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9章:没有答案没有希望
    林锋当然没有得到过什么老和尚的指点,只是他之前和李志打的时候,觉得他脚下对于道的理解很是深刻,确实能够达到既省了力气又提升速度,是一种值得借鉴的手段。

    下台之后,除了和陆小琪说话,看张若素比武,其他时间他一直在琢磨着其中的关键,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所得,只是没有试验的机会。

    这次上台,碰到隐狼这样一个力量型的对手,硬拼拼不过,那就只有打“游击”,既然是打“游击”,那么速度自然是重中之重,避不开对手的攻势,怎么打游击?林锋正好乘机试验一下刚刚偷师过来的步法,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步法名为飘羽步。

    如果他知道这个名字,肯定会赞上一句,身形如同飘在风中的羽毛,确实很是形象。

    在飘羽步的帮助下林锋勉强避开了隐狼的悍勇的一击,隐狼很是诧异,力量确实是他的长项,但是他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的速度并不慢,除非有传说中的古武绝学,一般的一流高手不可能比自己更快。

    想到这一点,隐狼的神情越发的凝重起来,如果林锋是某个古武世家的入世弟子,自己如果不小心伤了他,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林锋很是奇怪的发现,他的对手突然改变了战斗的风格,抛弃了强大的力量,开始跟着自己游斗,不过他的速度真的没有自己快,即便一开始打了林锋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等林锋稳住阵脚之后,他便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林锋的心中确实有些疑惑,但是疑惑并不会让他手下留情,既然对方愿意舍长取短,这份大礼自己怎么能不接着?

    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变得畏首畏尾的隐狼,没坚持多长的时间就败在了林锋的手下,他并不懊恼,很是客气的对着林锋行了个江湖上的礼节,十分干脆的下了比武场。

    顾军不是什么高手,但是眼光不错,他看出了隐狼前后的区别,于是十分愤怒,猛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对身边顾兵道:“隐狼老了,该专业了!”

    顾兵愣了一下,一脸不明所以的道:“没有啊,军哥,他可比你还小一岁呢!”

    “白痴!”顾军骂了一句,决定不再理他,至于隐狼的事情,等格斗大赛结束之后再说。

    抽签在继续,战斗在继续,丑陋的手段也依然在继续,林锋陆续遇到的对手都是一流高手,仿佛西南军区的一流高手已经烂大街了,来参加比赛的全都是一流高手一般。

    如果这些一流高手个个都全力以赴,林锋就算是铜头铁臂也支持不下来,可惜顾军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件事情。

    一流高手何其高傲自负,怎么可能甘愿给人当枪使?除了最开始遇到的李志和隐狼,因为是三十八军的人,必须要给顾军这位师长一个面子,其他人哪里会把他当一回事?

    第三个上场的是三十一军的一位高手,直接朝着林锋拱了拱手道:“不用打了,我认输!”

    “为什么?”林锋一脸愕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转。

    那人“呵呵”一笑:“你没看出来吗?有人在针对你!”

    林锋点了点头道:“看出来了,可是针不针对我,跟你认输有什么关系?”

    “艹!”那人骂了一句粗口,部队里的老兵都好这一口,倒没有什么恶意:“可是老子不想针对你,更不想被别人当枪使!”

    林锋恍然,然后失笑,最后朝着那人一拱手道:“谢谢!”

    那人摆了摆手道:“不用谢,等决赛遇见了,我可不会让着你!”

    这人的认输,让林锋很是意外,更加意外的是在那之后的几个人,居然有一个没一个的都相继认输,他们甚至连解释一下都欠奉,只是傲娇的表达了自己不想被人利用的意思,觉不和林锋动手。

    事实上,整个西南军区十个集团军以及军直各大队,包括林锋在内一共也就不过十个一流高手,林锋占完九场,之后便是想要找个一流高手战斗都找不到了,因为已经没有了。

    但是当林锋面对他的第十个对手的时候,却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他的对手是一个女人,一个曾经他爱过,现在可能还依然爱他的女人,这个女人自然便是张若素。

    张若素不是一流高手,便是在准一流里也不是顶尖的,比如说当初打不过林锋,不如说今天前九场输掉的三场。

    特种兵的世界里无所谓男女,虽然张若素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可是在关系到个人和集体荣誉的大比武中,没有人会因为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因为她不仅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强者,一旦手下留情谁能保证自己就能胜她?

