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0章:拘留室得故事
    张若青出去之后便没有再进来,直到许久之后,才有两个年轻的警察走进审讯室,叫林锋跟他们离开。

    感觉他们的神情有些不对,林锋开口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其中一个警察有些不耐烦的道:“张警官说了,你不配合我们的调查,要把你关到拘留室去。”

    我又没有犯事情,把我关到拘留室有什么用?明早师长知道这些事情之后,我看还有谁敢关我。林锋心中有疑问,却也知道这两个年轻警察什么都不知道,问他们也不会有答案,干脆十分配合的跟着他们去了拘留室,就当是警察局一日游了。

    拘留室里的灯光很是昏暗,林锋进来之前已经有七八个人被关在里面了,见来了新人,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

    林锋微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便找了一个位置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等送他进来的警察走了,这里的几个犯人都站了起来,围到了林锋的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们要干什么?”林锋抬头问道,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们要教训你!”犯人中的一个强壮的犯人,开口说道,没有原因没有道理,就是要教训你。

    林锋并没有生气,因为犯不着,但是不生气不代表就不会给这些人一个教训。

    突然暴起的林锋,十分轻松的就将拘留室里的八个人全部都踩在了脚下,一个长相颇为清秀,不想的犯人的年轻人叫道:“我没有要打你啊,你踩着我做什么?”

    林锋冷冷一笑:“呵呵,若不是你,这些人敢打我的主意吗?说,你到底是谁?”

    那人挣扎着惊恐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锋踩在他背上的脚使了点儿劲,那人便疼得龇牙咧嘴,有些受不了了,立刻求饶道:“轻点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我是局里的警察,名叫顾立信。”

    林锋心中一动,原来是顾家的人,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不过这家伙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和顾军兄弟的恩怨。

    “说,谁指使你来的?”林锋冷声问道。

    “没有人指使,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自己出的主意。”顾立信兀自狡辩道。

    林锋脚下使劲,将他的肋骨挤压得“格格”直响,仿佛马上就要崩断一般:“不说实话是吧?那就准备被我踩死吧!”

    “啊!松脚啊,我是顾家的人,你要是敢杀我,顾家饶不了你!”那人骨头倒是有些硬朗,还是不肯松口。

    林锋的脚终于停下了,他蹲了下来,很是随意的说道:“顾家的人是吗?不过我看你混得不怎么样啊!对了,你大概认识顾军和顾兵两兄弟吧?我跟你说啊,这两个人我都不怕,我会怕你?”

    “你……你……你胡说,你一个小小的少校,敢得罪军哥和兵哥!”顾立信眼中已经有了恐惧之色,但是依然嘴硬。

    “信不信由你,如果你有命出去的话,可以打个电话问一问顾兵,我到底有没有揍过他。”说完林锋再次扬起拳头,一拳闷在了顾立信的鼻子上。

    这一拳打的不算重,林锋手下留了一点情面,没有打断他的鼻梁骨,只是让他流了一些鼻血而已。

    但是作为一个二世祖,从小爹妈都不舍得打的人,哪里流过血受过伤,一看滴落在自己胸前的鲜血,顿时像杀猪一样的哭号起来:“啊,我流血啦,我要死了,你……你别杀我,我说,我什么都说,是张若青,是张若青要教训你,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也没想栽赃你啊,只是想要教训你一下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别再打了。”

    林锋眉头微蹙,知道自己猜的果然没错,那个小女警原来叫做张若青,那就肯定是张若素的妹妹了,只是从来没有听她说过,她还有一个妹妹的呀!

    “放心吧,流点血有益身心健康,死不了!”林锋丢下一句话之后,自顾自的躺到拘留室里唯一的一张床上,虽然有点不舒服,不过今天晚上在饭店打架的时候,他也很是出了一些力气,这时候感觉身上有些酸痛,有张床躺着休息一下,总比没有强。

    其他人早被他惊呆了,一个个都挤在离他最远的角落里,哪里还敢靠近他一点,林锋瞅了他们一眼,对一个肌肉还算壮实的人说道:“过来,帮我按摩一下。”

    ……

    张若青很是耐心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心中脑补着林锋在狭窄的拘留室里被八个大汉揍的鼻青脸肿的画面,心中颇为开怀,暗道:姐姐,你不舍得动那个负心汉,那就由我来给你出气。

    半个小时过去,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张若青也怕闹出人命,立刻拿着钥匙,将拘留室的门打开,想看看林锋现在怎么样了,该是如何凄惨的模样,暗道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但是打开门一看,她差点没被面前的景象给气晕过去,林锋正翘着二郎腿躺在硬板床上,身边围了五六个人,正在殷勤的给他做着按摩。

    在离他极为遥远的一个角落中,顾立信脸上胸口全都是鲜血,十分凄惨而且惊惶的看着林锋,眼中全是深深的恐惧。

    看到门被打开,顾立信顿时来了精神,猛的跳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一边冲一边喊道:“我要去医院,我要看医生,我流了好多血,我快要死了!”

