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7章:不见生死见胜负
    生来漂亮的、聪慧的、美好的人,人们总不吝于赞美和宽容,在他们的眼中,世界是阳光的,然后他们回馈给这个世界的也大多阳光,于是本来的美好,也就越加美好。

    丑的则是恰恰相反,嫌弃、厌恶,还有某种时刻选择的不公,让他们眼中的世界一片晦暗,于是他们回馈给世界的也便只有灰暗。

    这种事情虽然不是绝对的,生得美的也就金玉其外者,生得丑的自然也有出淤泥而不染者。

    然而这两者之所以会被痛骂和被褒扬,无外乎是因为他们的少见,大部分人依然还是秉承着怎么样的世界,便会造就什么样的我们,这一条定律。

    其实许阿多也很丑,但是与李志的丑又有不同,李志丑得很不协调,嘴大唇厚鼻子塌,粗眉而无锋,眼大却少仁,咋一看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可想而知,长成这样的他,从小是在别人怎样嫌弃的目光中渡过的,而且他与被的丑孩子不同,别人再丑,还有个妈妈疼,他的妈妈却在他很小,小到没有记事的时候就跟人跑了。

    他的父亲是一个烂酒鬼,和雷叔倒是有些相似,偏偏没有雷叔那么大的本事,吃饭都是饱一顿饿一餐,差点没把李志饿死。

    好在村里不远的地方有座大庙,香火很是旺盛,靠着偷吃佛爷的贡品,他才活了下来。

    庙里一个隐居的和尚看他可怜,便传给他一些手段,没想到的是这和尚是一个真正的高人,凭借着和尚传的功夫,李志在家乡一代打出了不小的名气,然后被顾军在无意中得知,虽然厌恶他的长相,却想用他的本事,便给了他一封推荐信,让他去参加特招考核。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特招考核上,他和自己组队的队员按照顾军的要求演了一场戏,生生的在林锋的手中抢走了特招名额。

    按道理来说,林锋应该是恨他才对,但事实恰恰相反,林锋对他几乎没有影响,而他心中却很是怨恨林锋。

    在特招考核上,他们演的戏再好,最终也还是被人看出了破绽,虽然拿到特招考核的名额已经是既成事实,也没有人会要求将他们退回地方。但是在大多人的眼中,对于他们用这种不光彩的方式赢得考核,都是极为瞧不起的。

    所以在部队中,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并不算好,尽管他很努力也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但是却还是阻止不了别人说他们是靠演戏才进了部队的事实。

    他们演戏确实是事实,但是李志心中有自己的骄傲,他也看过林锋他们完成任务的视频,他自问自己的身手比林锋还要好,林锋能做到的事情,他都可以做到。

    既然这样,自己凭什么进了部队之后,要被别人这样诟病?

    他心中有恨,却不知道恨谁,最后便很没有道理的恨到了林锋的头上,如果不是你们的表现太过出色,如果不是那任务是独一份的,老子完成的也不会比你差。

    今天参加比赛之前,顾军对他说:“我知道你在部队里过得并不如意,也许你会怪我,可是当初要不演那一出戏的话,我怎么把你招进部队。但我知道你比他强,现在你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只要你在格斗大赛上打败他,就不会再有人把那件事情挂在嘴边。”

    李志觉得顾军说得很有道理,所以很是兴奋,所以今天,台上和林锋动手之前,他才说了那么多的话,其实就是为了发泄,发泄一直以来郁结于心的郁闷。

    他想在击败林锋之前,让林锋知道自己是谁,他要用今天的战斗来证明自己比林锋强,所以在林锋触到他的逆鳞说他丑之后,他依然强忍着动手的冲动。

    “是吗?一年前,在特招考核上的那部戏你还记得吗?”李志颤抖着说道。

    林锋浓眉一挑,终于记起了这个长得很丑的人是谁,于是心生困惑,问道:“就算当初我们是对手,但是应该怨恨的是我才对,你摆出这副爹死娘嫁人的样子,闹得是哪出?”

