝一丝的向下扎,秦雅的额头紧张的沁出了汗珠,突然张小山的身体猛的抖动了一下,眉头猛的拧在了一起。

    秦雅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手触电般的收了回来,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成了!”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张小山睫毛微颤,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张若素关切的脸时,脸上却出现了厌恶的神情,有些虚弱的道:“你怎么在这,我不想看到你们张家的人。”

    张若素似乎早就习惯了他的态度,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逝,只是关心的问道:“小山,你没事吧?爸爸他……”

    张小山扭过头去,对另一边的林锋道:“狼牙,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林锋最后一招收力不住,差点要了张小山的命,心中正自愧疚,见他有话说,立刻点头道:“你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

    张小山道:“麻烦你帮我把这个讨厌的女人赶走,我不想见到她!”

    “这……”林锋稍微犹豫了一下,可是既然答应了人家,自然只能硬着头皮转身对张若素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现在好像不想见到你,你看他都这样了,你就……你什么意思?”

    林锋话说道一半,张若素突然一个耳光抽了过来,好在他反应够快,才握住了她的手腕厉声喝问。

    “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他是我的弟弟,为什么下手还这么狠?就算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为什么要伤害我弟弟?林锋,你最好祈祷小山今天没事,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张家也不会放过你的。”张若素声音冰冷的说道。

    她如果不说张家,林锋心中或许还有些愧疚,可是一说到张家,林锋自然就想到了自己的仇恨,冷声回道:“好啊,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张家有多厉害,要怎么对付我这个现役军人。”

    现场的气氛一度变的无比的紧张,就在这个时候,张小山再次说话了,他是对着秦雅说的:“这位姐姐,是你救的我吧?谢谢你,能不能麻烦您把我胸口的这些针拔出来?”

    秦雅面色微红,关心着林锋和张若素的争端,她居然把病人给忘了:“好,对不起,我马上收针!不过你现在还是不要乱动,会引起伤势恶化的。”

    张小山点头道:“谢谢,现在可以让救护车送我去医院了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要一起过去,你的伤很复杂,暂时不能太过折腾,不然会留下后遗症,我要过去跟医生说一声。”秦雅很是认真的说道。

    张小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谢谢,也没有再说话,似乎很累的样子。

    见张小山上了担架要走,张若素便弃了林锋想要跟上去,却被秦雅拦了下来:“张中校,他现在心脏受创,不宜情绪激动,既然他不想见你,你就不要过去了吧!”

    天大地大没有病人大,张若素虽然很想去医院看着自己的弟弟,可是人家不乐意,她也没有办法,回过头恨恨的看了林锋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你是因为张若素,才把那孩子伤的那么重吗?”陆小琪突然问道。

    “什么跟什么啊,这都是意外好吗?那小子一直不肯用他的左手,我以为很厉害呢,哪知道是因为他的左手太弱了。不过话说回来,他真的好奇怪,为什么只练一只手的功夫呢?他的左手明明不残不障的,为什么要放弃?”林锋有些疑惑的说道。

    陆小琪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问题,这个问题除了张小山自己,没有人能回答,林锋决定等这边事了,就去医院看看他,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顺便解一下心中的疑惑。

    决赛结果和之前大部分人预测的一样,林锋最终成了这一届西南军区特种兵格斗大赛的冠军,但是过程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在张小山用一只手便潇洒写意的与林锋战成平手的时候,有很多人认为他肯定会成为这一届最大的黑马,最终夺得魁首。

    即便最后林锋拼着受伤的代价将他拉进了近身战的泥沼,人们还是认为只要他那神秘的左手一出,一定可以力挽狂澜。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左手相比那强大的右手跟残疾没有什么两样,很多人甚至怀疑他的左手有先天性的障碍。

    很多人以为张小山只要用左手出手,就能知道他的左手之谜,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左手依然还是有着深深的谜团,那就是同样一个人,他左右手的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关心这些问题的,都是真正的高手或者高层,对于普通战士和围观者来说,这次格斗大赛已经圆满的结束了,林锋一路走来,战胜的都是实打实的高手,冠军是实至名归,他几乎成为了全体战士的偶像。

    说几乎,是因为还有一部分人,也就是通信单位的那些女兵们,在林锋残忍的将玉人一般的张小山一肘顶飞之后,即便是最开始支持他的女兵们,也全都粉转黑,成了张小山的粉丝,在他们眼中,林锋就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大魔王,恨不得咬上他一口才开心。

    老爷子亲自给他颁发奖杯和纪念章的时候,笑得很是开心,满面红光的,哪里有半点在几天前还突发脑梗的样子。

    作者夏凡说:格斗大赛圆满结束,兄弟们看得还爽吗?感觉不错的话,希望能给凡凡来些花花,八朵不嫌多,一朵不嫌少,凡凡在这里谢过大家了!张小山的左手之谜,明天为大家揭晓!可以在评论区猜一猜是为什么哟,他的左手为什么那么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