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0章:初吻
    林锋整个人,因为刻意承受了这一拳所有的力量,被打得双脚离开地面飞了起来,打横摔倒在三米外的比武场地面上,扬起一地灰尘。

    林锋在地上趟了两秒钟,恢复了一些体力和精神,这才重新站在张若素的面前,他的左脸已经肿的老高,看起来有些可怜又有些可笑,说话也有些含混不清,尤其是在说话的时候,嘴里还有血沫子溅出来,让张若素感到有些恶心。

    好在他说的话不多,就两个字:“界来!”

    “界来”没有意思,是“再来”的意思,只是林锋现在说不清楚,只能发出这样的音节。

    张若素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于是她问:“为什么不躲开?”

    林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因为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就是想让张若素打自己几下,用以弥补心中的愧疚。

    张若素读懂了他的意思,却并没有成全他,她举起了手,对裁判说道:“我认输!”

    林锋愣在了场上,很不是能理解张若素的思维,下场之前张若素对林锋说了最后一句话:“想要用这种方式求得心安?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林锋木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什么也不说,转身也下了比武场。

    陆小琪早已经心疼得不得了,一边拿手绢给林锋擦拭着嘴角,一边埋怨道:“哎呀,你怎么不躲开啊,你明明能躲开的!那个女人也真是够狠的,居然用这么大的力气,不行,我要去找她算帐!”

    林锋拉住了她的手:“算了,我欠她的!”

    陆小琪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算起来她好像欠张若素更多。

    林锋的十场初选已经全部结束,天色也渐渐的黑了下来,剩下的比试也已经不多,他和陆小琪却没有兴趣再看下去,转身开车离开。

    虽然大赛组委会给所有的参赛官兵都准备了住宿的地方,可是经历了今天场上的事情,林锋相信顾军绝对不会介意使出其他一些盘外招,他倒不是怕什么,只是有点不厌其烦,所以还是决定回营地睡觉比较踏实。

    好在来回不过是二百里的路程,而且都是高速路,车开快一点不用一个小时就能回去。

    陆小琪将车开得飞快,愣是把一辆越野车开出了跑车的感觉,但毕竟不是跑车,跑得太快风阻太大,整个车身呼呼啦啦的响,仿佛要散架一般。

    “你开慢一点吧,着什么急啊?”林锋说道。

    陆小琪笑了笑:“你今天已经很累了,我要多给你节省一点休息的时间,明天我借一辆跑车来,这车毕竟还是慢了点。”

    林锋心中微暖,嘴里却是打趣道:“你干脆找你爷爷要架直升机好了,那个快,还拉风!”

    他本来是开完笑的话,哪里想到陆小琪眼睛一亮居然真的放在心上,将林锋送回龙狼小队,就跑到爷爷哪里死缠硬泡的要了一份命令,生生从军区的陆航大队调了一部直升机过来。

    第二天一早,龙狼小队的队员们还没有起床,就被巨大的引擎声惊醒,从窗口更是刮进来一股狂风,将他们的窗帘吹得遮不住里面的风光,男队员还好点,只穿着内衣的傅雪吓了一大跳,急忙裹上单薄的床单将窗户关上换衣服。

    车神大叔穿着一条大裤衩子,袒露着长满了毛的上半身,揉着惺忪的睡眼,将窗帘拉开一看,便再也移不开目光,嘴里嘟囔道:“我的个乖乖,飞豹017啊!”

    也只有车神大叔这个专业的驾驶员,才能一眼认出这直升机是龙国最新型号的飞豹017武装直升机,只是有些可惜的是,这架飞豹上面所有的武器系统都没有挂载,看起来有些单薄,少了点男子气概。

    车神大叔用前所未有的速度穿好衣服,好像一只肥兔子一般,窜出了营房,居然比林锋还要快上几分,第一个跑到正在下降的直升机下方,眼巴巴的望着,口水被风吹成了凌乱的丝状,狂野飞舞之后胡乱的粘在胡子上,他都顾不得去擦上一擦。

    直升机的飞行员被吓了一跳,急忙来了一个紧急拉升,差点因为操着不规范,造成直升机失控坠毁!

    看着直升机抖了一下突然又飞了起来,车神大叔急的直跳脚:“跑什么玩意儿?下来呀,让老子也过过开飞机的瘾。”

    飞行员在直升机上也在骂娘:“艹,这人疯了吗?也不怕被碾死!”

    陆小琪笑了笑道:“你不用紧张,他们这些人个个都是小强,别说碾了,就算你挂上达林机枪来,谁打死谁都说不一定呢!”

