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7章:烈火柔情
    陆小琪性格爽冽,不拘小节,本就是林锋喜欢的类型,最初那一次与她的相遇相识,林锋的心中就已经埋下了她的影子,虽然青春懵懂,但是青涩少年的心中已经种下了喜欢的种子。

    正是因为她原因,林锋对于陈秀儿的各种明示暗示,都视而不见,即便是和张若素之间,也是因为造化弄人,有了太多的纠葛这才日久生情。

    唯有陆小琪,是林锋第一个有好感的女孩,即便到今天,那好感也没有一丝变淡,反而越来越强烈,他们之间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林锋和张若素在一起的时候,即便因为一些巧合而有了肌肤之亲,他也依然会理智的控制自己,不会想着更进一步的事情;可是和陆小琪在一起,即便只是几句随口而出的玩笑话,也能引起他的遐思。

    总之,看到陆小琪居然十分听话的退了出去,林锋心中其实很是后悔,进浴室洗澡都有点怅然若失,心里面老是出现陆小琪的身影。

    很快林锋的澡洗好了,披上浴袍,刚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了敲门声。

    “谁呀?”林锋问道。

    “我!”一个本应大大咧咧却刻意变得轻轻柔柔的声音响起,不是陆小琪还有谁。

    林锋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要将浴袍的腰带系起来,却发现自己只有一只手能动,操作起来有些困难,所以最终只是将浴袍的前襟往里拢了拢就算完事。

    “进来吧!”林锋惊了一下之后心中便是一喜,哪里还会将人拒之门外,立刻开门将她迎了进来。

    陆小琪进来的时候,手里面小心翼翼的拿着一个保温桶,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你拿的什么?”林锋好奇的问道。

    “吃的,你等会就知道了!”进了房间之后,她就在套间的厨房里找到碗筷,一边打开保温桶一边说道:“你一定没吃过,这可是扎卡湖的特产,扎卡大闸蟹。我跟你说……”

    陆小琪对于这食物有着非常大的热情,介绍得也极为仔细,如果不知道她的军长的女儿,或许林锋会认为她是大闸蟹饲养场的推销员。

    “……所以呢,既然来了代国来了扎卡湖,就一定要尝尝这扎卡湖大闸蟹的味道。”介绍完,他也已经将保温桶里热腾腾的烤大闸蟹放进拿出的盘子中,送到了林锋的面前。

    林锋没有拒绝,看着盘中裹着面粉炸成金黄色,拳头大小的螃蟹,也是食欲大涨,说了声:“谢谢!”便拿起一只螃蟹品尝起来。

    用品尝这个词真的有些不合适,因为林锋吃东西时候的紧迫劲儿,即便是精美的西式糕点也能吃出波澜壮阔的味道,吃着被油炸成金黄色的大闸蟹,他也没有剥壳的想法,直接撕下半只便放进嘴里大嚼起来,壳上的面粉都没有掉下来一滴,尽数进了他的嘴中,竟也吃出无比香脆的意思。

    嚼完一只大闸蟹,林锋砸吧了一下嘴巴,才想起来品品是什么味儿,于是眉头微微一皱道:“吃着味道确实不错,就是口感差了一点,就想嚼了一嘴沙子。”

    陆小琪蹙着眉头道:“连壳都不剥,你不吃沙谁吃沙,像你这样吃螃蟹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作为一个资深吃货,陆小琪对于浪费食物的行为绝对是深恶痛绝的,不过看在林锋是一个伤员的份上,她决定不跟他计较,但是她也绝对不允许这种浪费食物的行为,在自己的面前发生,于是她决定自己亲自动手伺候林锋吃螃蟹。

    一边将螃蟹去壳,陆小琪一边化身老师,喋喋不休的教导林锋应该如何认真的对待每一份食物:“像这种带着硬壳的食物,吃之前呢必须要将它们去壳,比如螃蟹、虾、还有一些带壳的鱼类……”

    林锋自己不是很喜欢说话,但是他不介意听别人说话,尤其是像陆小琪这样的妙人。陆小琪恰恰相反,她最喜欢说话,只要你愿意听,不表示反对,她可以一直说下去。

    陆小琪一边说着仿佛怎么说都说不完的话,一边十分熟练的将蟹肉去壳蘸了酱料,送进林锋的嘴里。

    当了十几年**丝的林锋,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只觉得这蟹肉鲜香无比,吃一口便是少活几分钟也值得。

    他哪里知道有情饮水饱的道理,被陆小琪这样伺候着,即便是馒头也能吃出飘然若仙的味道。

    很快,保温桶里的八只大闸蟹就被林锋给吃光了,见他砸吧着嘴意犹未尽的样子,陆小琪笑道:“好了啦,螃蟹虽然营养,但是吃多了也不好,你可不要想着用它填饱肚子,你换上衣服,我们去餐厅吃饭吧。”

    林锋点头道:“好,那你先出去等我一下!”

