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6章:突发心梗的司令
    林锋的心更痛,因为不可说的原因,本未绝情却要强扮成绝情的样子,这样的痛苦真的很难让人承受,所以他选择了逃避,选择了用**的疼痛暂时掩盖心中的痛。

    每走一步,身上都有伤口崩裂,及至林锋走到台上,上身新换的背心已经被血水打湿。

    即便是对林锋有着无穷恨意的李志,也不由得因为他顽强的意志力而微微动容,但动容不代表手下留情,林锋和疯狼的疯狂打法也给了他启发,对付他们这种人,若不拼命便不足以赢,所以他决定拼一把。

    初选中,林锋一招败了李志,给他本就伤痕累累的心灵又添一道重创,心理愈加扭曲。

    我杀了你!李志在心里呐喊了一声,飘羽步发动,身如飘羽带出一道残像,带着凛冽的杀意,直扑林锋。

    飘羽步是那隐居世外的老和尚传给李志的绝招,但那和尚不是李志的师父,李志当年跪地一天一夜,恳求老和尚收他为徒,但老和尚偏说尘缘已尽,再不收徒!

    李志知道那都是借口,老和尚就是嫌他太丑,若是收了这么个徒弟,在同门同道面前面子上不好看。所以即便老和尚将全身的本事倾囊相授,他心中也没有一点感激,只有恨意,恨不得亲手杀了老和尚。若不是老和尚传授完技艺之后,忽然一日消失无踪,或许便已经死在了李志的手中。

    其人对有授艺之恩的高人,都能生出如此歹毒的心思,可见其心理之晦暗,疯狼或许只是疯狂,李志却是丧心病狂!

    林锋如果知道李志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许这一次就会不顾一切的将他格杀,也不会等到日后此人因为私怨,突然对着战友的后背开枪,导致自己部下千余精锐,枉死异乡。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却说面对狭飘羽步的速度加成的巨大力量,疯狂扑过来的李志,林锋只是站在那里,连手都没有抬起来。

    几米的距离瞬间变成两米,林锋这才开始动作,他抬起一只手,向前打出了一拳。

    李志根本没有理会林锋的拳头,直接拿着胸口迎了上去,他的拳头同时向着林锋的胸口轰去,他要拼命,要以伤换伤!

    此刻的林锋身上到处是伤口,自然不可能和他以伤换伤,身形微微一侧让开了李志的一拳,自己的一拳自然也就落空。

    两人瞬间形成了错身,但却没有而过,因为林锋的脚下也已经动了,却是不前进,而是后退,用飘羽步的手段后退。

    两人面朝南北,肩头距离不过数寸,一进一退之间,居然形成了诡异的相对静止状态。

    数寸之间,相对静止,二人之间的距离自然极短,那便只有贴身短打最能发挥威力,林锋的攻势已经开始!

    林锋的第一场淘汰赛,遇到的那人便是贴身短打的顶尖高手,但他最好依然选择了以贴身对贴身,以短打对短打,最终以一招微弱的优势,险胜对手。

    李志虽强,但他不似那人浸淫贴身技多年,也不似林锋那般惊才绝艳,所以他并不擅长贴身战,他想要寻机摆脱。

    然而,贴身战的精要便在于一个缠字,若是说摆脱便能摆脱,又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威力?

    林锋既然已经完成了近身,就绝不会再让李志离开,一是因为这本就近身战的基本要求,二是因为林锋身上的血越流越多,再不定下这一战的胜负,他就将因为失血过多而不战自败。

    林锋选择贴身战,就是因为短大足够凶险,凶险到胜负只在一念之间,一念的时间极短,所以即便身受重伤,在这极短的时间里,他还是能够发挥出巅峰的状态的。

    而现在对飘羽步已经有所了解,而且在那一战中贴身战能力再进一步的林锋,只要在贴身战里发挥出巅峰状态的实力,李志便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人影骤合!贴身战!围观的人群齐声惊呼,都为林锋捏了一把汗,他都这个样子了,还能进行贴身战吗?

    人影骤分!胜负现!围观的人群齐声高呼,都为林锋的胜利欢呼,他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战胜对手!

    “战神,狼牙!狼牙,战神!”不知道人群中哪个林锋的粉丝,很有创意的喊了一句这样的口号。

    然后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颤,是啊,战神,战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无论遇到何种情况,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只要还能战,便一定要战,只要战,便一定战胜!

    战无不胜,是为战神!

