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6章:拯救大兵林锋(下)
    林锋眼中的张若素一贯坚强到有些强悍,今日泫然泪下,让林锋很是不习惯,但是因为那些年的那些事,他的心中自然不可能再对她有怜惜的意思,就算有也只能深埋于心,不可能发乎于外,于是剩下的便只能是冷漠或者厌憎的情绪。

    林锋表现出来的是厌憎,因为只是一味冷漠的话,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眼眸里的怜惜,他只有厌憎!

    因为厌憎所以嘲讽,林锋声音不大却很是嘲弄的说道:“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即便强如张若素,也依然需要靠眼泪来博取同情!”

    张若素眼泪骤止,却没有因为他的嘲弄语气而愤怒,因为她知道他就是想要让自己愤怒,然后摔门而走,但她并不想如他所愿。

    她的声音平静中透着一丝虚弱,所以听起来有些轻柔,像是情人之间呢喃,虽然他们并不是情人。

    “在我八岁那年,我打了一个抢我棒棒糖的男孩,我被家里狠狠的责罚了一次,因为很是委屈,所以我哭了。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哭过,直到今天,因为你那比那个男孩更可恶,我今天感觉更委屈……”

    林锋不想听她讲故事,更不想听她对于自己的指控,因为他觉得张家的人没有资格指控自己,所以他打断了她的话,依然带着嘲讽的说道:“所以今天你就不应该来这里,你这是自取其辱,与他人何干?”

    仿佛是已经习惯了林锋刻薄的嘲弄,张若素这一次并没有出现情绪波动的情况更没有哭,依然平静的说道:“我来这里,不是因为现在的你,而是因为过往的你。我来只是跟你说一句话:虽然在某些方面你很出色,但是你始终还只是一个小人物,龙狼小队涉及道大家族的内部恩怨,不是你一个小人物可以参与的,如果你不想死,就离开那里。”

    “原来你不是来救我出去的?”林锋松了一口气,眼里没有失望只有嘲弄,只是不知道嘲笑的谁的自作多情。

    张若素觉得自己无需解释,但她最终还是解释了:“我救不了你,即便是陆定军也救不了你,如果你不离开龙狼小队,恐怕整个西南都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林锋微微一笑,表达的却不是善意,因为他要送客:“既然如此,那就请回吧!”

    张若素决定不再和他说话,转身便走,身后的铁门再次“哐当”一声关上了。但是没走几步,她便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让陪同她一起前来的大队部一名参谋好一阵手忙脚乱。

    听着外面略显喧闹的声音,林锋依然坐在禁闭室的小铁凳上没有起身,只是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叹息道:“既然病了就好好养病,乱跑个什么劲,难道这小小的禁闭室还能要了我的命?”

    明明说的是责怪的话,但其中却是满满的宠溺意味,如果这话让张若素听见,她或许会觉得有些温暖,所以林锋便绝不会让她听见。现在如果太过温暖,那要如何面对将来的冷酷?

    “老陆啊,该吃饭了!”西南军区司令部后院家属区,司令夫人正在催促司令吃饭,七十多岁的陆鼎文虽然看起来依然精神矍铄,但毕竟是老人了,生活规律很是重要。

    “再等等,再等等!”客厅里传来陆鼎文中气十足的声音,其中透着很是高兴的情绪:“小琪说她晚上要回来吃饭,等她来了之后,我们一起吃。”

    “小琪要回来?她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看来还是跟你这个爷爷亲啊!”司令夫人有些意外于孙女的突然回来,语气里还有些妒意,退休的老人总会因为一些诸如小孩子一般的小情绪。

    陆鼎文很是得意的一笑:“那是,小琪这孩子啊,从小就跟我亲!”

    司令夫人没好气的道:“还不是被你给惯的,这孩子打小没受过什么委屈,也不知道在部队里待的开不开心。”

    “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陆小琪有军区大院的通行证,不需要通报也没有会拦她,此刻她已经来到了爷爷奶奶的别墅里,听到两位老人的对话,顿时眼圈一红感觉十分委屈:“爷爷,您可要管管长风堂叔,他居然无缘无故的就把我的朋友关了禁闭,而且一关就要关半个月。他不过就是……”

    在自己的爷爷的面前,陆小琪从来不会表现出自己顽劣的一面,永远是那个可爱的小公主,所以在一众兄弟姐妹中,也就她最得爷爷的宠爱。

    她“叽里呱啦”的说着话,无非就是不停的重复强调,她的朋友多么优秀、多么正义、多么能干……他犯的所谓错误是多么微不足道……反正陆长风将他关了禁闭就是不对,关了那么久那就更不对了。

    陆鼎文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不停的说着话,等她说完了才和老伴交换了一个眼神,叹息着取笑道:“看来我们的小琪终于长大了啊!”

