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8章:抓到一条大鱼
    “陪我喝杯茶?”蕾娜对林锋发出了邀请,不管是龙狼小队还是代国的军人,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不明白为什么蕾娜会认识林锋。

    “时间紧,任务重,还是算了吧!”林锋的声音有些僵硬,再没有朋友之间的随意感。

    蕾娜很失望,有些忧郁的道:“你在因为那件事情怪我吗?”

    林锋想了想,摇头道:“立场不同,谈不上怪你,只是有些不舒服。你应该知道,你若请求我帮忙我绝不会推辞,可是为什么要骗我呢?”

    “对不起,其实我应该直接对你说明实情的。”蕾娜有些黯然的说道。

    林锋笑了笑道:“我们该走了。”

    “保重!”蕾娜挥手送别。

    装甲车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钟就消失在了蕾娜的视野中,铁狼的驾驶技术比不上车神大叔,却也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至少林锋开的没有他好。

    出了蕾娜的视野,其实已经进入了昆布军的占领区,只是他们选择的道路有些偏僻,走了很久也没有遇到昆布军的哨卡。

    许阿多无比虔诚的表达着自己对林锋的钦佩:“林锋,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连代国的公主都和你有一腿。”

    林锋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胡说八道什么?谁跟她有一腿了?我们只是认识而已,再造谣自己下去跑步。”

    许阿多顿时吓得缩起了脖子,虽然老贱才是龙狼小队的队长,但是林锋却是实力最强的人,他说的话有着毋庸置疑的权威,对此老贱也没有任何意见,特种兵的世界就是这样,谁强谁就有话语权。

    龙狼小队的目的地是敌占区最大的城市——洛秋,也是昆布军的总指挥部的所在地。

    在军事卫星的帮助下,龙狼小队的装甲车,从各种小路,甚至是在树林中根本没有路的地方穿行,最终停在了离洛秋城二十公里外的一片密林中。

    林锋和玉狼在车子停稳之后,立刻分别朝两个方向摸了出去,却不是直线前进,而是以停车点为中心,呈螺旋形搜索,直到确认方圆两百米之内没有敌人的暗哨,这才返回停车点。

    其余的七个人已经将装甲车伪装好,只要不接近到三米以内就不可能发现这是一辆装甲车,只会看成是茂密的灌木丛。

    接下来就是如何只要顺利的进入洛秋市,然后在某些特殊的地方安装监控设备,拍到他们所需要的证据,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但是后面的这些行动和行军比起来就要艰难和危险得多了,首先如何进城就是一个难题,战时的出入城检查无比的严格,想要蒙混过关根本就不可能。

    九人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先冒险潜到离城门不远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机会进城。

    在一个入城的路口等了几个小时,他们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进城机会,天却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辆墨绿色的大卡车从城里开了出来,守着入城哨的士兵,拦下车辆,想要检查一下,却被车上冲下来一个年轻军官,毫不留情的一个嘴巴子甩了上去,叽里呱啦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个被打的士兵不但不敢说话,还不停的点头哈腰,表示自己错了不该拦下他的车。

    林锋和老贱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肯定的光芒,老贱轻声说道:“他们不敢拦,那就我们拦!”

    略一商定便定下计策,几人迅速的向后退去,在这条出城道路的必经之处伐倒了一颗树木,拦在了路中间,然后九人很是小心的藏在路边的草丛中。

    虽然只是初春,但是西南这地界却早已经温暖了起来,温暖能让人舒适,却也滋生蚊蚋蛇虫。

    代**人的大卡车缓慢的驶来,他们自然不会害怕蛇虫,便有蚊蚋相扰,只要用巴掌拍死即可,车后箱有帆布蓬盖着,也不知道有几个活人在里面,只是“啪!啪!……”的拍蚊子声极为密集,听起来居然还有些酣畅的感觉。

    大卡车终于行驶到了断树的面前,许阿多的眼睛呈斗鸡形,盯着自己鼻子上面那一直无限嚣张的细腰黄蜂,很是作急;对于车内的敌人有酣畅拍蚊子的权利,很是羡慕;想到这帮孙子马上要被自己这帮人干,又觉得很是开心,于是大嘴微微裂开,开始无声的笑。