    和对自己有敌意的人说话,林锋的嘴里从来不会蹦出什么好话,赶巧这一句又给他说中了,李志那个酒鬼老爹在前两年确实已经因为酗酒过度死了,而他那个没有一点印象的娘,也有极大可能跟林锋说的一样,已经嫁人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但是林锋大人就喜欢打脸,所以骂人揭短也就不算奇怪了。

    李志有些扭曲的心理终于暴怒起来,决定不再和林锋解释,形如疯魔一般的朝他冲了过来。

    看着朝自己冲多来的李志,林锋脸上的嘲讽之色尽去,转而成为了凝重,他脚踏地面行走,力不大气不重,仿佛踏在棉花上一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居然也是已经踏入闻道境的一流高手。

    所谓闻道,就是知道了道的存在,道是什么?最直观的就是道路,知道了道路的存在,走起来自然就会更加的省力,不会浪费一点多余的力气。

    像李志这样的走路方式,就是闻道境的一种具体使用方式,林锋没有练过这个,所以做不到他那样,但是却可以肯定,李志就是一个一流高手。

    而且闻道有先后,这个李志的境界还很有可能在林锋之上,但是林锋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畏惧的情绪。这是他面对的第一个一流高手,他的心中只有莫名的兴奋。

    李志行走无声,旁观的人是感觉不到任何异样的,因为他们距离太远,就算有声音他们也听不见。

    李志的动作看起来不快,可是实际上移动速度却是极为惊人,仿佛使用了传说中的缩地术一般,转眼间就到了林锋的面前。

    到了面前李志便是一拳直捣黄龙,这一拳同样带着一流高手的拳意,拳头在空气中有一个诡异的变线,这个边线并不是为了招式的花哨,而是为了迎合空气中某种气流和力场的变化,而做出来的变化,起到的作用就是让他的拳头尽量避开空气的阻力,达到速度更快的结果。

    两点之间虽然是直线最短,可是有些道路不是最短的,但却是最快的,就想城市中的高速公路,有时候会绕上好大一圈才到达目的地,可是却比堵在直线上要快得多。

    如果林锋还没有成为一流高手,虽然不至于被这看似简单的一拳击败,但是肯定会因此而落入下风,想要扳回来必定要付出一定的待机。

    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看似简单的一拳就是“简单”的一拳,对于准一流高手难以理解的手段,对于真正的一流高手来说,却是最正常不过的手段。

    林锋没有退步,反而迎了一步上去,两人的距离突然拉近,本来距离他还有一些距离的拳头,瞬间就落在了林锋的身上。只不过落点出了一点问题,李志原来要打的是他的胸口,但是现在却只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而且因为拳路没有走到尽头,力量没有完全的爆发出来,造成的结果就是这一击变得不痛不痒。

    此刻林锋已经曲肘,肘尖对着李志的腋下顶了过去,李志前冲的惯性还没有消失,居然避无可避。

    既然避不开,那就不避,李志也是一个狠人,拼着被林锋一肘击中腋下,却是猛的抬腿屈膝,狠狠的向着林锋的腹股沟位置顶去。他这是存了两败俱伤的心思,哪里想到林锋好像是已经猜到了他的应对一般,几乎和他同时抬起腿,膝盖对着膝盖撞了上去。

    李志心中大惊,心中有点后悔轻视了对手,如今看来对方居然也是一个迈入了闻道境的一流高手,不然不可能跟上自己的速度。

    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李志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完全的避开林锋的这一肘,膝盖相撞两败俱伤难免,自己不痛不痒的一拳换来如此凌厉的一肘哦,却是亏得太大了。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身形一触即分,两人膝盖互顶都觉得自己好像顶到了一辆坦克上,整条腿都是麻的。

    林锋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膝盖,发现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但是李志就没有他这么好运气了,膝盖的伤势是小事情,他被林锋结结实实的一肘顶在腋下,力量吐入心肺之间,受了极重的内伤。

    “噗!”李志吐了口鲜血,怕林锋追击扶着膝盖连退七八步才站定,然后发现林锋根本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根本就没有追击的兴趣,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输了,你应该庆幸这只是比赛,而不是生死斗!”

    若是生死斗,你已经死了!这话林锋没有说,但是李志能听懂,也知道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腋下是人体最大的弱点之一,不用多大的力气击打这里,就有可能造成肺部出血、心脏爆裂,林锋刚才的那一击显然是手下留情了。

    李志虽然不甘,但是已经没有再战之力,只好拱了拱手,走下比武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