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5章:拯救大兵林锋(中)
    许阿多被唬了一跳,抱怨道:“不让进就不让进,那么凶干什么?”

    郝天圭的也是脸色发白,想要离开又有些不甘,想要说话又有些不敢,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营区走了出来,开口问道:“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就是两个捣乱的,我正要赶他们走呢!”卫兵开口说道。

    郝天圭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们不是来捣乱的,我们是林锋的朋友,来找张营长有急事的。”

    一听说是林锋的朋友,刚才说话的那人很是严厉的看了卫兵一眼,沉声道:“你们有什么事情,为什么林锋自己没有来?”

    许阿多道:“他现在被关在禁闭室,根本来不了,我们来这里就是……”

    “不要说了,跟我进来,我带你们去见营长。”说话的这人正是和林锋一起参加过佩尔墩之战的飞鹰,虽然对于林锋的离去他也有点不满,但是毕竟是生死之间的交情,不可能像那个卫兵一般直接往外赶人。

    飞鹰是特务营的老人,卫兵自然不敢再说什么,有些不情不愿的将人放了进去。

    飞鹰直接带着两人去了营部,张若素的房门禁闭,窗户上也挂着窗帘,也不知道在屋里做些什么。

    飞鹰敲了敲门,屋里传出一个有些疲惫的声音:“谁呀?”

    “营长,是我,飞鹰!”

    “哦,你稍等一下!”

    过了片刻,张若素将房门打开,只见她身上穿的居然还是睡衣,只是上身披了一件军装,看起来形容很是憔悴,看她苍白的脸色,竟像是正在生病一般。

    “飞鹰,有什么事情吗?”张若素有些虚弱的说道。

    飞鹰看了身后的两人一眼,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开口道:“营长,狼牙他好像出事了。”

    “什么?”张若素柳眉微蹙,生硬骤然拔高,突然想到了什么,冷声道:“他已经不是特务营的兵了,有事为什么要来找我?”

    许阿多很是不满的说道:“嫂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就算林锋已经离开特务营了,你们的关系不是还在吗?林锋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我们大队长,现在被关在禁闭室,你要是不想办法救他,在哪个小黑屋里关上半个月他会发疯的。”

    张若素冷笑道:“他发疯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我坚持,他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一面,即便见了我说的话也是那么的绝情,我凭什么要管他的死活?飞鹰,送他们走,以后和那家伙有关的人,不要给往我这带。”

    飞鹰求情道:“可是营长,狼牙他……”

    张若素很是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是要违抗我的命令吗?咳咳……”

    看到张若素态度很是坚定,飞鹰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要叹了一口气,带着许阿多二人离开。

    许阿多依然喋喋不休的抱怨道:“天圭我跟你说,这女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一出事儿就变得这么绝情,就跟我当初的女朋友一样……”

    飞鹰怒声道:“你知道个屁,要不是狼牙之前做得太过分,营长怎么不管他?”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郝天圭倒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开口问道。

    飞鹰摇头叹息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在狼牙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分手了,而且狼牙自己提出来的。”

    许阿多和郝天圭顿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沉默了半天,许阿多才又开始抱怨道:“林锋也真是的,多好的嫂子呀,怎么说不要就不要?唉,现在好了,被关起来了也没有管了。”

    郝天圭也是咳声叹气,不知道怎么说好。

    飞鹰将他们送出营区门口,突然想到什么,对郝天圭道:“你们去师部,找作训科的陆科长,他也许能帮你们想想办法。”

    “一个科长能有什么用?”许阿多愣愣的问道。

    飞鹰懒得跟他解释太多,只是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去就知道了。”

    飞鹰说完就走了,许阿多想问也问不了,只好问郝天圭道:“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找那个什么陆科长?”

    “去看看吧,反正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呗!”郝天圭说道。

    “那我们就去看看!”

    飞鹰带着许阿多和郝天圭走了之后,张若素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将门关上,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不知道想了一些什么,终于还是忍不住给张行打了个电话。

    好在林锋和张若素已经分道扬镳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张行的耳中,听了张若素要求他帮林锋求求情,张行也没有拒绝,直接给陆长风打了一个电话。

    “老队长,我是张行啊!”张行现在是西南军区最年轻的将军,他是军衔和职位都比陆长风要高,可是在给陆长风打电话的时候依然还是十分的客气,因为当年他也在特种大队呆过,还曾经是陆长风的下属。

    陆长风也很是高兴,笑着打趣道:“哟,这不是我们的大将军吗,今天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了?”

