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8章:群殴
    包间的门只有那么大,最多一次冲进去两个人,林锋往门口那么一站,顿时便有了一夫当关的意思,不管是谁冲进去,都只有被踹出去的份,就算是枪狼也不例外。

    试了几次,外面的那些人也没有达成他们群殴的战略意图,反而再次被林锋踢伤了几个人。

    还有不服的兄弟想要冲进去,却被枪狼拦住:“别冲了,再多受伤几个,他们就该冲出来了。”

    众人唬了一跳,再看自己身边倒下的兄弟,还能再战的果然只剩下三十几个了。

    “林锋,你这样有什么意思?有种你就出来跟我们打?”庞德兴开始用激将法。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在外面单挑?”林锋似笑非笑的问道。

    “谁特么跟你单挑,出来我们群殴你!”枪狼怒声说道。

    “傻x,老子凭什么要出去被你们群殴,换你你出去呀?”林锋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有种你就出来,看我们不揍死你!”

    “有种你们就进来,看老子不揍死你们!”

    “……”

    双方谁也不愿意“进步”,眼看着庞德兴等人气势汹汹的复仇行动已经演变成了可笑的隔门对骂,他们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门里面得意的林锋,枪狼真是恨不得回营区把枪拿来,对着他一顿突突。当然,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想想,打架在部队属于正常,只要不致死致残,最多也就一个处分的事情,如果谁真的敢动枪,那可是形同叛国的大罪,就算特种兵不怕死,到底还是怕影响死后的名声。

    一个刀狼小队的战士,恼怒之下,一拳打在走廊的墙上,就听“砰”的一声,墙上陷下去一个洞,倒不是这人武功高强力气太大拳头太硬,而是因为这饭店包间和走廊的隔墙本来就只是木方石膏板封起来的,没有土石结构的结实。

    那个战士愣了一下,心想真的倒霉,不知道一会要赔给饭店老板多少钱才够修墙的。

    枪狼却是眼睛一亮,大声道:“继续,大家都一起用力,把墙给老子拆了。”

    林锋一听,顿觉不好,若是这些人真的把墙拆了,一股脑儿的冲进来,自己能不能应付得过来不说,其他七个人只怕要吃个大亏。

    他急忙说道:“你们别激动啊,打架就打架,怎么能拆墙呢?你们这是严重的扰民知道吗?会影响边境军民关系的知道吗?”

    “嘿嘿!”枪狼怪笑道:“扰个锤子,只要把你们给揍了,老子甘愿赔钱。兄弟们给老子拆!”

    刚才因为林锋的话有些迟疑的战士们,顿时又来了精神,一齐抬脚对着隔墙猛踹。

    这一踹不要紧,整个饭店都颤了起来,见惯了士兵打架的老板也坐不住了,从看热闹的模式切换了过来,愤怒的说道:“我说当兵的,你们打架不管不着,可不能把我的房子拆了呀,你们这么干,我怎么做生意?”

    老板见惯了当兵的,自然不会怕他们,龙**纪极为的严格,尤其是军民关系的维护上,就算是最野的特种兵,自己内部打架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恶意伤害百姓,那可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肯定是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

    所以面对老板的愤怒的质问,枪狼也不得不陪着笑脸道:“对不起老板,你放心,这次给您造成的损失我双倍的陪给您,回头您给我一张账单就可以了。”

    那老板看了一眼他的臂章,发现是特种大队的人,便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这些人都是有钱的金主,赔点钱还真不算什么,于是开口道:“你可要想清楚,我这里一天的流水有好几万,你这墙一拆,我停业装修的钱,和这些天生意的损失,你可得全赔。”

    枪狼很是耐烦的道:“到底要多少钱?”

    那老板很是认真的算了算,才道:“我也不要你翻倍赔给我,装修大概要五万块,十天的流水大约五十万,一共五十五万,你们要是愿意赔,那就随便你们打,怎么拆都行;要不是不愿意赔,我可是要告到司令大人那里去的。

    枪狼愣了一下,心中暗道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吧,五十五万,就算我们能凑出来,也特么的有些肉痛啊!