    鼻子上的那只大黄蜂受惊之下,没有立刻逃走,而是抬起屁股上的长针,对着许阿多的鼻尖狠狠的扎了进入。

    许阿多斗鸡眼里的瞳孔骤然缩小,裂开的嘴瞬间缩了起来,整张脸上皱起无数道褶子,形如一朵盛放的菊花。

    花开虽美,定然无声,许阿多也没有发出声音,这和他脸上的菊花美不美没有关系,因为这关系到他们计划玩不完美。

    这个时候的许阿多觉得自己肯定是整个龙狼小队最倒霉的那一个,但是几分钟之后他才知道,比起某些人来,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你特么的就不能快点停下!许阿多心中诅咒着大卡车和车中敌人。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大卡车终于停下,驾驶室里传来一声饱含着怒气的声音,许阿多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也猜测得出这人是在痛骂或者是诅咒着前面道路上的拦路的树木。

    老贱抬手做了一个准备的动作,所有队员身上的肌肉都崩了起来,林锋的手中没拿枪,却握着两把匕首,一把是他自己的,一把是从鬼狼哪里借的。

    卡车的驾驶室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便是那个之前在城门处很是嚣张的那个年轻军官。

    刚才说话的正是那个年轻军官,林锋本以为他会下车查看,然后自己就用飞刀射死司机,再将这个年轻军官控制住,事情就简单了起。

    可是没想到那个年轻军官很是警觉,并没有自己下车,而是让司机下去查看,他自己则是警惕的查看四周。

    司机磨磨蹭蹭的下车之后,观察了一下拦路的树木,发现自己一个人有些搬不动,便回头喊了一句什么,意思是来几个人帮忙。

    有车厢隔着,后面的人没有听见司机的声音,那个年轻军官倒是听见了,只好打开车门准备自己下车去后面叫几个人。

    车门刚刚开了一条缝,林锋确认车们锁已经打开,身体就贴着地面滚了过去,在那之前手中一把匕首无声的飞了出去,目标正是那司机的咽喉。

    “咕咕……”司机突然捂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像被割断了脖子放血的公鸡。

    然后一道人影快速的窜了出去,在司机还没有倒地之前扶住了他的身体,然后慢慢放倒,防止他发出声音。

    正在开门的年轻军官看到了那个身影,立刻从腰间掏出手枪,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开枪,那扇开了一半的车门猛的被人拉开,一把冰冷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许说话!”林锋临时学的代国话很是生硬,但是年轻军官能听懂他的意思,所以立刻闭上了嘴,还很是主动的放下了手中的枪,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一直和林锋呆在一起的吴小光迅速的冲了上去,他是全队唯一个会代国话的人,上去后小声对着那个年轻军官问道:“后面有多少人?”

    年轻军官被匕首顶着喉咙,不良于言,如是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有五个人。

    林锋看懂了,于是对吴小光道:“告诉他,先让两个人下车。”

    吴小光翻译完之后,年轻军官点了点头,林锋从他的脚边将刚才扔地上的手枪捡了起来,顶住他的后脑,这才将匕首收了起来。

    在年轻军官的配合下,龙狼小队悄无声息的将车厢里的五个敌人抹杀。

    看着他们如此轻松的杀人,年轻军官很是没卵的尿了裤子,一股骚臭味顿时弥漫了开来。

    老贱“嘿嘿”一笑:“这孙子看来没有上过战场啊!”

    林锋眉头微蹙道:“这么大个卡车,只做了五个人……光狼,问问他,他们要去干什么?”

    听了吴小光翻译的话,年轻军官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等他说完,吴小光才道:“他说他是昆布的儿子昆达,出城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让我们最好放了他,不然他爸爸不会饶了我们的。”

    林锋“哈哈”一笑:“告诉他,有本事就叫他爹来杀我们,再问问他,究竟执行的是什么任务?”

    吴小光翻译之后,说道:“他说这是机密,不能说!”

    林锋拿起抢来的那把枪指着昆达的脑袋,道:“问他说不说,不说我就开枪了。”

    “别……别开枪,我说,我说!”昆达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个狗日的,原来你会说龙国话啊?”玉狼恼怒的踢了昆达一脚,他原来是想把这小子踢趴下,却没有想到自己脚下一软栽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

    “玉狼你怎么了?”

    “……”

    众人一阵紧张,老贱将手电打开,只见玉狼的脸上透着一股死灰之色,好像是中了毒。

    “狗日的,老子好像是……中毒了!”玉狼骂了一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脚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