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3章:特种大队的骄傲
    下午两点还差五分钟,特种大队扩大会议举行的地方大礼堂中,便已经座无虚席了。

    包括大队长贺明、列席旁听的地方警察局局长以及张家小公主张若青、还有饭店扰民案的几个当事人也都来到了现场。

    主席台上坐着的是几个大队领导和来访的警察局长,无论是林锋、庞德兴等人还是张若青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做在台下的普通席上。

    虽然张若青身份尊贵,虽然林锋深的上级信任,但是部队毕竟是部队,级别在那里,有些地方就轮不到他们去坐。

    不过林锋和张若青似乎都并不如何在意,在下面的普通席上安之若怡,脸色平静并没有什么情绪的流露。

    有些人就不一样了,比如庞德兴和刀狼、枪狼三人,认定了大队长会拿林锋开刀的他们,眼中全是兴奋和幸灾乐祸的表情。

    张若青看到了他们表情,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厌恶,再看脸色平静的林锋竟然觉得顺眼了不少,心想:这人若不是行为太过无耻,光看这气度倒也不差,难怪能骗到姐姐的芳心。

    这么想来,再看到特种大队这才排出了这么大的阵势,只怕给他们处罚不会轻了,张若青不由得又有点为林锋担心起来。

    林锋突然发现张若青正在盯着自己发呆,却不知道女孩平静外表下的复杂心思,不过既然看见了自然不可能继续面无表情,那也太过尴尬了,出于礼貌,他朝着她微微的笑了笑。

    这个混蛋!张若青急忙移开目光,俏脸一红,心中暗骂道:这个混蛋,果然是一个无耻之徒,大庭广众之下就想要撩我,你可是姐姐的男人啊,太无耻了!

    林锋若是知道只是一个微笑就让她的心中有了那么多的想法,肯定立刻就会站出来喊冤,老子对你们张家的女人没有半点兴趣好吗?我们是仇人好吗?张家注定要覆灭在我的手中,我又怎么会去撩你们家的女人呢?

    五分钟的时间,在林锋的莫名其妙和张若青的复杂情绪中悄然过去,贺明来到特种大队之后召开的第一次全大队扩大会议已经正式开始。

    由于决定下得比较仓促,关键大会的主题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如往常每次开会那样,拉一条阐明大会主题的横幅,所以与会的大部分官兵都并不知道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什么。

    林锋知道,张若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庞德兴等人自以为自己知道,面色自然各有不同。

    其他官兵看着主席台上面沉如水的大队长,和一脸迷惘的其他领导,他们的眼中更加迷惘了,迷惘中还带着一些恐惧,知道今天开这个会,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好事情。

    会议主持人是副大队长肖晟,这人年纪比贺明还要大一点,属于那种没有背景、没有学历、没有能力的三无人员,能升到今天的位置,完全是凭借着好人缘、好性格和老资格硬熬上来的。

    不过作为一个农村放牛娃出身的战士,能做到副大队长的位置,他已经很是满意了,平时见到任何人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平易近人得有些过分。

    但他的笑却是真笑,没有半点笑面虎的意思,心中自然也从来不憋着坏,在特种大队的官兵们看来,他就是大队的一个老兵,真正值得尊敬的人。

    以前和陆长风搭档了很多年,现在贺明来了,他依然还是副大队长,这是为了利用他在特种大队的声望,让贺明的工作更好开展。

    肖晟从来没有奢望过特种大队大队长的位置,所以对于空降来的贺明自然不会有什么怨念,很是尽职尽责的配合他的工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现在特种大队有一大半的人都已经接受了老大队长的离开,不再对贺明有抵触情绪,这和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不过,即便是肖晟这样一个老好人,现在站在台上也再也露不出往常的笑容,面色有些难看,台下的官兵们越发觉察出了事情的严重性,面色越发的凝重起来,仿佛整个会场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阴云,很是压抑。

    等各个部队清点人数汇报完毕,肖晟终于开口了,一开口便是石破天惊!

