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1章:讨公道
    “……啊--,你要干什么?无耻、淫贼!”

    张若青的尖叫声刺破云天,荡气回肠,惊动了警察局里连同局长在内的所有人。

    局长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张若青是什么身份?张家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啊,要是在自己的局里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带着属下风风火火的赶到事发地点,局长只看到张若青被双手双脚反绑在身后,头发衣裳凌乱,眼珠子通红的盯着通道的方向,就像一只择人而噬的小兽,煞是恐怖。

    局长紧张得浑身一哆嗦,颤声道:“怎么了这是?有事儿没有啊?这是谁干的?”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就想要给张若青松绑,正看到张若青看死人一般的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心中一紧便知道有些不合适,干笑两声才对随行的一个女警务人员道:“快,还不快给张警官松绑!”

    不说张若青在警察局里暴跳如雷,有多少男同胞会遭受池鱼之秧,只说林锋强势的将张若青绑在了拘留室的硬板床上之后,便立刻离开警局,一路马不停蹄赶回了特种大队。

    张若青针对的本来就只是林锋一个人,特种大队的其他人早就已经回来了,就算是涉险危害公共安全的庞德兴等人,在承诺赔偿之后,也已经被放了回来,好在他们并不知道林锋比他们在警局呆的时间还要久,不然他们说不定还会找人在回营区的路上堵林锋。

    龙狼小队的队员们回来之后,没有见到林锋,心中感觉有些不妙,回到警局去要人,却被告知林锋已经被放了,他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众人半信半疑,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悻悻的回到营区等待消息。

    好在他们并没有等太久,林锋便回到了特种大队,众人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林锋便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许阿多难以置信的道:“你说那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那么坏呢?都不说实话?”

    林锋拍了拍许阿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阿多啊,对你来说,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坏人啊!”

    许阿多挠了挠头道:“没有啊,我觉得大家待我都不错,都是好人啊!”

    龙狼小队的众人一起大笑了起来,令得许阿多很是困惑:“我说错什么话了么?”

    “没有,你说的都对!”林锋笑道。

    薛飞有些担心的道:“狼牙,那张若青毕竟是营长的妹妹,你这么对她,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林锋摇头苦笑道:“不然呢,你让我怎么办,不用点特殊手段,她也不会让我走。”

    从特务营过来的几个人,心中其实还是有些同情张若素,但是林锋已经将自己和张家的恩怨说给他们听过,所以不论心情多么复杂,也只能唏嘘一番罢了。

    林锋回来已经是下半夜了,众人随便聊了几句,便各自回房,洗刷睡觉了,对于晚上的打架风波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他们是没怎么放在心上,可是吃了大亏的庞德兴、刀狼、枪狼三人却不能不放在心上,除了身体上被林锋揍出的伤之外,他们还肉痛于赔给饭店老板的五十五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相当于三人一年的积蓄了。

    关键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还没有达成狠狠揍林锋一顿出口气的目的,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是蚀了一仓米!

    所以三人心中的怒气越发郁结于心,整晚翻来覆去没有睡一个好觉,第二天一早,庞德兴顶着两个黑眼圈就跑到大队部等着,准备哭诉林锋殴打纠察队,暴力抗法的罪名。

    贺明来得并不晚,几十年的军旅生涯,早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六点起床,起点钟的时候他便已经来到了特种部队的大队部,准备处理一天的军务。

    然而对于五点钟就已经等在大队部门前的庞德兴来说,他来得还是太晚了,勉强敬了一个军礼,庞德兴哭丧着脸将昨天晚上林锋和龙狼小队聚众饮酒,还不服劝诫当场殴打纠察人员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贺明皱着眉头听他说完,心里却是有些好笑,心想老子虽然是刚来上任,但是特种大队的兵是什么德行难道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聚会喝个小酒这样的事情,也需要上纲上线了?明明是你自己想要打压龙狼小队却没有能力,这才倒了大霉,还想要我给你出头,做梦吧你,要知道林锋和龙狼小队那可是我的嫡系!

