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9章:张若青
    枪声响起的方向是走廊的出口,从外面进来的客人,都要从那里经过,众人的目光转过去便看到一个满面寒霜穿着警服的女人,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们,手中的警用小口径手枪直指天花,枪口还在袅袅的冒着青烟。

    说是女人,其实有些不贴切,确切的说,那还是一个女孩,充其量就是一个少女,十七八的年纪长得极为青稚,虽然青稚但绝不单纯,女孩的眉眼间有一股凛冽的意味,居然像是见惯了凶徒的老警察一般。

    “打,接着打啊,还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们到底是当兵的还是土匪流氓?”女孩寒着脸撇着小嘴,一副看着一滩烂泥的表情说道。

    “我说小妞,你看清楚了,老子是特种大队的兵,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管!”有个老兵油子看了眼女孩,调笑着说道。

    女孩面不改色,只是将手中手枪的枪口转了个方向,对准那人的额头道:“特种大队的怎么了?一枪打到你的脑袋上,你不一样要开瓢。要打战去战场上打,我佩服你们、敬重你们,要是敢在老娘的地盘上撒野,别怪我的手中的枪不认人。”

    被枪一指,那个老兵顿时不淡定了,死他倒是不怕,但是要是因为打架,而死在一个小女警的手中,那可就有点太不光彩了:“你别乱来啊!小心枪走火。”

    庞德兴到底是纠察队的队长,对于法律法规要懂得多一点,他上前对那个女孩道:“警官,我们是特种大队的人,我们打的人也是特种大队的,这是我们部队自己的事情,你没有权利插手。”

    女孩仔细的看了看他们的臂章,发现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她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因为她看到了躲在最里面,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戴着一副大眼镜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傅雪。

    不过部队内部的事情,只要没有牵涉到普通百姓,按照规定,她们警察确实没有权利去管,不过看到倒塌的走廊隔墙,女孩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她指着那隔墙道:“那这是怎么回事?这墙不是你们部队的吧?这地儿不是你们部队的吧?你们推到了老百姓家的墙,就有可能伤害到路过的百姓,你们现在已经危害到了公共安全,必须跟我回局里接受调查。”

    “我说小丫头片子,你……嘶!”刀狼本来还想说几句狠话吓吓这个小女警,哪里想到人家的枪口立刻就转了过来,同时二话不说一脚踹了上去。

    照说这一脚踹得并不算重,可是架不住刀郎有伤在身,本就断开的肋骨,再次错开了一下,那滋味绝对不是酸爽二字可以形容的,刀狼再皮实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哪里还有精神说什么狠话?

    “都给我把手举起来,不然我可真开枪了。”女孩厉声说道。

    林锋第一个把手举了起来,配合警察调查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情,要是被这个刚成学校毕业的小女警给误伤了,那才丢人呢!

    林锋一边举手一边说道:“警察同志啊,您一定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啊,我们是受害者,拆墙打人都是他们干的,我们只是正当防卫。”

    “哼!当兵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我才懒得管不了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回局里调查完了之后,你们想打回自己营地打去。”小女警冷哼一声,很是强势的说道。

    林锋没想到这个女孩对于军人的怨念居然那么深,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干脆什么都不说,只是示意兄弟们老实一点,不要触这个小女警的霉头。

    龙狼小队的人老实的举起手,小女警的枪自然就指向了其他人,庞德兴、刀郎和枪狼知道今天这架是打不成了,想到之前还答应要赔偿饭店老板五十五万的巨款,差点没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不过到底是特种兵出身,意志足够坚韧,总算还是挺过来了,很是屈辱的举起了手,被小女警押着往警局去了。

    ……

    “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队的?”小女警坐在林锋面前的审讯桌上,很是随意的问道。

    “林锋,特种大队龙狼小队队长!”林锋老老实实的回答道,生怕因为某种原因,触怒了面前这个有些喜怒无常的小女警。

    “林锋!你就是林锋?”没想到本来只是走走过场的小女警,听到林锋的名字之后,眼睛骤然亮了起来,很是大声的问道。

    “对啊,我就是林锋,怎么,你认识我?”林锋再次看了小女警一眼,虽然看起来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但他可以十分肯定的确认,自己绝对不认识面前这个女孩。

    小女警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很高兴的自语道:“好啊,林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哈哈哈……”

    林锋被她吓了一跳,从来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女孩能发出这么豪迈的笑声,不过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善呐!

