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3章:贴身短打何其险
    既是一流的高手,自然不可能被三招两式就撂倒,那人手掌早就准备,抬到胸前挡住了这一肘,同一时间,另一只手已经抓向了林锋的锁骨……

    这人的风格和李志、隐狼又有不同,从一开始就是十分细腻的短打招式,没有出众的速度,也没有惊人的力量。

    但是和他过招的人都知道,一旦被他贴身之后,他的攻势便一环扣着一环,远远不绝而来,很是难以抵挡。

    林锋并不知道他的风格,此刻应付得也有些艰难,只能是短打对短打,两人贴身缠斗,拳对拳、肘对肘、膝对膝、肩对肩,速度快的肉眼难以看清,两条人影缠斗在一起,仿佛一团旋风一般,小碎步在地面上移动,将夯实的黄土重新碾成了黄沙,扬起恼人的烟尘,颇有些战得天昏地暗的感觉。

    当然两人扬起的灰尘也只限于自己身前数尺之地,天昏地暗的感觉也只有战斗中的两人才能感觉得到,观战的人只能看到比武场上的一团不断移动的烟雾。

    “啪!”仿佛一声惊雷炸响,林锋付出了生吃对方一拳的代价,方才两人拉开了两米的距离的。

    两米的距离,对于林锋来说,还是十分危险,对于那人来说距离却又远了一点,他的战斗方式适合近身缠斗,林锋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拉开距离,哪里还会给他近身的机会?但是机会总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两人暂时都没有动,相隔两米而立,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想要尽快的恢复体力,近身缠斗虽然看起来动作细致有点小打小闹的样子,其实极为消耗体力和精神,尤其是精神,因为距离越近战斗便越凶险,一个不慎便是重伤或者死亡的下场,必须全神灌注才可以。

    停顿的时间极短,那人便再次欺身欲进,林锋却是抬起一条腿踹了过去,那人身形一侧让开了林锋的一条腿,就想要近身,却不料林锋的另一条腿突然再次抬了起来去,一脚踹了出来,这一次速度太快,太过猝不及防,那人只好双手交叉治愈身前,挡下了林锋的这一脚,无奈往后退了三步才卸掉这一脚的大部分力量,但是被正面踹中的手背却已经肿了起来。

    那人不顾手上伤势,甫一退后便再次前冲,想要趁着林锋双脚离开地面,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再次完成贴身。

    林锋身在空中,腰腹部强大的力量爆发,借助刚才那一脚的反震之力,在空中强行转体三百六十度,一只脚终于落到了地面,另一只脚却借助旋转之势,像条铁鞭一般,带着“呼啦啦”的风声,朝着重新冲过来的那人抽去。

    这一脚的力量太大,承受了这一击之后虽然能够完成近身,可是付出的代价却太大,那人不愿意交换,只要放弃这次机会,侧身后退避开了这一腿。

    两人一人想要近身,一人只是一味用狠厉的招数,不让对手近身,转眼之间又过了十几招,林锋闪转腾挪之间,攻势异常的凌厉,可惜真正的接触却是极少,大部分招数都被对方让了开去,可也成功的阻止了对方的近身。

    林锋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对方有几次其实只要付出极小的代价就可以完成近身,但是他都不愿意交换,显得有些过于小气。

    一招避开对手,林锋皱眉开口问道:“你是故意的?”

    那人也不急着进攻,“呵呵”一笑道:“你发现的似乎迟了一点,体力还剩下几何?”

    林锋也笑了笑:“果然!不过让你失望了,即便一直这么打下去,我的体力也足够把你拖垮!不过我改变主意了,决定换一个方式。”

    那人心中冷笑,你这种打法体力消耗何其之大,就算是铁人最后也要体力不支,还说什么拖垮我,岂不是笑话一般?

    “如果你真的能拖垮我,何必换一种方法?”那人微嘲说道。

    “不信?”林锋问。

    “不信!”那人答。

    “那就再打过!”

    “好,再打!”