    陆小琪知道爷爷话里的意思,不由俏脸微红,不依道:“爷爷,你有没有听人家说话呀?”

    陆鼎文“呵呵”一笑道:“你连夜飞回来就是为了这点小事吗?”

    陆小琪眼珠一转,立刻说道:“当然不是了,这件事情虽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想爷爷奶奶了,所以特意请假回来看你们啊!”

    虽然明知道孙女这是哄自己开心,陆鼎文依然还是老怀大慰的“哈哈”笑道:“好,还是我家小琪好啊,你看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小时候天天往这里混吃混喝混零花钱,一工作了,便再看不道人影了……”

    “爷——爷——”陆小琪拖长声音撒娇道:“我那个朋友还被关在禁闭室里呢!”

    “好好好,我现在就给长风打电话!”老人眼中睿智的光芒一闪,拿着电话装着比经意的问道:“对了小琪,你那个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呀?”

    “林锋!”陆小琪脱口而出,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顿时羞赧无限的娇嗔道:“爷爷,人家哪有男朋友,他只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只是好朋友吗?那就算了,这电话我不打了。”陆鼎文作势要将电话放回去。

    “爷——爷——”陆小琪再次放出撒娇大招,陆鼎文不敌,“哈哈”笑着拨通了电话。

    “司令!”陆长风似乎早就知道陆鼎文要打电话过来,所以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意外,因为十七年前的那段往事,他便再也没有叫过陆鼎文大伯。

    陆鼎文早已经习惯,所以并没有动怒,只是温和的说道:“长风啊,听说你关了一个叫林锋的人?”

    陆鼎文没有说得很明确,他相信自己这个从小就很聪慧的侄儿,肯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已经准备挂电话。

    但是让他十分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然后那边便已经挂了电话。

    挂电话之前,陆长风只是平静而且强硬的说了三个字:“我拒绝!”

    挂电话之后,陆长风的表情变的有些狰狞,冷笑道:“陆定军,你以为将你爹找来说话,我就肯定会让步了吗?到今天,我连将军衔都放弃了,也要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看到龙狼小队彻底的消失。我就是要将所有有可能带着龙狼小队走出深渊的人赶走,难道他敢为了这点小事情把我怎么样吗?即便他是家主,可是陆家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陆家。”

    陆鼎文如果听到他挂电话之后说的话,肯定会非常愤怒,愤怒之下说不定真的会做出一些他不想看到的事情。

    可惜电话挂了,陆鼎文只听到了“我拒绝”三个字,虽然有些恼火,但毕竟还没有到愤怒的程度。沉默了一会儿,老人苦笑一声对一直在看着他的陆小琪道:“对不起,小琪。你长风叔叔是一个固执的人,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便撤了他的职。”

    陆小琪早就不是不通世情的少女,自然知道爷爷的难处,所以没有一味娇憨无理的要求他做些什么。

    她仔细的想了想,很是认真的问了爷爷一个问题:“爷爷,难道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陆鼎文摇头道:“在特种大队,长风铁了心要做的事情,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阻止。”

    陆小琪的神情瞬间黯淡了下来,她知道爷爷的话意味着什么,既然他都没有办法阻止的事情,那么整个西南便再也没有人能救出林锋。

    她想的对的,但也是错的,因为陆长风是一个人,是人就有害怕的人或事,他可以不怕陆鼎文,是因为他确定陆鼎文不会把他怎么样。

    但是至少有两个人,他是怕的,从十七年前他就一直很怕那两个人,所以十六年前他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了一件事情,想要除掉这两个既怕且恨的人。

    他最终只成功了一半,这两个人中的一个死了,另一个却还活着,不过让他很高兴的是,活着的那个人比死了还难受。

    这让他很开心,再也没有想着要去对付这个人,因为陆长风就是要看着他生不如死的样子。

    但是他依然还是很警惕这个人,或者说是依然害怕这个人,好在当年那件事情他做得很是隐秘,那个人不可能知道他在那件事情里扮演的角色,所以他是安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