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9章:法庭风云
    法庭里面鸦雀无声,陆司令的决定可以说很草率,但是他有草率的资格,因为他是西南最有权势的人,尤其是在军队中,更是拥有着近乎君王的权利。

    一百多年前,龙国经过短暂的政局动荡和局部战争之后,由君主而入共和,无数的平民欢欣鼓舞,大声宣告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皇帝,人们不用再做奴隶。

    然而,无论是君主制还是共和制,人们发现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老百姓们并不是立刻就有了他们想象不到的权利,他们还是如以往那样生活着,该吃吃、该喝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因为说了也没有用,说的多了还会发生恐怖的查水表事件。

    改变还是有的,至少特权阶层对于平民的奴役不再那么直接而且血腥,奴役的方式由**奴役变成精神奴役。

    皇帝虽然没有了,但特权阶层依然存在,他们不再以某一个具体意志为呈现,而是将权利大而化之到整整的一个阶层,这样所表现出来的就不再像帝国时代那般的明显,便于统御万民。

    但是皇帝其实依然存在,就像陆司令,在龙国西南,只要他愿意,他说的话就是圣旨,没有人能够违逆,因为他的手中有枪。

    法庭里大部分人,其实也都属于特权阶层,他们对于陆司令的权威没有丝毫的怀疑。

    怀疑的人也有,但是他们怀疑的不是陆司令说出这样的话合不合规矩和法律,而是怀疑与这位威严的老者,能不能真的可以做到这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最先站出来的不是那些特权阶层,因为他们都知道陆长风也是陆家的人,是陆司令的子侄辈,说到底这件事情是陆司令的家务事,谁敢断陆家的家务事?

    所以最先站出来的,是一个刚毕业没有多久的平民子弟,才来到西南军区的军事法庭工作没有多久,是一个最低级的审判人员,一个完全凑数的存在,就比如在刚刚进行审判之前,不论她多么慷慨的陈述自己的意见,**官甚至连和她说一句话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偶尔瞟向她的目光中,充满着厌恶和玩味。

    厌恶,是因为她的不自量力;玩味,是因为她是一个面容姣好,身材极为火爆的女子。

    谷青桃的身材十分火爆,和她的脾气一样的火爆,脾气火爆的人,一般胆子都比较大。

    陆司令站出来之前,她满腔都是愤怒的火焰,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这个案件以如此龌蹉而且荒谬的方式审结的话,她下庭之后立刻辞职,即便是回家种田,也比在如此肮脏的地方工作要强。

    陆司令说了那些话之后,她的满腔怒火都化成了勇气,极为鄙视的看着**官和陆长风或黯然或愤怒的离去,看着同僚们患得患失不敢言语,她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走上了**官的位置。

    谷青桃对着陆司令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很是坚定的说道:“报告司令,我想我可以审好这个案子。”

    陆司令欣赏的看了**官席上年轻的审判员一眼,微笑点头道:“好,你现在就是**官,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是!”谷青桃再次敬了个军礼,然后稳稳的坐到了**官的席位,也不询问其他审判员的意见,将原来哪位**官的判决结果撕成了碎片,然后亢声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宣判。

    “通过刚才的法庭审理,本法庭听取了被告人林锋、许安多……等人的供词、辩解以及最后陈述,公诉人提请出的诉讼请求,公诉人向法庭宣读出示了相关的证据材料,控辩双方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并在法庭辩论阶段充分阐述了各自的辩论意见,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认真评议,下面对本案进行宣判……”

    宣判词很工整,挑不出任何的问题,虽然宣读判词的人的身份本身就很有问题,但是陆司令让她说,那就也没有了问题。

    工整的宣判词,便意味着有很多的废话,这一点和先前那位**官的宣判是一样的,但是内容却是绝然不同。

    在谷青桃的宣判中,林锋等五人的罪名完全不成立,而且介于公诉人对于他们提起的公诉毫无道理可言,情节极其严重,造成的影响极其的恶劣,法庭将会对其提起诬告、扰乱法庭秩序……等数项公诉。

    “谷青桃,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她的宣判词刚刚说完,便有人怒而起身直斥其非!