    林锋要是知道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大概就知道她的笑声里为什么有那些不善的意味在里面了,女孩名叫张若青,正是张行和张若素的亲妹妹。

    张若素的事情她也是刚知道,早就想要到特务营去找那个叫林锋的混蛋出来好好的教训一顿,想不到居然就在这里被她给碰上了,而且还被带回了局里,简直就是天赐的机会啊!

    张若青一边暗自高兴,一边在心中想着怎么才能利用职权教训一下这个可恨的负心汉。可是她想了半天,才悲哀的发现,自己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按照他们的供述来看,似乎和林锋他们真没有什么关系,那么按照规定自己岂不是得把这家伙放了?

    不行,绝对不行!张若青心中打定了主意,当然不会再和林锋说一句话,板着脸走出了审讯室将他一个人丢在了里面。

    “喂,什么意思啊?有什么话就问啊,问完好放我们回去啊,今天的事情真的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林锋大声的喊道,换来的只是张若青的一个白眼。

    张若青出去,是去找警察局里的一位前辈,这人以前和她的关系很是一般,因为她看不惯那人老是动用一些违规的手段,对付难对付的嫌犯,但是今天她却要好好的请教一番,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嫌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过了一会儿,张若青去而复返,进来之后脸上的霜意更浓,看着她青稚却布满寒霜的脸,林锋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顿时心中一惊:不会这么巧吧?

    “我怀疑你跟一个月前的一宗杀人抛尸案有关……”张若青一进来,二话不说就给林锋安了一个杀人抛尸的罪名,然后便要求他招供。

    其实要求林锋招供不是她的目的,因为她知道林锋肯定不会承认,那么她就可以在审讯的过程中,来实验那些能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技能。

    “……说,人是不是你杀的?”张若青盯着林锋的眼睛,貌似十分严肃,心中却是在呐喊道:否认啊,咆哮啊,愤怒啊……然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叫你始乱终弃,叫你欺负我姐姐!

    “是,我招了,你说的那人叫什么来着……对……不管他叫什么,就是我杀的,好了,可以送我上法庭了吗?不会想把我秘密处决了吧?”林锋冷冷的说道,居然真的承认了强加在自己身上的罪名。

    “你说慌!”张若青不淡定了,她猛的将手撑在桌面上,厉声说道:“这件事情根本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为什么要承认?”

    林锋微微一笑,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椅子背上,好整似暇的道:“是吗?既然你都知道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还要来问我呢?”

    张若青愣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对方玩弄了,心中更是恼怒,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这从林锋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女孩是谁,那么自然便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自己出去,既然如此,何不省点力气,等着和她斗法。

    张若青一出去,哪位警局的前辈就讨好的开口问道:“怎么样?招了吗?”

    “招了!”张若青皱着眉头说道。

    “招了?”那人也是愣了一下,居他所知这些部队里出来的人可都是硬骨头,明摆着嫁祸给他的罪名,怎么会这么快就招了?既然招了,张若青又为什么不高兴?

    “究竟怎么了?既然招了,你为什么不高兴呢?”那人关心的问道。

    张若青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还是说道:“我只是想找个借口收拾他一下,又不是真的要嫁祸他。哪里想到根本还没有用刑呢,他就招了!这算什么?屈打成招都不算!”

    那人眼珠一转道:“如果你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我倒是有个注意……”

    那人在张若青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听得张若青连连点头,最后抬头问道:“真的可以吗?不过听说特种部队的人都很能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放心,我多带几个人,亲自去,保管没有什么问题!”那人拍着胸脯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