    “等什么等,你手受伤了,行动不便,我帮你换衣服就是了。”说着这话,便是如陆小琪般的爽利的女子,脸上也禁不住的绯红一片,当然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也就只有林锋一人而已。

    “这……”林锋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突然想到之前自己骂自己的话,便自把心一横,改口道:“那好吧,就麻烦你了。”

    陆小琪心中一喜,然后就是小鹿乱撞,以她的性格自然不可能说出,软浓柔腻的表白情话,也不可能装成小清新的样子扮天真纯情,更不可能如风尘女子一般的卖弄风情让人意乱情迷。

    所以之前,和之前的之前,以及之前之前的之前,她所表现出来的有些拙劣的亲近行为和大异于常人的相处方式,其实就是她的表白。

    就像之前要为他擦背,现在要给他换衣,其实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那便是想要告诉林锋,我希望我们之间不仅仅是朋友,或者她更喜欢直接一点的说法,我希望成为你的女朋友。因为有些事情,只有男女朋友之间才可以毫无顾忌,比如擦身,比如换衣。

    陆小琪的表达方式很是拙劣,但正是因为她的拙劣,反而显得更加的直接,没有一般女子那般欲拒还迎的矜持劲儿,即便不解风情如林锋,也能看出她的情义。

    既然看出了,而且同意了,林锋自然就是默认了他和陆小琪之间的关系,所谓男未娶女未嫁、郎有情妾有意大抵便是如此。

    不管是男婚女嫁还是郎情妾意,林锋却没有心情为之而欣喜,一是心中还有一些对另外一个女子的歉疚,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龙狼小队的牺牲的战友们尸骨未寒,有仇恨尚存在心中,不敢一刻或忘。

    陆小琪很是能够理解他的心情,虽然对于二人关系进展有些欢欣,但并没有表现于外的鼓舞,只是该活跃时活跃,该沉默是沉默,但始终陪在他的身边。

    代国政府军和昆布军之间的战争已经全面打响,龙狼小队的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在双方都在进行全面战争的情况下,深入敌后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

    在望湖城休整了一天,龙狼小队便找代国政府借了一辆吉普车回到龙国,特务营早在半天前就已经返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张若素不想再看到林锋。

    回到特种大队,龙狼小队的四人直接被带到了大队部,大队长陆长风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脸色异常难看。

    这次任务他一共派出去三支特战小队,除了龙狼小队之外,还有两支小队,一共四十六个人,现在就只回来了四个,关键是任务还没有完成,更关键的是该死的人没死掉,不该死的反而死了,陆长风的心情又怎么可能好得了。

    因为一个任务牺牲了四十二名战士,是自特种大队建立以来最为惨重的一次损失,即便陆长风一贯强势,也承受了军区领导的巨大压力,要求他给出一个解释。

    这其实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兵无常形,谁也无法预料到在昆布军控制区的丛林中,居然有那么多的雇佣军,其实更是有排名世界前十的雇佣军团存;更没有谁会预料到,昆布军会突然发飙,不惜失去在正面战场上的均势,也要抽掉军队对控制区内部进行大规模的扫荡和肃清。

    特种大队的四十二个人,便是死在这波扫荡和肃清之中,好在林锋四人回来了,到底让他明白了在代国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着林锋将在代国的经历汇报完,陆长风终于遏制不住内心,厉声喝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们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们莽撞的杀死了昆达,除了你们小队之外,还有两个小队全军覆灭?基于你们这次犯下的巨大错误,我会提请军事法庭对你们进行审判。”

    林锋和许阿多、鬼狼都没有说话,在他们看来觉得自己确实犯了错误,对于牺牲的战友们也心存愧疚,所以没有分辨。

    但是爆狼却不干了,他是龙狼小队现在唯一的老兵,知道陆长风这么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们什么都不说的话,开除军籍都是轻的,搞不好还要被枪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