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9章:计划,变化!
    趁着龙狼小队的人有些混乱,昆达想要趁机逃跑,林锋冷声道:“不想死的话,就给老子老实点。”

    昆达顿时如同石化了一般,再不敢乱动一下。

    老贱已经将玉狼的鞋袜脱了下来,裤管也卷到了膝盖,只见他的脚脖子上有两个极小的牙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咬的,但是毒素似乎极为猛烈,伤口周围已经开始溃烂,膝盖往下都已经变成了黑色,还有往上蔓延的趋势。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毒性这么厉害!”老贱一边用止血带在玉狼的大腿上狠狠的勒了几道,一边吩咐鬼狼给他注射扛毒血清。

    林锋则是用匕首在那两个牙印位置划了一个十字,然后从用手挤压着将他小腿上的毒血挤出来。

    忙活了两三分钟,直到再也挤不出来黑色的毒血了,可是玉狼的腿还是黑色的,一点都没有好转,反而溃烂得更加严重。

    “算了狼牙,我这条腿肯定保不住了,你们把情况问清楚,马上行动吧,不能为了我一个人,耽误了大家。”抗毒血清已经发挥了作用,玉狼除了这条腿之外,脸上倒是恢复了一些血色,应该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铁狼,你扶玉狼去车那里等着我们!”老贱吩咐了一声,又向林锋道:“狼牙,我们准备行动吧!”

    林锋点了点头,转身用枪再次指着昆达的脑袋道:“说,你们出城究竟是做什么?不说就死!”

    “我说,我说……”昆达既然是昆布的儿子,自然是极怕死的,立刻将自己出城的任务给林锋说了一遍,原来他这次出城是要从支援他们的外国势力哪里接收一批武器装备,因为事关重大,昆布便让自己的儿子去办这件事情,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洛秋城外动手抓了他的儿子。

    龙狼小队原来的计划是做着昆达的车混进城去,再想办法搞到需要的证据,现在听说昆达就是去接收装备的,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立刻便改变了原来的计划,让昆达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照常去接收装备,只要录下他们接收装备的影像和音频资料,他们的任务便算是完成。

    枪顶着脑门,昆达就算是想要表达反对的意见也不可能,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带着他们去交接地点。

    龙狼小队的几个人换上了昆布军的衣服,六人藏在车厢里,林锋则是坐在驾驶座上,旁边坐着的依然是昆达。

    林锋开着车,看到昆达的脸色复杂眼珠子乱转,知道他心中有些不甘,于是双手拿起驾驶室的一把用来维修用的钢扳手,双手微微一用力,便轻描淡写的见扳手掰弯。

    将掰弯的扳手扔给昆达,林锋淡然道:“你要是敢耍花样,我会跟拧它一样,拧断你的脖子。”

    昆达吓得哆嗦了一下,忽然大声道:“刚才我记错了,上一个路口应该右转不是左转。”

    “嘎!”林锋一脚踩下了油门,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小心你的脖子。”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昆达捂着脖子带着哭腔说道。

    交接的地点离洛秋城不远,不到十分钟,大卡车就驶入了一个藏在丛林深处的一片营地里。

    营地是临时营地,但是布置的防御工事却十分的严密,在外围很远的地方,林锋就看到了不少暗哨,如果不是认识昆达的车,只怕他们早就被拦下来了。

    到了营地外围,大卡车就被拦了下来,守在营地门口的是两个肌肉发达的白人壮汉,一看就是来自鸥洲和北米的雇佣军或者是伪装成雇佣兵的特种兵。

    林锋低声对昆达说道:“下车,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该怎么就怎么做,接收完装备我就放你走,如果你敢乱来的话,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昆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便拉开车门下了车。

    昆达下车之后,林锋便也跟着下了车,一直保持着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当然,对于昆达来说这是“危险”距离,他忍不住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两个白人大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昆达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两人看到他很是热情的打了声招呼,昆达同样用英语问候。

    即便是熟人,但是白人大汉也没有放他们进去的意思,打了招呼之后,留下一个人继续看门,另个人则是进了营地,看起来是要他们在外面等,有人将武器装备送出来。

    “兄弟们,下车准备搬装备了。”昆达见林锋一直很是警惕的贴着自己,知道不会有逃走的机会,心想干脆全心全意的配合算了,万一要是这些西方人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对这些人动手,先倒霉的肯定是老子。