    “老队长您就不要埋汰我了,您要是想当将军早就当了,在您的面前我可不敢骄傲,要不然被您打了我都没处说理去……”张行和陆长风寒暄了几句,便转入了正题。

    “老队长,我妹妹的一个朋友,听说在您的部队里犯了点错误,我就想求个情,您看能不能给我个面子,饶过他这一次?”张行小心说道。

    “你说的是林锋?”陆长风眉头一皱开口问道,最近他的属下并没有什么人犯错误要处分的,要说有的话,便只有一个关在禁闭室里的林锋。

    张行立刻说道:“是啊是啊,老队长,您看……”

    陆长风十分冷硬的说道:“不行,要是随便换个十分事情,你的面子我都要给,但是这件事情却不行,我和龙狼小队之间的恩怨,别人不知道你应该是知道的,他既然不愿意离开,那我就只好让他知道知道不离开的后果。”

    “他居然进了龙狼小队?”张行沉默了一会儿道:“老队长,这件事情您就当我没说过。”

    陆长风满意的说道:“张行啊,当年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这个叫林锋的孩子看起来对陆定军很是忠心,我怕他将来会查到一些事情,对你对我都不好。如果他和若素是朋友的话,你就让若素劝劝他,最好离开龙狼小队这个漩涡。只要他答应离开,我不但立刻就放人,而且我还会提拔他。”

    张行声音微沉道:“知道了老队长,我会让若素去试试。”

    陆长风又道:“如果他坚持不愿意离开,我劝你让若素离他远一点,因为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他就会成为你们张家的敌人。”

    张行答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略一沉思之后,又拨通了张若素的电话。

    “若素,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以前是我的老领导,因为一些原因,他对于特种大队第一大队的龙狼小队有很大的过节,这个小队这些去年来过的这么惨,其实也都是出于他的安排。如果你能劝林锋离开龙狼小队,他或许会卖我个面子把他给放了,如果林锋坚持不离开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张若素接完电话,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林锋并没有告诉过她自己的爸爸曾经是龙狼小队一员的事情,更没有说过报仇的事情,所以张若素并不知道林锋为什么非要进入龙狼小队,她觉得这事儿是陆定军安排的,很有可能是利用林锋来达成某种目的。

    想到这里,张若素的心中升起极大的恐惧,不管之前受过怎样的委屈,不管自己现在正在感冒发着高烧,她觉得自己必须去提醒林锋,不要卷入高层的倾轧之中。

    天色将晚,夕阳如雪,张若素坐上了特务营那辆不再破旧的敞篷吉普,强打精神对驾驶座上的飞鹰说道:“走,去特种大队!”

    几乎与此同时,陆小琪也驱车前往dl市,陆定军已经在电话里告诉她,这件事情即便是他也解决不了,因为陆长风本来就是针对他的。要救林锋出来,除非是陆小琪的爷爷,也就是军区司令陆鼎文亲自开口,否则陆长风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好在陆鼎文向来疼爱陆小琪,只要她当面撒娇恳求,老司令应该不会拒绝,所以陆小琪要到dl坐飞机直飞k,到西南军区司令部求爷爷开口。

    夕阳落尽,暮色如漆,最快一架直飞k班的航班上,陆小琪看着窗外夜色渐渐远去的灯火,心急如焚。

    同一时间,特种大队禁闭室的“哐当”一声开了,正在闭目假寐的林锋,猛的睁开眼睛。

    他以为是陆定军来救他,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张有些熟悉,却又与以往大不相同的美丽脸庞。

    即便光线再如何昏暗,从不化妆的张若素化上了浓妆,而且脸庞也清减了不知几许,但是林锋还是一眼便认出了来人是她!

    “你怎么来了?”林锋强自压下心中的感动,重新坐回小凳子上,很是冷漠的问道。

    他不想出去,是因为不想承她的情!

    林锋的冷漠让张若素的心中骤然一痛,早就想要流淌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顺着腮旁滚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