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0章:谁人脚踏夕阳来
    薛飞早已经将狙击步枪换上了破甲弹头,见对方的两架直升机分头而来,便瞄准了苏达乐不方便瞄准的那一架。

    “看谁先打下来!”苏达乐突然说道。

    薛飞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远处,正在急掠而来的直升机突然在空中发生了爆炸,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原来是邮箱被狙击步枪的破甲弹击穿了。

    “我艹,超射程狙击,你小子不带这么逆天的。”听着背后巨大的爆炸声,苏达乐气的骂了一句脏话,他知道自己输了,然后便将怒火都发泄给了那个倒霉的最后一架直升飞机。

    “哒哒哒!”达林机枪再次怒吼,火线划破长空,却与直升机擦身而过。

    不过不要紧,苏达乐手腕微微一动,达林机枪的火线一动,便切割到了正在准备疯狂逃窜的直升机。至此,三架直升机全部被击毁,无一生还。

    周边为数不少的武装渔船,本来还想上来围堵这一艘奇怪的独木舟,看到快艇和直升机的下场之后,哪里还敢上前一步?统统调头转舵,没有了命的逃跑。

    本来充满了荆棘的前行之路,瞬间变成了一片坦途,独木舟欢快的划过湖面,朝着渐渐清晰的望湖城驶去。

    望湖城里处处硝烟,却没有炊烟,蕾娜站在湖边,目睹了远处湖面上直升机的陨落,只是独木舟太小,就算是用望远镜一时也难以看见。

    他以为是某一艘武装渔船做出来的举动,可是在直升机陨落之后,那些武装渔船就变的如同被烟熏了的马蜂一般,调头蜂拥而去。

    直到夕阳渐落于湖面之上,光线渐暗,变成一个红灯笼一般的时候,在夕阳的中间才看到了一膄无帆独木小舟的影子,小舟被着夕阳直向着望湖城而来。

    从蕾娜的方向望去,能看到船上有一个三头六臂的健硕身影,两只手操舟,两只手举着阻击步枪,两只手端着达林机枪,看起来如同天兵下凡一般。

    湖畔响起蕾娜手下士兵的欢呼声,他们喊的是代国话,意思是“天兵天将来救我们了!”

    蕾娜却知道那不是天兵天将,能端着达林机枪战斗的人,她正好认识一个,此刻踏着夕阳和波浪而来的,应该就是那个人吧?

    想到这里,蕾娜的芳心“砰!砰!”的跳动了起来,小麦色的皮肤,被夕阳映得比夕阳还要红。

    小舟虽快,却没有夕阳落山的速度快,舟上无灯,夕阳落了,小舟也便不见了。

    但蕾娜回到它一定还在固执的向着这边前进,所以命人在简易码头的旗杆上点了一盏灯,给他们指明方向。

    她就站在灯下,等着故人。

    蕾娜没有等待太久,小舟便从黑暗中驶入了光明,近岸了既然不需要那么快的速度,操舟的也变成了薛飞,林锋负手立于舟头,看着码头上、灯光下,那条熟悉而又美好的剪影,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知道,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一半了。

    蕾娜没带帽、未束发,任由一头大破浪秀发被晚风吹得凌乱,眼中却有泪痕出现。

    本以为此生不复见,本以为自己必然会战死在这扎卡湖畔,那想到最想见的那个人如同神兵自天降,踏夕阳湖波而来,孑然立于面前,人时间最欣喜的事情也不过如是。

    蕾娜再坚强,也还是一个女人,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最值得依靠的那个人便来到了身边,她哪里能够忍住不喜极而泣!

    林锋下船,蕾娜飞身上前,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他的怀中,口中哭泣呢喃含混不清的道:“坏人,你终于还是来了。”

    林锋下船本来还想耍帅的挥一挥手,微笑而有风度的调戏她一句:小妞,我来了,想我了吗?

    哪里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没有调戏到蕾娜,却反而被对方挑逗了。

    蕾娜如果知道自己的真情流露被他当成了挑逗,必然气的狠狠的在他的脚背上跺上一脚,还要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

    林锋没有想到一向高冷不羁的蕾娜,会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出,心中叫苦不跌,哥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呀,蕾娜你虽然是公主殿下,可是也要尊重一点啊,这可是很容易引起误会的。

    在他的身后,龙狼小队的损色们,除了傅雪一脸寒霜之外,其他人都兴奋的吹起了口哨。

    当然,老实巴交的许阿多不会吹口哨,只是裂开大嘴傻笑,心中对林锋的钦佩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

    蕾娜整个身体扑进了林锋的怀中,他惘然的双手高举过头,苦笑着道:“蕾娜,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这样容易引起误会啊!”