    话音落人影再动,那人还是以前一样的套路,向着林锋冲了过来,一心就是要近身,他做出这种态势,用不了多少力气,但是林锋想要不让他近身就要花上很大的力气,那人打定了主意,就是要耗死林锋。

    但是这一次林锋的选择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居然没有继续用凌厉的招数将他逼开在一米开外,而是将上身微微一侧,曲臂成肘进入了近身的节奏。

    虽然这是出乎那人意料之外的选择,但是近身短打,他已经浸淫了十多年,已经成为了那人的本能,即便有些意外,身体也能及时的做出反应化解危机。

    一旦近身便是短打,拳肘相交,膝踝相撞,身体上所有的坚硬部位都是武器,身体上所有的柔软部位都是要害,武器和要害之间的距离近到极点,生死胜负之间的距离依然是近到了极点。

    “砰砰霹霹啪啪……”两人肢体相交之间,响起了密集的如鞭炮一般的撞击声,看得人热血沸腾,听得人心惊胆颤。

    热血沸腾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围观者,心惊胆颤的是身边关心亲近的兄弟朋友,当然,对于林锋来说,还有站在主席台上老爷子身边的陆小琪,她是他的爱人。

    身在选手席的傅雪也很是紧张,小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比赛台上,生怕下一秒林锋就会喷血飞跌到数米开外的台下。

    台下关心林锋的人更多,除了龙狼小队的几个人之外,还有很多刚刚被苏达乐发展出来的,将林锋当成了偶像的粉丝们。

    “林锋,加油!”不知道谁开口喊了一声,然后便又有人喊了第二声,好几个人一起喊了第三声、第四声、第五声……

    “林锋,加油!林锋,加油!……”又过了一会儿,喊着林锋加油的声音已经响彻整个比武场地,震得其他几个台上的比武的高手们不厌其烦。

    “砰!”

    “啪!”

    两个声音,一道沉闷一道清脆,几乎同时响起,然后台上纠缠在一起搅动得一团黄尘舞动的两人终于分开。

    黄尘骤然,林锋的身形遭到一记重击,整个人飞出去三米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人则是站在原地,同样一动不动。

    过了几秒钟,林锋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心口咳嗽了好几声,才将一口鲜血给咳了出来,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那人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至始至终也没有趁机试图再次贴身追击,直到林锋将那一口淤血吐了出来,那人才摇了摇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能站起来,我输了!”

    林锋微微拱了拱手:“承让!”

    那人同样拱手为礼,转身下了比武台,单轮淘汰,既然输了也就不用回选手席,那人直接走到观众的人群之中,找了个位置观战。

    离得近的人这才发现,他虽然看起来没有受什么伤,但是额头上却有五个手指印,如果不是林锋手下留情,恐怕就不是五个手指印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原来在贴身短打方面,林锋似乎并不怕那人。

    林锋这一场是淘汰赛阶段的首战,又是两个一流高手之间的战斗,可以说是极其的精彩,以至于第一轮其他十五场战斗都好像是给这一场做陪衬的一般,看得观众们昏昏欲睡。

    他们打的虽然也很精彩,但是和第一场比起来,却始终差了点意思,观众们自然提不起精神头看去。

    再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其他的一流高手遇到的对手都是准一流的高手,几乎都没怎么费力气便纷纷晋级下一轮。

    晋级第二轮的一流高手们,看向林锋的目光都有些复杂和怪异,因为过了这一轮就是军区前八,有机会去参加全国特种兵格斗大赛,在很多自知无望夺冠的人看来,这就是他们的决赛,只要拼到了去京都的资格,就算是身受重伤,下一场比赛必输也没有关系。

    林锋一直都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与那人一战,他受了很重的伤,尤其是最后一下,被对方一个肘击击飞出去三米远,如果不是用手挡了一下,只怕内脏都要破裂,现在就算不死也得躺在医院里。

    他的上衣已经脱下来了,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和紫痕看着很是吓人,秦雅正在认真的帮他擦拭着司令特意嘱咐带过来的药酒,对于外伤有极大的好处。

    林锋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一点精神,这才睁开眼睛道:“秦医生,我的外伤真的没什么大碍,您那里有没有治疗内伤的药物?”

    秦雅早就注意到,他虽然一直在闭目养神,但是不时的就会咳嗽两声,想忍都忍不住,就知道他肯定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早就给他准备好了汤药。

    秦雅拿出一个难看的小瓶子,递给林锋道:“诺,这个不是我带的,是司令夫人熬好的汤药让我带过来的,听说是陆家的秘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