    “今天的会议,是宣布昨天晚上在驻地周边xx饭店发生的一起恶性的打架斗殴、扰民、损民事件相关人员的处罚,下面,我来通报一下事件的详情,三月二十一日晚九时许……”

    听到事件定性里面,除了打架斗殴之外还有扰民、损民这样的字眼,台下的官兵们虽然依然正襟危坐,可是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滔天的狂澜。

    在龙国的部队尤其是特种部队中,打架斗殴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一旦涉及道扰民、伤民、损民这样的字眼,那绝对就是天大的事情,处理的结果肯定不会轻,最好的结果就是提前退役,弄不好还会直接开除军籍,交由地方司法机构处理。

    肖晟沉声将事件的经过说完,看了主席台上的警察局长一眼,警察局长微微点头,示意他说的没有错,事情就是这样的。

    肖晟继续道:“下面由大队长贺明同志发言,并且宣读大队领导层研究决定的,对相关事件责任人的处罚方案。”

    在这种时候,自然不会有人不合事宜的鼓掌,因为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现场一片肃穆,气氛凝重依旧。

    听完肖晟对于事件的讲述,庞德兴等人的脸上就出现了恐惧的神情,因为他所说的是事件的真实经过,而不是他们加工后的事件,照台上说的,在这个事件中,他们才是扰民、损民的罪魁祸首。

    其他特种大队的官兵投向他们几人的目光也都带着同情之色,今天这么大的阵势,他们三人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

    庞德兴三人包括他们的手下,身体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想要自辩几句,但是他们站在台下根本没有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大队长贺明说话了,语气很是沉痛:“同志们、战友们,我来到特种大队的时间不算长,但是来之前我其实就已经很是向往特种大队,因为我知道你们是军区的尖刀,是西南最精锐的队伍,我以你们为荣!”虽然还是没有人鼓掌,但是已经有不少官兵露出了骄傲的神情,为他们是特种部队的一员而骄傲。

    “来了之后,我也体会到了大家的热情和热血,看着大家在训练场上挥洒着比别的部队多得多的汗水,我很是欣慰。”

    说道这里,见官兵们的情绪有些起来了,贺明话锋一转道:“但是,有很多其他的部队,包括我以前任职的125师,很多官兵都说特种大队强是强,只是太没有纪律性,太有个性了,特种大队的兵没有一个老实的,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兵……”

    说到这里的时候,特种大队的大部分官兵都露出了不屑和愤怒的表情,其他的部队各方面素质都不是特种大队的对手,也就只有在纪律方面诟病一下。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只要能杀敌的兵就是好兵,他们守纪律,他们厉害,但是他们杀的敌人有我们特种大队多吗?他们牺牲的战士有我们特种大队多吗?”

    说到这里,贺明顿了顿,做出一个倾听的姿势,官兵们响起自己在边境内外与无数敌对武装、犯罪分子进行的战斗,想起在战斗中牺牲或者重伤致残只能黯然退役的战友,全都声嘶力竭的喊道:“没有!”

    巨大的声音,仿佛要将屋顶冲开,要将头顶的阴云冲散,要让那些诟病特种大队的人统统闭嘴!这声音里包含着很多复杂的情绪,有自豪、有悲伤、有愤怒、有感怀、有追忆、有……

    听着这道直冲霄汉的声音,就连一贯对当兵的不怎么感冒的张若青都禁不住微微动容,因为她听出了这道声音中饱含的情绪,知道发出这道声音的人都是可敬的。

    听完官兵们铿锵有力的回答,贺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别人可以不理解你们,但是作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我必须要理解你们。我们有荣誉有功劳也有最好的待遇,但是我们也参加了无数的战斗,有着无数的牺牲,我们见过血杀过人更是看到过无数战友鲜活的生命就在我们身边消逝。”

    “这样的我们,有权利得到比别人更好的待遇,有权利适当的发泄一下我们的情绪!打个架算什么?特种部队的兵,有哪个人会怕打架,战都打了我们还怕打架吗?连打架都怂包的人,有资格做我们特种大队的人吗?”

    说道这里,贺明再次停顿了一下,情绪激昂的官兵们好不犹豫的大呼道:“没资格!”

    庞德兴、刀狼、枪狼三人却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妙,脸上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昨天跟着他们去大队部讨公道的几个绷带还没有解开的战士,此刻已经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满是悔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