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3章:新兵老兵
    全速行军的龙狼小队,速度很是惊人,同样惊人的是他们对于原始丛林的破坏,走过的地方犹如狂风过境,到处都是残枝断叶。

    追击的汉斯小队很快也发现了他们的改变,所以追击的速度同样也快了起来,狼奔獾突的速度比龙狼小队更是快了一分。

    距离依然存在,却在不断的缩短,林锋扛着重机枪,拖着许阿多和鬼狼两个人,已经没有余力再去帮助其他人。

    林锋跑在最后面,但其实他不是跑得最慢的,最慢的熊狼和他拖着的光狼,他跑在后面其实只是习惯性的断后。

    光狼回头了一样已经渐能看到的敌人身影,他感觉自己的肺部如同作了火一般的难受,他知道自己在所有人中体能是最差的,是大家的累赘,再这么跑下去,自己说不定会直接累死,还可能拖累其他人。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从腰间拿出匕首割断了熊狼用来拉他的背包绳。

    他突然停下林锋在他的后面,差点撞到前面,有些恼怒的问道:“光狼,你在干什么?”

    光狼来不及喘气,所以说话的时候有些费劲,很是艰难的道:“狼……牙,我……我跑不动了,你就……让我……断后吧……我……不想……连累大家!”

    “不行,要走大家一起走!”林锋大声说道。

    光狼毕竟是新兵,对于林锋有些惧怕,不敢反驳却也不愿意再走,脸上显出坚毅之色。

    “狼牙,你现在是头狼,不能冲动!”光狼不敢说,熊狼却敢说,他走上前来对林锋:“光狼的体能不行,如果非要带着他走,我们迟早会被追上,与其这样不如让我们留下,阻击一下敌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带着其他人安全的回去。”

    “你们……”林锋声音微颤问道。

    “别废话了,把我的宝贝儿给我,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啊,你把这小子留在这里,一点儿用都顶不了,我不留下他一秒钟都挡不住。”说着话,熊狼很是粗暴的从林锋的手中将属于他的重机枪抢了回去。

    林锋还想再说什么,却听到熊狼大声说道:“快走吧,别忘了,你现在是头狼,有机会的话记得给我们报仇,走,走啊!”

    林锋含着眼泪给他们二人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拉上许阿多和鬼狼,大声对其他人喊道:“走!”

    爆狼同样沉默的对着熊狼敬了个军礼,然后跟着林锋狂奔,身后传来熊狼手中重机枪的怒吼声。

    枪声一直在响,林锋四人一直再跑,直至再也听不到后面的机枪声,也不知道是距离远了,还是熊狼已经倒在了敌人的枪下。

    但是林锋知道,不论是何种情况,熊狼和光狼最终还是会牺牲,因为敌人没有放过他们的理由,所以他们必死。

    林锋心中有些悲痛、有些愤恨、又有些懊恼,但是他现在也只能将这些情绪压在心中,因为他现在是头狼,他要带着其他人冲出去,逃回去,即便像是丧家之犬也在所不惜。

    没有那把六十斤重的重机枪,林锋的心头却更加的沉重的,但事实上的脚步确实是要轻快了不少,于是他的速度再次提升,折磨得他拖着的两个人生不如死。

    熊狼依然在坚持,他的重机枪愤怒的喷吐着火舌,光狼是新兵,虽然有足够赴死的勇气,但是对死亡这件事情还是保有着最深切的恐惧,所以他的射击动作有些变形,几乎无法对敌人造成什么伤亡。

    事实上,即便是熊狼也不能对敌人造成伤亡,敌人很大强大也很狡猾,对于他们而言,龙狼小队最后留下的两个人只是困兽,他们没有必要拿自己的命去换对手的命。

    但是困兽,也依然会战斗,熊狼作为龙狼小队的老兵,或许还比不了十几年前那支最强大的龙狼小队的一员,但是比起他们现在面对的,这支一流佣兵团的二流小队的任何一人,也是不遑多让。

    所以他没有给对方太多的机会,在敌人静伏的时候,他也没有浪费子弹,而是十分警惕的观察着对面,只要有狙击手试图对他们进行狙杀,立刻就会有一梭子子弹过去。

    熊狼想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汉斯小队不想做出无谓的牺牲,于是这场一个对整个小队战斗,陷入了诡异的僵持阶段。

    但僵持不是真的僵持,汉斯带着两个得力的手下,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悄悄的绕到了龙狼小队两人的侧后方。

