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2章:是男人就用拳头说话
    林锋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是因为之前老贱说的是“他们”而不是“他”,所以林锋知道,今天来龙狼小队报到的肯定不止他和吴小光两个人,而是会有更多的人来。

    但是让他绝对想不到的是,之后来的两个人居然都是他的旧识,而且在他看来,这两个人绝对不应该出现在龙狼小队这样的队伍里,可是他还是感到很是高兴,因为这两个人是许阿多和郝天圭。

    “林锋,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成军官了?还是两毛一!”许阿多和郝天圭都很震惊于见到林锋和见到林锋的改变,但是表现却有不同。

    郝天圭略微拘谨,眼中微有不甘之意,却没有说话显得有些拘谨,那是因为他和林锋并不相熟,更是因为他自己性格使然,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不熟便不是不熟,不会装成熟悉的样子,这一点倒是和林锋很像。

    许阿多在震惊之余,更多的则是高兴,因为林锋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家庭剧变之后当兵之前唯一的朋友。而且他向来神经粗直心思纯净,从不认为林锋成为军官便会忘了自己这个朋友。

    所以说话的肯定是许阿多,上来和林锋热情拥抱的依然是许阿多,郝天圭看在眼里,有些羡慕;吴小光看在眼里,微感诧异!

    既然已经有四个人了,打扫卫生的工作自然可以开始了,在许阿多三人来之前,林锋虽然什么也没有干,可是却已经熟悉了一下营房里的情况,这时很是轻车熟路的将扫帚、抹布、垃圾桶……等等一些打扫卫生用得上的工具统统拿了出来,给三人安排各种各样的任务。

    事有轻重缓急,人有亲疏贵贱,林锋不是什么圣人,既然冒充了前辈,自然要将前辈的谱子摆出来,也绝不会想着什么一视同仁的心思,更没有亲自动手的自觉。

    他很是自然的将最脏最累的事情安排给不认识的吴小光去做,郝天圭也轻松不到哪里去,许阿多既然是他从军之前唯一的朋友,自然也得到了很多的优待,做的事情很是轻松。

    林锋还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示意许阿多,你可以干的慢一点,不然等你做完了还得帮他们去干。

    没有想到许阿多并没有偷懒的觉悟,很是诚恳的说道:“你这样是不对的,我的事情最轻松,当然应该快点做完,然后去帮助他们两个。”

    在许阿多的纯净而且光明的内心面前,林锋顿时觉得自己好生惭愧,如同黑暗中还穿着连帽黑袍的巫师一般邪恶。

    邪恶便邪恶吧,林锋自嘲一笑,他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算是一个好人,因为他压根也没想做一个好人,一个从小就在仇恨中长大的人,能在心中保有一片光明便已经很是难得了,他可没有用自己的光明普照世间的觉悟。

    “阿多啊,你们怎么会来特种大队的?”林锋扶着许阿多刚刚擦干净的窗台,很是不解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或许是我在新兵训练的时候表现的好吧?”许阿多摸着脑袋,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的说道,实际上他新兵训练的成绩一点都说不上好,甚至是一塌糊涂,跟郝天圭根本就没法比。

    林锋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以阿多这么单纯的脑子,根本就不可能清晰的分析出自己被送到特种大队来的原因,于是他便自己想,想到了一个可能,问道:“阿多,你爸爸的生意现在好转了吗?”

    许阿多有些担心的道:“没有啊,前几天他给我打过电话,说他现在躲在乡下的一个小村里面,根本不敢会城里,债主在满世界的找他,他让我能不回去,就尽量不要回去,被那些人找到了不好。”

    排除了是他爸爸花钱找关系的可能,林锋一时间也没有头绪,他决定去问问郝天圭,因为他的思路肯定要比许阿多清晰。

    当他将问题说出来的时候,郝天圭很是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的新兵成绩还可以,但是阿多的话……我有些困惑。”

    林锋本不是喜欢寻根究低的人,但这里是龙狼小队,是他的父亲和雷叔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虽然他现在只是龙狼小队的普通一员,可是他觉得这个小队就是自己的,所以有些事情他必须弄清楚。

    林锋给二师兄打了个电话,详细的询问了一下郝天圭和许阿多的情况,二师兄也是一头雾水,很是迷惘。只是告诉他,这是特种大队在调了新兵训练考核的成绩之后,做出的决定,他也不知道原因。