    车厢里有吴小光,自然能听懂他的话,老贱、许阿多、爆狼、光狼、鬼狼五人下了车,默不作声的站在了昆达的身后。机枪手熊狼则是留在了车里,以防有什么突发状况发生。

    过了一会,从营地里面也开了一辆大卡车出来,样式和昆达的车是一样的,想来也是昆布军提供的。

    白人大汉说的是英文,林锋虽然在学校的时候其他成绩不怎么样,英语成绩却是极好的,因为他的敌人是鸥洲的雇佣军团,想要即便敌人就必须要先了解敌人。

    所以他能听懂后面出来穿着大衣的白人说的话,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告诉昆达,让他的人去帮车上的装备,然后还邀请昆达去营地里喝一杯。

    昆达有点奇怪为什么今天这些傲慢的白人变得这么热情,但是看到身边林锋满是杀意的眼神,哪里敢答应,正要婉言谢绝,那白人热情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

    林锋突然发现那个白人的神情不对,而且风衣里面的情形也不对,有很多不规则的凸起,旁边的几个白人眼神也不对劲,似乎刻意的避开了他们开出来的那辆大卡车。

    林锋的眼睛突然盯住了大卡车的轮子,瞳孔骤然缩小。

    许阿多和鬼狼这时候已经快要走到从营地里开出来的大卡车的后面,林锋却突然大喝道:“所有人趴下,熊狼,对着对面的大卡车扫射!”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没有一个怀疑林锋的判断,十分干脆的趴到了地上,然后熊狼在自己的大卡车上用早就架好的一挺重机枪,直接轰烂了车蓬,对着不足三米距离的另一辆大卡车喷吐着火舌。

    同一时间,林锋手腕一抖,手中的匕首已经飞了出去,正中昆达的后心,将他扎了一个透心凉,原来那个白人雇佣军已经用手臂抱住了他,就要将他护到身后,再不下手恐怕就来不及了。

    林锋正是发现了敌人的意图,这才及时发出声音提醒,避免了其他人被藏在卡车里面的敌人打成筛子。

    在熊狼手中重机枪的怒吼声中,隔壁卡车的车蓬上被打穿了无数的弹孔,车里响起一阵惨叫和骂声,毫无疑问,林锋的判断是正确的,这车里装备虽然精良,但是数量太少,而且每件装备都有自己的主人。

    这车里装的不是什么支援的装备,而是一车人,一车装备精良的雇佣军战士。

    用匕首射死昆达,林锋又抬手对着那名想要救昆达的特种兵开了一枪,然后便纵身一跃,回到了自己那辆卡车的车门前。

    还没来得及开门,心中警意突生,立刻退后一步,便听到哒哒哒的枪响,原来是营地中一个隐藏工事中,一挺重机枪正对着这边扫射。

    林锋的脚步快速移动,几乎是踩着重机枪子弹的步点在走,在这一瞬间他身后的那一条火线愣是没有跟上他的速度。

    但是人力有时尽,林锋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人家枪口移动的速度,就在他体力渐渐不支就快要被子弹追上的时候,趴在地上的老贱开枪了。

    老贱是狙击手,开的自然是狙击步枪,子弹不偏不倚正中敌人机枪手的眉心,机枪发射的哒哒声嘎然而止。

    但是林锋的危机依然没有解除,他的身形猛的一挫,整个身体向着地面倒了下去,然后就听道“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擦着他的头皮,险之又险的被他避了过去。

    然后老贱的枪再次响起,那名放冷枪的狙击手再次被老贱一枪爆头。

    林锋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猛的奔到车前,将驾驶室的门打开迅速爬了上去。

    就在这么一会儿功夫,营地里面已经发出凄厉的警报声,无数雇佣兵杀气腾腾的从营地里冲了出来。

    林锋一边低头躲避横飞的子弹,一边将卡车打着火,然后同时挂上倒档打死方向盘,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嗡!”卡车如同史前巨兽一般的咆哮了起来,又像是一个巨大而且笨重的圆规,在原地划了一个圆,本来是车头向着雇佣军的营地,现在就变成了车尾对着后面,除了车尾还有熊狼依然喷吐着火舌的枪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