    被狙击步枪瞄准的时候,熊狼心有所感,立刻转身藏到重机枪的枪身后面,对着那把狙击步枪的位置扫过去一梭子子弹。

    他的应对没有一点错误,对面的这次阻击也毫无悬念的失败了,但是熊狼毕竟只有一个人,他顾住了身后却无暇照顾前方。

    虽然光狼依然还在看着那边,可惜他只是一个新兵,凭着一把普通的步枪,根本无法压制对面的两个狙击手。

    “砰!砰!”两声枪响几乎同时穿出来,两白米外的密林某处,有两道青烟飘起,然后渐淡,散于无形。

    和青烟一起变淡的,还有熊狼的生命,汉斯小队的狙击手极为强大,在没有足够火力压制的情况下,他们的射击精度高的让人绝望。

    熊狼如熊般的身躯突然倒下,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诸如痛苦、不甘、愤怒之类的表情,因为已经没有人能看到他的脸了,因为倒下的只是一具无头的尸身。

    两颗大口径的子弹,第一颗打中了熊狼的脖子,然后将他的整颗头颅和身体分开;第二颗则是打中了还没有来得及落下的头颅的后脑勺,然后这可头颅便如同一个西瓜一般的爆开,那些“汁液”洒了光狼一头一脸。

    只有经历过鲜血和战斗,新兵才能变成真正的老兵,光狼摸了一把脸上咸腥的液体,脸上的惊恐渐渐变成了漠然,他中从一个新兵变成了老兵。

    他在熊狼的头颅离开身体和爆成碎片的那一个瞬间,看到了熊狼的表情,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不甘,不甘于自己死了却没有拉对方的任何一个人垫背。

    于是他决定要给拼了命的拉一个人下去,下去给牺牲的前辈垫背,然后在奢侈的考虑一下,是不是也可以拉一个人给自己垫背。

    光狼猛的从藏身的掩体后面站了起来,没有任何敬畏的踩在了熊狼的无头尸身之上,扶住了重机枪的扳机和把手。

    他不敬畏尸体,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也会成为尸体,那又何必在乎那些细节?

    汉斯从来没有在意过那个一直瑟瑟发抖的藏身于掩体中的新兵,所以在看到那个大个子机枪手被爆头之后他松了一口气,正在考虑那个新兵是活捉还是直接杀死的问题。

    就在这是,新兵变成了老兵,还是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老兵,光狼扶住重机枪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将枪口从身后转了回来,对着刚才那两个狙击手藏身的地方开始了疯狂的射击。

    他不是机枪手,无法保持重机枪的精准度,那么他就只有尝试在最短的时间里射出最多的子弹,看看能不能碰运气杀死那么一两个敌人。

    光狼的运气很好,或者说是他的突然袭击超出了对方的预料,他居然真的打死了一个对方的狙击手,还打伤了一名队员的腿,至少这次行动那人参加不了了。

    这些他都不知道,在枪火和硝烟后面的光狼,整个世界都在他的眼中颤抖,因为他在跟着重机枪颤抖,他看什么都是模糊的,并不知道自己真的给熊狼送去了一个垫背的,要不然他肯定会很开心。

    “法克!”汉斯怒骂了一声,光狼看不到对面的情况,他能看到,看到在一个新兵的爆发下自己居然失去了一名战友,汉斯的心中无比的愤怒,手中的枪终于瞄准了光狼的脑袋,然后扣动扳机。

    汉斯不是狙击手,所以子弹有些偏,没有打中光狼的脑袋,但是却打中了他的心脏,虽然还是会死,但是他还来得及露出一个表情。

    光狼没有用最后的一丝力气闭上眼睛,而是努力的让自己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微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是一个老兵,已经可以笑对死亡。

    但是在随后赶过来的汉斯的眼中,他的笑容却明明是嘲笑,这让汉斯十分的愤怒,狠狠的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

    于是他的牙露了出来,笑意更甚……

    熊狼和光狼的牺牲,为龙狼小队最后的六个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他们脱离了汉斯小队的视线,利用一条小河摆脱了追踪,然后继续南逃。

    逃亡的过程中,他们又碰到了几支雇佣军的作战小队,不过毕竟不是每支雇佣军小队都有汉斯小队的战斗力,而且离洛秋越来越远,龙狼小队也开始敢于和这些作战小队战斗,不用担心一开枪就会引来昆布大部队的围剿。

    但是敌人毕竟太多,所以即便战斗力不怎么样,依然还是给龙狼小队带来了伤害,每个人都或轻或重的受了些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