    “战神!战神!……”无数人齐声高呼起来,将他们心中所有的崇拜都献给了台上那个浑身浴血的身影。

    台上本来还在为林锋紧张的贺明,终于将前探的身体靠回了舒服的椅背中,很是得意的看了不远处脸色苍白的顾军一眼。

    废物,对手都这样了,都赢不了!顾军在心中将李志骂了个狗血临头,脸上却面无表情,只是一味的苍白,如同dl的苍山上那终年不化的白雪。

    李志死狗一般的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想要趴起来,他知道林锋的力量已经用尽,伤势已经爆发,只要自己能爬起来,林锋必败。可是他浑身上下却使不出一点力气,力气都被胸腔中的脏腑抽离了,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可能要死了。

    终于,十几秒之后,李志缓过气来艰难的爬了起来,可惜的是裁判已经宣布了他的失败。

    但是李志不甘心,他想要证明自己比林锋要强,即便已经被宣布失败了,他依然还要打倒林锋,他冲了过去,很是随意的用自己并不擅长的腿法,向着林锋一脚踹了过去,因为他知道,即便只是随意的一脚,也足够将现在的林锋踢倒在地。

    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裁判假装成错手不及的样子,并没有阻止李志的严重违规行为。

    “住手!”台上的老爷子猛的站了起来,爆喝一声,可惜已经丧心病狂的李志根本不会听他的。

    但是李志这一脚最终还是没有踹出去,因为在他抬脚的一瞬间,林锋便已经倒了,甚至连缓冲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便如金山玉柱一般倒了下去,震起地面上的些许黄土微尘。

    场下惊呼声接连响起,选手席上陆小琪、傅雪、秦雅三女飞身而下,跑上了比武场,警惕的注视着刚刚放下脚的李志。

    李志没有试图继续发起攻击,他已经清醒了过来,对着主席台上依然站在哪里一脸怒意的司令大人行了个礼,这才开口解释道:“李志一时昏了头,差点铸成大错,多谢司令提醒!”

    “你……咳咳……咳咳……”老爷子似乎余怒未消,说了一个字之后剧烈的咳嗽起来,最后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整话,无力的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司令!”

    “首长!”

    “爸!”

    “……”

    林锋倒下,主席台上的人最多动容,可是老爷子这一倒下,主席台上顿时乱了,就算是平时最是沉稳的陆定军,这时也坐不住了,立刻扑倒了老爷子的身边,大声喊道:“医务官,医务官在哪里?快来看看司令这是怎么了!”

    比武场上正准备将林锋抬到选手席去医治的秦雅哪里还顾得上林锋,立刻就放手,飞一般的冲到了主席台上,表现出来的速度和气势,比起那些比武场上的一流高手一点儿也不差。

    秦雅的突然暴起,将那些警卫虎了一大跳,还以为是刺客呢!还好及时想起这女子好像最开始的时候就是站在司令身边,这才没有开枪拦截。

    秦雅分开众人,来到老爷子身边,一边查看他的气色,一边给老爷子诊脉,柳眉微微一扬,很是疑惑的看了老爷子一眼,老爷子不易察觉的对她眨了一下眼睛,声音虚弱的道:“小秦,送我去医院,把林锋也带上吧,比赛过两天再进行……咳咳……”

    “小秦,司令这是怎么了?”陆定军焦急的问道。

    秦雅露出一丝很是古怪的神色,但是马上就转为严肃道:“司令突发心梗,需要马上送医院治疗!”

    “那还耽搁什么?救护车,快,救护车呢?”陆定海大声说道。

    围观的人群很快被警卫清出一条路来,救护车直接开到了主席台下,众人要将老爷子抬上车的时候,他却抓住椅子不走,虚弱的说道:“先去接林锋,他比我伤的重!”

    “爸,这都什么时候了,您快上车吧!”陆定海焦急的说道。

    老爷子眼睛一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陆定海无奈只能对秦雅道:“快,你快把那个叫林锋的抬到救护车上,这边有我们。”

    “是!”秦雅应了一声,她知道老爷子没事,早就想回去看着林锋了,现在哪里会拒绝,立刻跑到比武场上和陆小琪、傅雪一起,将林锋抬上了救护车。老爷子也终于松手,上了从救护车上下来的担架。

    救护车拉着警笛呼啸而去,现场的混乱终于稍微好了一点,陆定军站在主席台的中间,对所有人说道:“司令突发疾病,格斗大赛暂时终止,等司令病好了,择日再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