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8章:偷来的飘羽步
    林锋和李志之间的交锋,几乎转瞬之间就分出了胜负,在一般人眼中自然谈不上精彩,很多人在给李志喝倒彩,因为这里是三十八军,他们还是希望自己人赢的。

    李志听着漫天喝倒彩的声音,神情很是平静,脸色很是苍白,只有紧紧捏在一起,关节发白的指节才暴露了他此刻愤怒的心情,不过没有几个人注意到罢了。

    两个一流高手之间的交锋,一般人看不出来精彩,但是所有踏入或者已经接近这个层次的人物,却都能看出其中的凶险。

    张若素凝眉不语,张若青扬眉抱怨李志无能,张行挑眉饶有兴致的看了林锋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张若素复又皱眉,陆小琪有些担心。

    其他的高手神色各异,去没有几人面露轻松之色,只看这两人的水准就知道,今年的格斗大赛,必然强者辈出,想要脱颖而出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锋下台的时候,依然是一瘸一拐的,和李志硬碰硬那一下子,确实有些损伤,就算钢筋铁骨也要磨出点划痕来。

    陆小琪立刻拿出药酒,让他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仔细的揉擦起来,不消一会儿,肿胀渐去就只剩一点红色了。

    “还好吗?”陆小琪关切的问道。

    “还好,不妨事,没有伤到骨头,我还可以再战!”林锋微笑说道。

    “呼,没事就好,你呀,这才是第一场呢,就受了伤,要是十场打完,你还能囫囵个的下来吗?”陆小琪埋怨道,不该林锋拼得太凶。

    “放心吧,当年在代国的地下拳坛,比这里凶险无数倍,你老公我的身上不也没少一块肉,没多一道疤!”林锋颇有些自得的说道。

    陆小琪最看不得他这样,蹙眉道:“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你身上某些不可说之处会不会受了重伤,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呢!”

    这是一语双关的话,习惯性嘲讽的同时,也暗示林锋他们的关系似乎可以更进一步了。

    林锋顿时不敢接话了,他何尝不想更进一步,然而,老爷子是一个很是传统守旧的人,在陆小琪不在面前的时候,早跟林锋打过招呼,要是敢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动他孙女的话,小心你项上的脑袋!

    林锋很珍惜自己的脑袋,所以即便现在和陆小琪的感情进展神速,可是在某些方面却很是保守,身体接触仅止于牵手而已,就连那娇艳如花的鲜嫩红唇都还没有品尝,更不要说探索某些不可说之地了。

    非不能,是不敢也!老爷子在西南是说一不二的主,林锋可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去冒险。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是谁没事会想着当个风流鬼啊?

    见林锋又开始沉默不语装傻充愣,陆小琪就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的大腿就狠狠的掐了一把。

    “啊……你干什么?”毕竟人多眼杂,林锋受了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小声喝问,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陆小琪有点心痛,于是决定暂时放过他,“哼!”了一声转身不理他了,却无意见瞥见远处的张若素正看着这边出神,目光的焦点自然就是自己身边的榆木疙瘩,心中又生恼怒。

    张若素的注意力始终没有离开过林锋,虽说故意环顾左右不便直视,但是林锋的一举一动还是落在了她的眼中。刚才看到陆小琪掐他的那一幕,张若素恍惚记起自己以前也常常有这样的举动,看到他吃瘪的样子,自己总是很开心,不过现在看来,以后似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张若青先是看到陆小琪的目光,然后才发现姐姐的异样,很是恨铁不成钢的推了她一下,说道:“姐姐,我的亲姐姐,您能不能有点出息了,除了能打一点,那人他有什么好的?花心、无情、狡猾,最重要的是他长得还这么丑……”

    “好了,别说了,我现在和他没有关系了!”张若素低头打断妹妹的唠叨。

    “您还不愿意了,既然没有关系了,我说说他怎么了?我跟你说姐,上次……”张若青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讲着上次饭店事件中,林锋的斑斑劣迹,当然自己被绑自己的裤腰带绑成粽子那段,她肯定是不会说的。

    不会说是不会说,但是说到那段的时候,当时的画面还是会一丝不变的出现在脑海中,于是张若青小脸微红恨恨的骂了一声“那个混蛋!”