    林锋正躺在床上一边按摩一边闭目养神,被顾立信的狼嚎吵醒了,不由得皱眉坐了起来,探头叹道:“可怜的孩子,不会是精神出问题了吧?不就是出点血,至于吗?”

    “林锋!你到底做了什么?在拘留室里你还不老实?”张若青冲到他的面前,厉声喝问道。

    林锋盯着她的大眼睛,寸步不让的说道:“老实?张若青警官,请问我应该怎么样老实?老老实实的让你指使的假冒嫌犯狠狠的打一顿,给你姐姐出气?”

    张若青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心中暗恨那个顾立信真是没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口中却是理直气壮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要教训你这个负心汉一顿,姐姐多么清高的一个人,怎么就会喜欢上你这么一个垃圾。居然敢玩弄我姐的感情,你还好碰到的是我,要是让我哥知道,肯定会枪毙了你。”

    林锋想起当初被张行拿枪指着头的时候,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却无比的寒冷:“张行吗?我倒是很想再会会他!”

    闻道之后,林锋正式的晋入一流高手的行列,他也明白了当初张行表现出来的实力,也同样是一流高手,当时他确实不是对手,但是现在却已经有了一拼之力。

    “真是不知死活!”张若青鄙夷的说道,她绝不认为林锋会是自己大哥的对手。

    林锋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嘲笑着问道:“你不是说当兵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吗?那你大哥和姐姐又算什么东西?”

    张若青怒道:“你胡说什么,我大哥和我姐不是东西……不对,你敢耍我!”

    张若青发现自己中了林锋的语言陷阱,再也压抑不住暴躁的脾气,哪里管得了其他,飞起一脚就向林锋踢了过去,居然很是凌厉。

    可惜她终究还只是二流的高手,连闻道之前的林锋都打不过,更别说现在的他了,林锋只是轻轻的伸手一抓。

    就像是在水中抓鱼、树上抓鸟,说不出的轻松随意,但是却正好就抓住了张若青的纤纤玉足。

    张若青没有穿高跟鞋,但是腿却已经足够长,可惜现在不是夏天,不然穿着黑丝的长腿不知道有多么诱人。

    一只脚被林锋捏住,张若青顿时有些站立不稳,林锋微微使劲一扯,她便不由自主的倒在了那张硬板床上。

    倒在床上之后,张若青依然不老实,刚才只有一只脚可以用,现在躺在床上了,自然就两只脚都可以用了,她的另一只脚再一次踢向林锋的太阳穴。

    林锋根本没有理会这力道十足夹带着呼呼风声的一脚,只是将抓着张若青一只脚的那只手用力一扭,张若青的攻击顿时便化为了无形,整个人被自己的一只脚带着翻滚了一百八十度,本来是仰躺的,现在变成了趴在床上,本来凌厉的一脚,只能胡乱的蹬了一下空气。

    正在她准备再次调整一下姿势,好揣上林锋一脚的时候,她唯一能动的那只脚居然也被林锋抓在了手上,而且抓到之后,林锋将她的鞋子脱了,然后将两只脚并在一起,向后弯曲提到了腰上,整个人呈现了一种十分屈辱的向后弯的c形姿势。

    踢也踢不到人,手也够到林锋,张若青快要气疯了,只能大声骂道:“林锋,你这个混蛋,你欺负完我姐姐,又来欺负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啊——,你要干什么?无耻、淫贼!”

    张若青忽然尖声惊叫起来,声音比之前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整个警局都听到了她的声音,拘留室里面的冒牌嫌犯们更是惊骇莫名,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心想这个当兵的胆子也太大了,他难道真的敢这么对待张家的小姐……

    再看林锋,他的手已经探到了张若青的腰间,很是粗暴的将张若青那一条细细的腰带扯了下来,这也是张若青惊声尖叫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