    这人也是审判团的成员,资格比起谷青桃要高了不知道多少,尤其是和陆家关系匪浅,很有些人脉自然不会认为谷青桃在这里的权利比他要高。

    他资格再高终究不是陆司令,现在谷青桃坐的是本庭**官的位置,陆司令没有说话,那么她就是最大的,自然不会看这人的脸色,对着法庭的宪兵挥了挥手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这人咆哮法庭对本法官不敬,身为法务人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给我抓下去,按照军纪处分。”

    说完这些话,她才对着陆司令点了点头道:“报告司令,案子我已经审结了,不知道您满不满意?”

    陆司令很是欣赏的看了这个年轻的女法务人员一眼,点头道:“不错,我很满意,从今天起,你就是军区军事法庭的**官。其他人怎么说,你不用理会,我相信你的勇气。这是我孙女小琪,你们都是年轻人,多亲近亲近!”

    陆司令是真的很欣赏这个女法官,不是因为她交好的容颜,更不是因为她火爆的身材,只是因为她在处理这个案件时的勇敢和正义感。

    谷青桃早在陆司令发声之前,就在和**官抗争,只是因为没有力量,所以没有成功,并不是因为他发话之后见了风才使的舵,这些老人家都看在眼里。

    既然坚持正义的人没有力量,那我便给你力量!这就是上位者的智慧,自己上去把一切搞定,固然很是快意,也会被万众敬仰,但实际上没有太多的好处,以陆司令现在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那些虚名。

    而多一名能干敢干的年轻下属,不仅对他有好处,对他的未来的接班人同样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陆司令让谷青桃和陆小琪亲近,是对谷青桃的保护,有这层关系在,在军区的军事法庭里,便绝对没有人敢对这位年轻的**官刻意打压,至于其他幕后的龌蹉手段,就只能看她自己的能力了,如果应付不来,只能说明她的手段欠缺,空有勇气也难成大器。

    谷青桃虽然脾气有些火爆,却也是一个聪明人,怎么会不知道老人的好意,说了一声“休庭”之后,便和陆小琪一道,搀扶着老人离开法庭,送他上车之后,才有拉着并没有一起离开的陆小琪,去到自己的办公室一番长谈。

    至于说的是什么,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了,都是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子,说什么都有可能,其中言语自不足与外人道,不过三个小时之后,两人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了,若是两个男子只怕早就勾肩搭背了。

    最受伤的人,当属林锋,陆小琪和谷青桃进去之前和他打过招呼,要他等自己出来一起走。

    林锋自然不会拒绝,可哪里想到这货一进去就聊了两个多小时,虽然法庭里好茶好水招待着,到底还是等得有些心焦。

    三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即便眼前两个笑语嫣然的美女,美得各有千秋,林锋的眼神中也很能泛起惊艳的神采,只是一味的无神。

    眼无神,脸上自然很难有什么表情,不是刻意也会显得冷漠,于是谷青桃附在陆小琪的耳边取笑道:“小琪,你的男朋友很酷啊!”

    陆小琪俏脸微红,这才想起林锋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三个小时,顿时有些小小的心慌,小声道:“林锋,你等急了吧?”

    林锋微微一笑,却有些僵硬,说着“无妨”到底有些怨气。

    刚刚升级为陆小琪的闺蜜,谷青桃天然便有维护闺蜜的使命感,于是柳眉微挑,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身为男人,追求女孩子就应该主动一点,只是等了几个小时而已,你怎么就这幅表情?”

    林锋眉头一蹙,心想不是因为你,老子用得着这么苦逼的在外面等几个小时,若不是看在你之前在法庭上的表现,老子早冲进去把小琪带走了,你现在还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不给你点厉害瞧瞧,只怕过不了几天我家小琪就要被你带坏了。

    陆小琪见气氛有些紧张,也有些紧张起来,急忙说道:“青桃姐,你不要这么说嘛,让他等这么久总是我的错。林锋,你别生气,青桃姐就是这样的脾气,之前在法庭里还多亏了她呢……”

    林锋不等她继续介绍,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自然,很是彬彬有礼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林锋,我的资料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