    张若素还以为她是给自己抱不平,拉着她的小手道:“小青,我都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你就不要再针对他了,这个人不好对付!”

    “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能帮你出气的!”张若青却是完全没有听进去,气哼哼的说道,心里却是嘀咕,就算你没有气,我的气可还没出呢,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就在张若素还想要再劝劝自己的妹妹时,却听到比赛场上的裁判叫到了自己的名字,她今天来这里可不是看林锋的,居然也是来参加格斗大赛的。

    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是特务营的兵了,走的是独立师的名额,林锋离开后不久,张若素便也离开了特务营,回到他哥哥的独立师任团长。

    来之前张行就告诉过她,叫他不要太拼,格斗大赛集中了整个军区的高手,你就当是来锻炼一下就好,不要想太多。

    当时张若素还不信,但是看到了林锋和李志那非常短暂却无比凶险的交手,张若素终于知道自己的哥哥没有骗自己,她现在只有一个希望,希望能在比赛场上碰到林锋一回,将他狠狠的打一顿,打最后一顿。

    虽然他的实力又有进步,她现在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那又如何,当初在特务营的时候,她同样不是他的对手,不照样将他虐的死死的?

    看到张若素上场,林锋感觉有些愕然,心中有些害怕起来,如果在比赛场上和她分到了一起,自己该如何面对?

    上场和对手交上手之后,张若素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对手虽然很强,可是并不是林锋和李志那样不可战胜的那种,经过一番苦战之后,张若素最终还是赢得的胜利。

    看来那样的强强对战,只不过是巧合罢了,张若素心中想道。

    但是马上,她就推翻了心中的想法,因为林锋又上场了,他的第二个对手,居然又是一个流高手。

    有人在针对他!无论是陆小琪,还是张若素、张若青、张行,眉头全都蹙了起来,目光投向了这次赛事的组织者。

    顾军坐在属下搭的凉棚中,很是惬意的喝着凉茶,看着林锋在比武场上和对手拼命,突然感受到一道凌厉的目光,转头看去却是不远处的张行,于是微微点头一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张行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林锋这小子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妹婿了,我干嘛要给他出头?被打死才好呢,正好给若素出口恶气!

    从第一个对手遇到的是李志起,林锋就知道这绝不是巧合,然后第二个人依然是一流高手,他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上台之前,他看了顾军一眼,顾军不动声色,看起来很是正常,可惜他身边眉飞色舞的顾兵暴露了一切。

    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了吗?林锋微嘲一笑,起身上了比武台。

    比武台上的对手,是一个瘦小的汉子,看起来其貌不扬,长得不似李志那般丑得出奇,属于丢在人堆中听不出来一声响的那种。但是林锋却越发的警惕起来,越是这样的人,手上越有可能沾着更多的血腥,因为他们长得平凡,搞暗杀这种事情便有着天然的优势。

    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是三十八军,121师特务营的营长,年纪约莫有三十多岁,是一个老营长了,当年也是从特种大队退下来的,总喜欢别人叫他的代号,他的代号是隐狼,和老贱的代号读音一样,但是不同字。

    这人当年在特种大队的时候,就是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回到121师之后,功夫也没有缀下,反而更有精进,说是深不可测有些夸张,但肯定要比林锋强上那么一丝。

    “咚!”一步踏出,用黄土夯实的比武台发出一声闷响极为惊人,隐狼脚下的黄土被他的脚尖生生的向下踏出一个小坑,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向着林锋冲了过去,不,不是炮弹,看那威势,更像是全速前进的一列高铁。

    速度没有刚才李志的速度快,但是已经和林锋持平了,关键是他的力量,只看他起步那一脚的威势,林锋就知道自己绝对挡不住他这一撞,碰着死、擦着伤!

    那就不跟他撞,林锋脚步微动,点在比武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身影随着空气的流动,如同一片鸿毛一般飘了开去,用的却正是刚才李志的手段。

    “飘羽步!”观战的李志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他那步法本就是那庙中的神秘和尚所传,名为飘羽步。

    看到林锋突然使出自己的拿手绝活,李志惊异莫名,难道他也得过那个老和尚的指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