    摸爬滚打的挺过了十局比赛,上天似乎是想要奖赏张若素的坚持,将林锋送到了比武场上,送到了她的面前。

    动手之前,张若素说话了,她有很多话要和林锋说,但是他总是逃避、回避,她认为他是心虚,心中越发的不甘心,如今在比武场上,他已经逃无可逃,刚好给了她将所有想说的话,痛痛快快说出口的机会。

    “我无数次的想象着,想象着有一天你会回到我的面前,想象着用何种理由说服自己原谅你,用何种理由说服自己继续和你在一起。然而现在你终于站在了我的面前,却是因为比武这么荒谬的理由,想来你也不需要我的原谅,那么我之前想的那些便显得多么的可笑。”

    张若素像念诗一般说了很长一段话,这段话没有意义,只有情感,悲伤的、失望的、自嘲的、嘲笑的……很多情感包含在一起的复杂情感,然后她顿了顿,斜向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不是她故作文青的姿态,而是因为她的眼中有快要噙不住的泪水。

    张若素眼中的波光一闪而收,然后继续直视林锋的眼睛,道:“今天,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我要一个答案,如果你给不了我,那就给我一个希望。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林锋沉默,然后摇头,很是冷漠的板着脸道:“对不起,答案我已经给过你,不可能给你更多;至于希望,那是不可能的。”

    轰隆隆!张若素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在听到林锋无情的回答之后,依然好像有一道惊雷在脑海中炸响,痛得她直欲昏厥过去,身形微颤,良久方才稳住身体!

    “你真该死!”张若素咬着牙齿说道,她虽然冰冷惯了,却并不恶毒,这是她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诅咒,要是换成她妹妹张若青来,可以将这一句单薄的诅咒扩充十倍。

    当然,张若青也不是恶毒,只是警察当的久了,恶人见的多了,自然难免会染上一些“恶习”!

    林锋没有反驳,抛开他和张家的仇恨不说,单论他和张若素之间的事情,他确实该死。

    “我是该死,可是我不能死,因为我还有大仇未报!”林锋冷冷的说道,其实他已经说出了某些关键点,可惜张若素听不出其中的关系。

    “那就死吧!”张若素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所以开始动手,他们距离本就不远,她直接一拳就对着林锋的脸上打了过去。

    打人打脸,这是林锋的习惯,但是和林锋呆的久了,张若素也染上了这样的“恶习”,特务营上格斗课的时候,林锋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站在自己身边的张若素,有朝一日会对自己挥拳相向,否则他当初讲打脸这一课的时候,肯定要躲着她点儿。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张若素的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声来了,和初相识时比,现在的张若素要强大得太多,因为她也上过了战场,见过了生死,那么搏杀的时候自然便有了未经战事的人所没有的杀气。

    但是她毕竟还没有迈过那道门槛,所以这一拳虽然凌厉,林锋依然还是可以避开,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就势发动反击,一举击败张若素。这就是一流高手和准一流高手的区别,门里和门外的区别。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没有避让,更没有反击,林锋闭上了眼睛,将头向前送了送,似乎是想要送给张若素打上这一拳。

    张若素有些意外,林锋将脸送上来的那一个瞬间,她下意识的想要收回自己的拳头,可是林锋的速度太快,她甚至连收回一些力气都来不及做到。

    “砰!”张若素的拳头不偏不倚的击中了林锋的脸,拳头的声音很是沉闷,没有耳光那么响亮,但是造成的伤害却要远大于耳光,关键是林锋完全的任由她的拳头打在脸上,甚至没有用力气去抗拒,脸部的肌肉都没有绷紧。

    于是这一拳便产生了想象不到的威力,接触的一瞬间,林锋的整个脸变了形状,口腔和牙床受到强力的挤压,渗出许多鲜血,从无法保持禁闭的嘴角溢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