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8章:司令的怒火
    “报告大队长,龙狼小队的队长是影狼,之前的作战计划都是他确认过的,我们只是执行命令。现在影狼已经牺牲了,总么算轻敌冒进的罪名也算不到我们的头上,更和狼牙没有关系。从他结过指挥权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带着我们撤退,再没有前进一步,我们一共四十六个人,最后只有我们四个回来了,充分证明了狼牙的能力,我觉得他有功无过,应该升任龙狼小队的队长。”

    爆狼没有老贱那么贱,平时也不怎么爱出风头,但他毕竟是个老兵油子,该说话的时候绝不含糊,便是面对大队长也依然侃侃而谈,让人无力反驳。

    “哼!是非功过,岂是你一个上士说是就是,终还是要在法庭上走上一遭。”陆长风脸色阴沉,却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因为这次任务是他安排的,最后只有林锋等四个人回来,如果他们四个人有功,那么罪过谁来担?

    最后为这次失败负责的只能是他陆长风,或者是龙狼小队的四个幸存者。

    在陆长风看来,不论真实情况如何,是不是如爆狼所说,官司一旦打到军事法庭上,一面是他这个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一面是四个普通的战士,究竟会怎么判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很多时候,结果不一定是正确的,但一定是各方最能够接受的,事情已经发生,应该考虑的是事后的利弊得失。

    爆狼虽然是老兵油子,虽然知道军队的惯例和成规,可是并不能站到更高的层面去思考问题,他觉得只要他们咬死不松口,军事法庭便肯定拿他们没有办法,因为道理在他们这边,老贱已经牺牲了,其他人便不需要再承担责任。

    “大队长,这有什么意义呢?不论怎么判,我们不是指挥者,无论是任务还是计划,都和我们没有关系。”爆狼说道。

    陆长风不想和爆狼将道理,因为讲不赢,那就不用讲,直接一挥手,对早就准备好的宪兵说道:“来人,将他们四个羁押起来,准备送到军事法庭接受审判。”

    虽然是羁押,但他们毕竟是伤员,所以羁押的地点便放在了军区医院里一个单独的病房里。

    陆长风从来没有怀疑过四人口供的真实性,所以也不用担心他们窜供,四人很幸运的被关在一间病房中,至少在羁押期间不用担心太寂寞了。

    “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为什么陆长风一定要将事情闹上军事法庭,对他有什么好处呢?”林锋蹙眉说道。

    “管他呢?”爆狼毫不在意的道:“捅到哪里,丢人的也是他自己,说到哪里我们也是有功无罪。”

    “你们说他会不会找关系诬告我们,然后屈打成招?”许阿多很是担心的说道。

    “我看你是阴谋论看多了,有被害妄想症。”鬼狼不屑的说道,他不相信陆长风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影响到军事法庭的判罚。

    林锋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头绪,摇了摇头道:“算了,别乱猜了,静观其变吧,现在你们专心养伤,老贱他们的仇,还等着咱们去报呢。”

    “代国的战都要打完了,我们看来是没有机会报仇了,那个叫蕾娜的娘们真是厉害啊,把昆布打得缩在洛秋城不敢出来,其他的几路军阀也是输的输、降的降,代国政府军眼看就要统一代国了。”爆狼挥舞着手中的报纸说道。

    林锋沉声说道:“我们的仇人,可不止是昆布,你们忘了杀死老贱的,可是雇佣军的人。”

    说着话,林锋用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张开翅膀的老鹰图案,继续道:“这是他们旗帜上的图案,我已经上网查过了,这样的旗子代表的是来自北米雇佣军团猎鹰。如果昆布不幸死了,那么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这个雇佣军团再也回不到米国去。”

    “我说怎么那么**,原来是老米的人。”鬼狼说道。

    “老米也是人,敢杀我们的战友,他们也得付出代价。”林锋冷声说道,有杀气隐现。

    ……一周之后,龙狼小队四人的伤势已无大碍,西南军区的军事法庭要开始审理关于他们轻敌冒进,导致任务失败,任务危险性上升,间接害死其他特种大队战友的案件。

    法庭之上很是威严,先是控方律师宣读起诉书,然后双方提供证据,慷慨陈词。无论是在那一个环节,龙狼小队的四人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旁听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认为他们四人最后肯定是无罪释放。

