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3章:目标军火库
    傅雪毕竟不是陆小琪,既然解释不通,林锋便放弃了解释,在某种怪异的情绪没有消散之前,尽量离她远一点就是。

    傅雪毕竟不是陆小琪,在感情的表达上显得委婉许多,可惜对于林锋这样的一榆木疙瘩而言,非陆小琪那样如同风狂雨骤一般直接便不能撼动。

    所以林锋虽然隐隐可以感觉到傅雪的一些情义,但是并不能确认,甚至下意识的让自己尽量不要往那些方面去想,因为他已经有了陆小琪,自然不能再和别的女子发生些什么情感上的纠葛。

    蕾娜如此、陈秀儿如此、傅雪也依然如此,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长安不负卿!

    见到林锋木讷的反应,傅雪的心中有些气苦,但最终还是归咎于自己的反应迟钝和懦弱,如果当初在特招考核之后,自己就主动一点,或许现在在他身边的女人,就应该是自己了吧!

    不过,现在也不错,我是龙狼小队的队员,那么他身边的女人始终还是我!傅雪自我安慰的想道,心中顿时高兴不少,阴霾不再,到底只是十七八的少女,阳光才是主旋律。

    真正的阳光,却渐渐的躲到了丛林树海的后面,只在人间留下最后一片晚霞,然后归于黑暗。

    是夜无风却有云,星与月于云层中若隐若现,所以这是一个暗夜,恰好伸手能见五指,那便不是极暗,小心一点自可行走无碍。

    对于赏景观星的人来说这不是一个好天气,对于林锋和加鲁以及望湖城中的战士们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天气,因为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他们计划的执行,事实上天气和时间的选择,本来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天黑,人未眠,所以望湖城中的战士都在整军却并未出发,他们要等到最好的时机,在敌人最松懈的时候,再摸出去。

    一百个战士,没有带一把枪一颗弹药,只有随身的一把匕首,他们是潜入不是强攻,将最后的一点弹药留给其他的战友。

    按照计划,在他们突然占领敌人的军火库之后,后面的兄弟们还要奔袭二十多公里前来汇合,那个时候他们更需要弹药。

    当然,这是在一切顺利的前提之下,如果他们在没有摸到军火库之前就被发现的话,在城外的平原地带,逃出生天的机会几乎为零。

    凌晨一点钟,还不是人类睡眠最深沉的时候,或许还有晚睡的敌人在打牌或者是吹牛打屁,但是林锋和一百名战士却已经开始出发,悄然的从一条偏僻的小巷出城,沿着一条并不存在的小路,向着目的地而去。

    他们要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赶到敌人的军火库,在守备最为松懈的时候,发起进攻,还要将夜的时间留一些给二批次部队,如果等天光大亮,他们不可能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来到军火库。

    昆布军的军火库设在距离望湖城直线距离约二十公里的一座废弃窑厂中,距离他们的指挥部,只有三公里的路程,周边的兵力部署得很是密集,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彼之蜜糖我之砒霜,昆布军的安全,对于林锋和他身后的一百名战士来说就是危险,极度的危险。

    但是危险不代表死亡,这个世界上本没有绝对的事情,不论多么危险的境地,总会有一丝生机,而林锋正是擅于抓住这一线生机的人。

    在他的带领下,一百名赤膊裸足的战士,裤腿都紧紧的绑在腿上,便是连呼吸都被严格要求控制得极度缓慢而且悠长,在夜幕中行军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如同幽灵一般沉默。

    凭借着傅雪提供的地图和林锋敏锐的感知,众人有惊无险的避开敌人的驻扎地和数个敌人哨卡擦肩而过,不过在这样能见度极低的夜色中,即便相隔两三米,也看不见对面的人,只要他们避开灯光,沉默行走便不会被敌人发现。

    但是事情总有意外,更何况是走二十多公里的“钢丝”,好在出现意外的时候,他们离敌人的军火库已经不足两公里。

    一百人的队伍拉得极长,林锋走在最前面,可以发现十几米方圆的所有情况,但是他们队尾在三十米开外,那里发生的情况却不是他能够应付得了的。

    那是一队昆布军的逃兵,十几个人慌不择路的撞上了林锋的队伍的尾部。是真正的撞上,这十几个逃兵原来都是平民,被昆布抓壮丁抓来的,根本没有什么战术素养,前面的人已经被林锋的战士们杀死了,后面的人依然毫无察觉的撞了上来。