    他还告诉了林锋,许阿多和郝天圭新兵期结束之后考核的成绩,郝天圭的底子不错,靠着不服输的精神,伤势好了之后努力追赶,居然在新兵考核的时候拿到了全团第一的成绩,他有资格调到特种大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真正奇怪的是许阿多的调动,他的成绩就算不是全团最差,也是最差的那些人中的一个,他的调动实在让人不能够理解。

    林锋决定还是等老贱回来,问问他是怎么回事,难道特务大队发现了许阿多身上某种特别的才能?但是林锋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除了特别淳朴或者说是特别二之外,许阿多真的是没有什么特长。

    当天晚上老贱并没有回来,甚至整个龙狼小队,除了他们四个新成员之外,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四人无奈之下,只好各自找了一个明显无人居住的房间,收拾了一番之后便自住下。

    许阿多三人打扫卫生的时候,林锋暗中留意了一下,发现有居住痕迹的房间一共只有五个,也就是说即便加上自己这四个新兵,龙狼小队也依然处于严重缺编状态。

    第二天一早,林锋四人就被尖利刺耳的哨声吵醒,急忙穿衣跑到外面集合,却发现吹起床哨的是不远出另一个特战小队的宿舍前传出来的。

    龙狼小队昨天才被扫干净的楼前,再次被风儿卷来几片去年秋天落下,不知藏匿在哪里得枯叶,加上站在空旷的操场上,看起来有些惘然的四个人,顿生无限的萧瑟之感。

    “你们快看,龙狼小队来新人了!”

    “可怜的家伙们,看来是这批新兵中成绩最垫底的几个!”

    “真不明白,想龙狼小队这种耻辱性的存在为什么还要保留编制,干脆解散算了。”

    “呵呵,不要胡说,没有这群‘娘儿们’,大队每年纪律标兵的锦旗往哪儿送?”

    “哈哈哈……”

    “……”

    隔壁小队的宿舍离龙狼小队不远,集合之后队员们就开始散漫的进行热身,为即将开始的体能训练做准备。特种大队的讲究是个人实力,而不是集体战斗力,相对于普通战斗部队,纪律性相对松散,热身的时候队长并不会管队员们进行聊天或者一些其他的什么活动,比如现在对这龙狼小队的指指点点和嘲笑。

    “艹尼玛的,你们在说什么?”郝天圭的脾气很不好,虽然在林锋面前表现得很是温驯,那是因为他在林锋手里吃过亏,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林锋的对手。但是对于其他人他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身为272团新兵考核的第一名,他自有自己的傲气,所以忍不住对着不远处大声嘲笑他们的那个小队骂道。

    说来也很奇怪,随着这声污秽的,充满愤怒的声音响起,龙狼小队的操场上,那股萧索之感瞬间消失不见,仿佛突然便有了一些生趣。

    林锋正在对一些往事进行着缅怀,此时也被郝天圭愤怒的喝骂声吵醒,饶有兴趣的看了郝天圭一眼,然后便看向对面那个小队的十几号人。

    他不得不看过去,因为对面的那些人被郝天圭骂了之后,已经瞬间爆炸起来,用更加污秽的语言,更加爆裂的情绪来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草泥马的,你们找死是吧?”

    “特么的,你们身为特种大队之耻就要有身为耻辱的觉悟。”

    “都特么老实一点,小心老子揍得你们连你们妈妈都不认识!”

    “……”

    于是林锋很是不屑的向着对面那些人竖起了中指,很大声的骂了一句话,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吵尼玛比,一群没卵蛋的怂货,是男人就用拳头说话,喷着口水哔哔,那是娘儿们才会干的事情。”

    林锋极为嚣张的喊话之后,两个操场上顿时没有了声音,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许阿多、郝天圭和吴小光的脸上,除了不可思议之外,还有些兴奋、有些担忧、有些害怕……

    而对面的那些人除了不可思议之外便是愤怒、恼火、嘲弄、以及打架的**……

    特种大队虽然特殊,但是条令条例还是有的,打架斗殴也是不允许的,但是只要不引起极为惨重的伤亡事件,打架这种事情并不会上纲上线,主要还是批评教育为主。

    而且批评教育这种事情是上级领导做的,基层的军官各个小队的队长,只有在自己的属下打输了情况下,才会对自己的属下批评教育。

    大家在心中都有一个共识,打架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是如果打输了那便是丢人了。

    龙狼小队已经很久没有和其他小队打过架了,为此还得过到过上级的表扬,和每年都能拿到的“纪律标兵”的锦旗,但是对于他们而言,这是耻辱没有什么好骄傲的,也是其他小队嘲笑他们的理由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