    但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当**官宣读最后的判决结果,宣布林锋四人罪名成立的时候,现场一片哗然,无论是他们本人,还是来现场观看的朋友,几乎都忍不住蹦了起来,大骂法庭的无耻。

    “我们要求上诉!”爆狼大声抗议道。

    “这里是西南军区的最高军事法院,我们定的案子,就算是中枢都没有资格改判。”**官冷冷的说道,,状极威严。

    “那你们就重新审理,这次的审判结果不作数。如果你们审不好,那就换一个人来审!”一个很是苍老的声音响起,却表现得比**官还要威严。

    **官心头一惊,只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很是熟悉,只是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听到过了。

    他抬头向法庭旁听席的最后一排看去,便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正在一个漂亮女子的搀扶下,缓缓的站了起来。

    **官再也坐不住了,猛的站了起来,颤声道:“老首长,您……您怎么来了?”

    听到**官的称呼,所有人都扭头向后看去,然后很多人和**官一样,惊骇的站了起来齐声惊呼道:“司令!”

    一个满头白发,看起来很不起眼的老者,从人群后方缓缓的站了起来。

    随着他的站起,本来的不起眼变成了醒目,然后瞩目,最后变成了夺目,仿佛他的身上亮起了万丈的光芒,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

    因为不能忽视,所以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老者的身上,从认识的人们和**官的称呼,所有人都知道,或者说是猜到了这个老者的身份。

    于是他们的眼中神情变得异常的复杂起来,有惊讶、不解、意外、惘然、疑惑、尊敬、畏惧……各种情绪不一而足,因为老者是龙国西南最有权势的人,西南军区一百多万军队的在掌控者,军区司令员陆明辉上将。

    陆司令今天穿的是便装,不然早就被别人发现了,他穿着一件看起来很是普通的青色长衫,雪白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神情看不出悲喜,只是一味平静。

    很多人站起来给老者敬礼,这里毕竟是军事法庭,来的人不多却大都是部队里的人,对于自己的最高首长,有着天然的尊敬。

    陆司令站起来之后,对着四下里挥了挥手,算是对他们的回应,然后才将目光投到了法庭的最高处,那里的人本来是这个法庭里最有权威的人,但是他在这里,那么他才是最权威的,因为那个人的权威本就来自于他。

    接触到陆上将看似平静的目光,**官却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他原来就是老者的部下,岂能看不出老者平静眼神深处藏着的愤怒。

    “老首长……”**官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有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很是为难。

    陆上将淡淡的道:“既然为难,那就不用为难了。”

    他说的话很含混,但是**官明白是什么意思,没有解释也没有分辨,他很是认真的给老首长敬了最后一个军礼,然后很是干脆的取下头上的军帽,肩章和领花,直接离开**官的位置,走出了军事法庭。

    “这……”**官离开,陪审团的人都很是吃惊而且畏惧,面面相觑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下放公诉人席位上的陆长风面色很是难看,转身对着老者说道:“大伯,何至于此?”

    “哼,你还好意思说?给我滚回去!”老人怒声说道,看来很是愤怒。

    陆长风也很愤怒,虽然没有掩饰,却也无法发泄,只能冷哼一声,起身离开法庭。整个西南军区,如果说还有不怕陆司令的人,那便只有他了。

    陆司令摇了摇头,他也拿陆长风没有办法,因为他是自己的侄儿,更因为他的父亲已经死了,而且跟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

    虽说,陆长风父亲的死是咎由自取,但是毕竟签署击杀命令的人是陆司令,是他亲自下令当年的龙狼小队击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不论对与错,陆司令对于陆长风都有些亏欠的心理,陆长风对他也很是怨恨,甚至怨恨的程度不在龙狼小队之下。

    既然怨恨,自然便谈不上尊敬,也绝不会害怕,陆长风只想报仇,但他的第一目标却是龙狼小队,因为他没有能力对陆司令复仇。

    **官走了,陆长风也走了,法庭里的人越发的惘然,面面相顾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陆司令再次开口了:“这几个年轻人很好,他们能回来,那就是军区的英雄,我绝不允许你们用莫须有的罪名,让英雄寒心,动摇我军的军心。所以,今天这个案子就要有一个结果,而且我也只认可一个结果……”

    老者的声音顿了顿,扫视了法庭上方的陪审团,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谁认为自己有能力审好这个案子,现在就坐到**官的位置上去,真审好了,就不用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