    飞行员自然是不会相信:“陆少校,您这么说可就夸张了,就算他们有三头六臂,血肉之躯还能是直升机的对手?”

    “行了行了,下去吧,不用怕,特种大队的男人都是牲口,没那么容易死!”陆小琪笑着说道。

    飞行员咬了咬牙,司令的孙女都发话了,老子怕个球?暂时将什么安全条例都抛到了脑后,直升机缓缓的降了下来。

    直升机还没有停稳,车神大叔就火急火燎的冲了上来,对飞行员道:“能不能把这架飞豹借我玩玩?”

    飞行员立刻义正词严的道:“不行!根据飞行条例和我们陆航大队的相关规定……哎,你干什么?危险……”

    车神大叔入伍几个月,都是在特战部队混,早就染上了特战队员特有的匪气,一听他说不行,哪里还管其他,直接将飞行员的安全带解开,一把给拽了下来,然后自己做上了驾驶位,朝着旁边的陆小琪“嘿嘿”一乐:“您要不要随我去兜兜风?”

    陆小琪瞥了他一眼道:“你自个儿去玩儿吧!”

    那陆航大队的飞行员都快哭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啊,这事儿要是被大队知道了,自己肯定得背一个处分啊!

    他拼了命的想要爬上直升机,夺回自己的位置,哪想到车神大叔心太黑了,对着他的小肚子一脚就再次把他踹了下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另一边的陆小琪也已经下了直升机,她对着一脸悲愤欲绝之色的飞行员道:“没事儿,就让他玩会儿,出了事我负责。”

    “你……”飞行员本来想说你付得起责吗,这可是武装直升机,可是想到陆小琪的身份,顿时不说话了,她还真负的起这个责任。

    林锋这个时候也出来了,看着一脸愤怒的飞行员,急忙小心的陪着不是:“兄弟啊,不好意思啊,我那兄弟上次打战的时候,掉水库里去了,我估摸着他的脑子可能是进了点儿水,这会儿有点不好使,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飞行员正一肚子火,不过不敢对陆小琪发,林锋穿着个汗衫就出来了,也没带肩章,关键他本来就不到20岁,看起来跟个新兵蛋子没什么区别,飞行员顿时找到了发泄对象。

    “去!去!去!谁跟你是兄弟,毛长齐了吗?我跟你说,你们这次闯大祸了,快去把你们队长给我叫来!”飞行员没好气的说道,完全不给林锋面子。

    林锋一脸大写的尴尬,他是一个横人,但是不是浑人,车神大叔有错在先,他自觉理亏,自然就会横不起来,尴尬的是对方居然跟他横了起来,林锋求助的看了陆小琪一眼。

    陆小琪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呢,却没有要替他解释的意思,一脸看戏的表情,那意思是:叫你贫,你接着贫啊!

    既然陆小琪见死不救,林锋自然只好自己解释,他尴尬的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兄弟,我就是龙狼小队的队长,这件事情真的是不好意思,等他下来,我一定好好的惩罚他。”

    飞行员哪里相信他的话,一个岁的少年,能在特种大队当队长?:“忽悠谁呢?你要是队长,我还是陆航大队的大队长呢!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呢?特种大队的队长,那个不是校官以上级别的?快去叫人!”

    林锋现在真的很有打人脸的冲动,老子特么的说实话,你特么的怎么就不信呢?难道真的要老子动拳头?

    看了一眼一旁的陆小琪,林锋眼睛一亮,正色道:“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你看看她,也不比我大多少,不已经挂着少校衔了吗?我跟你说,我只是出来的急,我其实也是少校!”

    那飞行员也有些恼怒,挥了挥手道:“我说你这个兵是怎么回事,开个玩笑就得了,还没完没了是吧!你跟陆少校比?他是司令的孙女,你还能是司令的孙子不成?”

    林锋心说老子不是司令的孙子,老子是司令的孙女婿!看到陆小琪在一旁偷笑的样子,林锋是怒成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对着那飞行员道:“好,老子就证明给你看看,老子究竟是谁!”

    说完,林锋突然一步跨到陆小琪的身前,冷不防的将她抱在怀里,微一低头,就将自己的大嘴亲在了陆小琪的唇上。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刚从屋里走出来的龙狼小队成员和那名飞行员,全都目瞪口呆!

    作者夏凡说:林锋的初吻啊!求花!求打赏!求一切!晚上还有一更,兄弟们,给点动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