    不过想法只是转念的间的事情,现在自己等人吃了这么大的亏,要是不把龙狼小队的这帮人教训一顿实在出不了胸中的一口恶气。

    就在他准备说自己来赔这五十五万的时候,庞德兴开口了:“兄弟们不用顾虑,这钱由我来出。”

    “哪能你一个人出,我也出一半!”说话的是肋骨断了两根受伤严重的刀狼,如果说他之前是为了给庞德兴出气,现在就是真的对他有十足的恨意了。

    枪狼也不好意思不说话了,开口道:“我们三人一人出三分之一,其实也没有多少,总不能让兄弟们出钱。还愣着干什么,把墙给我拆喽!”

    “好!”战士们兴奋的喊了一声,更加卖力的对着隔墙踹了起来。

    木头扎的墙壁,哪里禁得住这么踹,几十秒的功夫,这些人已经将隔墙踹得千疮百孔,眼看就要倒塌。

    “大家准备好,我要冲出去了。”林锋大喊一声,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外面的人被他这突然一冲,又再倒下了五六个人,能打的只剩下三十个左右。

    “狼牙出来了,先打他,哎哟!”一个枪狼小队的战士大喊的一声,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林锋一拳闷在了鼻梁上,鼻梁骨应身而断。

    鼻梁骨断了,算不得什么重伤,但绝对是受伤之后感觉最为酸爽的伤,不论你伤不伤心难不难过,都得眼泪鼻涕和鼻血一起流下来,短时间内再想要战斗,那是门儿都没有。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枪狼一马当先,带人呼啦啦的围了上来。

    人围了上来,拳脚自然也到,任林锋武功盖世,三头六臂,在这么狭窄的空间中十几只拳头和脚招呼过来,他也不可能完全的挡住和躲过去,身上“砰!砰!砰!”的也不知道中了多少拳头,印上了多少脚印。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被外面那些大兵们踹得千疮百孔的那道隔墙突然倒了下来,奇怪的是,倒的方向不是包间里面,而是外面。

    原来在林锋冲出去之后,外面的人全都涌向林锋,没有再继续攻击隔墙,薛飞向众人使了个眼色,除了傅雪之外,其他人同时冲向墙壁,高高的跳起之后用肩膀顶在上面。

    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隔墙,在六人共同的撞击下,终于难堪重负轰然倒塌。

    石膏板的隔墙,倒是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过那么打一堵墙倒了,多少对走廊里挤着的那些战士们造成了一阵困扰,使得他们攻击林锋的动作慢了那么一丝。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林锋拳打脚踢,再次放倒三四个人,此刻除开被困在墙后,暂时不能行动的人之外,能动的也不过十来个人,在龙狼小队的队员们看来,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

    于是除了傅雪之外,其他六个人全都“嗷嗷”叫着冲了出去,很林锋站在了一处,对着那些人一顿猛打。

    狭路相逢勇者胜,那些人久攻林锋不下,又被墙壁的突然倒塌吓了一下,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斗志,被龙狼小队的几人一冲,顿时手脚都有点乱了起来,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围攻林锋还是应该分兵去对付龙狼小队的其他人。

    打架的时候,哪里容得了分神,就是这一犹豫的功夫,林锋骤然暴起,再次伤了对方三人。

    “不要乱,先打狼牙!”枪狼大声吼道,他一直都在围攻林锋的第一线战斗,此刻手下的人一乱,他感觉自己的压力大增,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步了刀狼的后尘。

    他这么一喊,十几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再次送给了林锋一波拳脚,有几下他没有躲过去,背部和腰腹部遭受重击,喉间一甜,从嘴角里溢出一丝鲜血,伤势有些沉重起来。

    龙狼小队的兄弟们一顿猛冲之下倒也伤了三四个人,可是刚才被压在隔墙下面的人已经掀开隔墙钻了出来,他们的压力同样不小,身上或多或少的开始受伤,再也无力去帮助林锋。

    眼看龙狼小队就要被淹没在刀郎、枪狼小队以及纠察队的人海之中。

    “砰!砰!砰!”三声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惘然扭头,看向声音响起的方向。

    这声音,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很熟悉,有些甚至熟悉到可以辨认出这中声音来自那种枪械。

    是的,就是枪声,正因为熟悉,所以他们都明白枪声的意义,知道枪声伴随的往往便是生与死的分际。

    我们只是想打个架而已,不是想分生死啊!这是所有人的心声,不论是处于下风的龙狼小队,还是毫不容易才占据了优势的刀枪纠察联军,他们都被枪声震住了,再不敢做出下一步的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