    蕾娜根本不理会他,就那么紧紧的抱着他,良久之后,才不舍的离开,低声在他的耳边道:“有女朋友又怎么样?难道她还能一直跟在你身边?”

    这句话很有一些暧昧的暗示在里面,潜台词是,我一个大姑娘都不怕,你个大男人怕什么?

    林锋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你要明白,我可是一个很专一的人,不管女朋友在不在身边,我都不能对不起她的。”

    蕾娜心中略有些酸楚,倒是冲淡了一些初见他时心中无法抑制的异样情绪,自然便有了身为公主殿下的矜持。

    她装出很是无趣的样子,摆了摆手道:“跟你这么一本正经的人,真的没有什么好聊的,开个玩笑嘛,这么认真干什么?你还真怕我在这战场上吃了你不成?真没劲!”

    林锋一脸的愕然,觉得自己再一次被蕾娜调戏,顿时老脸有些挂不住,恼怒道:“你要搞清楚啊,我现在可是在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千山万水的赶过来就你,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能这么耍我?”

    蕾娜撇了撇嘴道:“切,我要你来了吗?你爱来不来,你算你不来,我也一样能带人突围出去。”

    林锋“嘿嘿”一笑道:“算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弹药还能坚持几天?”

    “一个月!”蕾娜脸色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骗鬼呢!”林锋撇了撇嘴!

    “好吧好吧,我说实话,只能坚持一个星期了!”蕾娜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道。

    “得了吧,你连保证一天正常作战的弹药都没有了,你真以为我知道吗?”林锋气道:“妈蛋,老子千里迢迢来救你,你连一句真话都没有,真是日了狗了!”

    “日狗是什么意思?”蕾娜小心翼翼的问道,她虽然中文还不错,但是这种网络热词,还真的很难以领会其中的精髓,只是觉得这话很是粗俗,难听以极,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

    “那个……算了吧,这不是什么好意思,你就别学了,我们也别站着说话了,我这帮兄弟可都是又累又饿,你不请我们吃大餐吗?”林锋立刻转移了话题

    蕾娜微微一笑,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学也罢:“大餐没有,不过肯定管饱!”

    龙狼小队的兄弟们确实吃的很饱,不过全鱼宴吃完,嘴里面难免有些腥燥,苏达乐对林锋打趣道:“狼牙,我们吃点鱼倒是没有什么,你这么吃,不怕待会亲热的时候遭嫌弃啊?

    林锋狠狠的将一条大鱼的鱼尾巴,连同骨头鱼刺一起嚼了个稀烂一股脑吞了下去,看起来极为凶恶:“火狼,我警告你,回去之后千万不要胡说八道,要是老子没有好日子过,你也别想好过。”

    “哼!”傅雪哼了一声,醋意满满的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事情啊,捂是捂不住的。”

    对于傅雪,林锋自然不可能向对其他人那样疾言厉色,只好温言道:“雪狼,你可千万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呀?我跟你又没什么关系!”傅雪瞥了他一眼,便再不理会他,自顾自摆弄自己的军用电脑去了。

    饱餐一顿之后,林锋让其他人先去休息,却拉着薛飞、爆狼一起到来到蕾娜的临时指挥部,商量突围的事情。

    “你要我跟着你们逃走,丢下他们不管,这绝对不可能!”蕾娜或许是一个优秀的军事家,但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在必须要做出取舍的时候,却狠不下心抛开属下于不顾。

    林锋没有劝她,因为从本质上来说,自己和她是一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想来也做不出抛弃战友自己逃命的计划来。

    但是从理智的角度考虑,这却是唯一可行的方案,想要将望湖城的两千多人都带出去,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林锋没有劝她,薛飞不善言辞,那么说服的工作自然就落在了爆狼的头上。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龙狼小队唯一的老兵油子,爆狼当起说客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可惜不管他怎么舌绽莲花,蕾娜也不同意自己一个走的计划。

    爆狼没招了,走到林锋面前耸了耸肩。

    林锋朝他摆了摆手,走到犹自梗着脖子一副誓死不从样子的蕾娜面前,说了一句话:“你走,我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