    林锋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命令队伍暂时停下,然后自己快速的飞掠到了队伍的后方查看。

    等他到的时候,战士们正在擦拭匕首上的鲜血,十几个逃兵都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上带的十几把枪却都到了政府军战士的手中。

    但是事情却没有结束,这十几个逃兵似乎已经被人发现了,不远出有强力手电的亮光正在伴随着叫骂声不断的接近。

    林锋对着队尾的一个少年上尉道:“加图,我需要你带着十个人,将后面的人引开,可以做到吗?”

    加图是加鲁的亲弟弟,和他的哥哥一样的勇敢,他坚定的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林锋拍了拍他的肩膀:“把自己当成真正的逃兵,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活下来!”

    “是,驸马大人!”加图敬了一个军礼,点了十个拿枪的下属,迎着那些灯光和骂声走去。

    林锋没有再看他一眼,因为没有时间,他另外叫了十几个人,将那十几个逃兵的尸体扛上,然后掠到队伍的前面继续带路前进,途经一口水井才将十几具尸体投了进去。

    这个时候,后面已经响起了枪声,加图带着人已经被敌人发现了,被当成了逃兵追杀。

    声音越来越远,却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去了,这里已经的围城昆布军的外围,要不然也不会碰到逃兵,如果能逃进五公里外的丛林中,加图未必不能成功逃脱。

    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林锋和战士们更加小心,十分种之后,终于到了军火库的外围。

    没有再耽搁时间,简单的观察了一下敌情,林锋便带着战士们摸了上去。

    包括林锋在内的九十一名战士,像是一道无声的黑色旋风,所过之处鲜血流淌,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迅速的弥漫开来。

    军火库是重地,就算敌人的指挥官并不是什么名将,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可能不懂,所以军火库周围肯定又重兵把守,这里有一支五百人的加强营。

    如果林锋手中有一把达林机枪,他绝对敢带着一百人就冲上去,可惜他没有,那么就只有暗杀。好在月黑风不高,正好适合暗杀。

    昆布军的战斗力和警觉性实在是差到了惨不忍睹的程度,直到所有的外围哨卡全部被清理干净之后,他们才发现不对,但是这个时候,林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窑洞的大门口,在惨然的灯光下,满身鲜血恍如魔神。

    “杀!”林锋大喊了一声,如同炸雷一般,震得窑洞门口的十几个昆布军战士愣了足足一秒钟,当他们回过神来想要扣动手中扳机的时候,有几个人已经再也回不过神来了。

    几乎是在他们愣神的瞬间,林锋手中的匕首就已经抹过了四个人的脖子,然后他手中抢过来的冲锋枪终于开始喷吐火舌。

    “哒!哒!哒!”枪声一响,整个窑厂都乱了起来,不仅仅是窑厂,就连窑厂周围的昆布军驻军都乱了,军火库被攻击能不乱吗?

    枪声响起之后,便再没有停过,林锋带着一百名战士,在军火库范围内和守军展开了激战。

    林锋没有和战士们,而是自己一个冲进了军火库最核心的位置,吸引了敌人大部分的火力。

    他没有蒙面巾,也没有做任何的伪装,但是在窑洞里的灯光之下,却没有一个昆布军的人能看清他的脸,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了,形如鬼魅一般。

    窑洞中敌人的枪声密集响起,却透着无比惶恐和无助的意味,因为他们所有的子弹都打在了林锋的残影上。

    林锋并没有将所过之处的所有人都杀死,只是一掠而过的时候,顺手能杀多少杀多少,但是速度却没有一丝的停顿,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进入弹药库之后,便没有人再敢随便开枪,这里的弹药如果被全部引爆,方圆一里的范围之内,除了厚实的大地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会被炸成碎片。

    但是这里有二十几个昆布军的战士守在这里,听到外面的声音,他们步枪已经上了刺刀,做好了肉搏的准备。

    他们以为冲进来的一群凶神恶煞的敢死队,但最后进来的却只是一个略显单薄的少年。

    这少年自然便是林锋,将手中因为持续射击而枪管发烫的冲锋枪扔在地上,再一次抽出了绑在小腿上的匕首,杀向已经结成阵型的昆布军战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