    有些想法,想想可以,做也可以,就是不能直接说出来,贺明自然是深谙此道,所以略微沉吟了片刻,这才出言安抚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训斥龙狼小队,给你一个交代的,你回去吧!”

    庞德兴自然知道这是敷衍他的话,只要自己离开,这件事情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己的打就算是白挨了,于是梗着脖子道:“师长,纠察队的兄弟们可都等着我给他们带一个说法回去呢,您要是不处分狼牙,我怕兄弟们不服、寒心啊!这样一来以后的纠察工作可就没有办法开展了。”

    贺明心中有些恼怒这人的不知进退,居然拿工作来要挟自己,不由眉头一立,本来一副笑菩萨的面孔,顿时变成了怒目金刚:“胡闹,工作是工作,怎么会因为一件小事就开展不了,你要是没有能力带着纠察队开展工作,那我就换一个有能里的人来。”

    庞德兴心中一凉,知道贺明这是铁了心要保龙狼小队,自己在这里肯定是讨不到什么公道了,再要坚持的话,说不定新任的大队长把自己给撤了都有可能。

    想到这些,庞德兴只得垂头丧气的准备说一些软话算了,话还没有说出口,眼睛却是看到刀狼和枪狼,带着十几个受了重伤的兄弟,出现在了大队部的门口,庞德兴心中一喜,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贺明看到刀狼和枪狼小队的十几个打着绷带的伤员,心中也是“咯噔”一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刚刚上任,要是发生了什么无法控制的大事,自己的工作开展起来也会十分的困难。

    “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成这样了?”贺明皱着眉头问道。

    枪狼和刀狼眼神交流了一下,便由枪狼开口说道:“师长,我们昨天看到龙狼小队的人暴力抗法殴打纠察队,处于义愤,就上前阻止,哪里想到他们一点道理都不讲,二话不说就把我们这些人给打了一顿,尤其是刀狼,肋骨都断了三根。”

    贺明一听居然还是这事,心中越发的恼火起来,心中对林锋也有些埋怨,心想你想要立威。把纠察队的人打一顿就算了,干嘛还把其他两个小队给打成这样?

    再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开口说道:“不对啊,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龙狼小队不是一共只有八个人吗?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就能被他们给打了?”

    贺明这么一问,枪狼等人脸上都是一红,他们可不是被龙狼小队的七八个人打的,他们明明就是被林锋一个人打的啊,能不惭愧吗?

    还是庞德兴脸皮要厚一点,低声开口道:“属下无能,龙狼小队的人太凶残了,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么说来,你们也是来找我要个公道的?”贺明颇为玩味的问道。

    本来以特种大队这些兵的脾气,就算打架打输了,也不会哭着喊着求上级给公道,因为那是自己无能的表现,不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憋屈了,他们不是真的打不过龙狼小队那么几个人,全都是被林锋的毫无下限的应对给坑了,他们咽不下这口气。

    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枪狼开口道:“是,大队长,我们认为龙狼小队,尤其是狼牙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害群之马,不应该再留在我们特种大队。”

    “呵呵!”贺明冷笑了两声,眼中很是失望,心中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既然你们现在连特种大队最看中的面皮都不顾了,也就没有资格再呆在特种大队了。

    “行了,你们回去吧,今天下午,我会召开全大队的扩大会议,到时候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贺明沉着脸说道。

    “谢谢大队长!”三人心中大喜,以为贺明真的承受不住压力,要拿林锋和龙狼小队开刀,很是兴奋的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看着这些人离开的背影,贺明沉着脸对自己的勤务兵说道:“去龙狼小队把林锋那小子给我叫过来。”

    虽然昨天喝了不少酒,但是凌晨五点的时候,林锋还是吹着哨子,毫不留情的将队员们从被窝里叫了出来。

    不过除了薛飞和鬼狼之外,其他人都是磨磨蹭蹭的,半天才穿着歪歪斜斜的衣服,吊儿郎当的晃到营房门前广场上的集合点,爆狼嘴里还抱怨道:“狼牙,龙狼小队可没有早操的习惯,你这也太早了吧?大家都还没有睡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