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1章:堕落的龙狼小队
    少校尹剑,代号影狼,外号老贱,因为他的笑容总是贱贱,让亲者快仇者恨,不亲不仇的人总是不自禁的想要一拳砸再他贱贱的笑脸上,就如此刻的林锋。

    老贱并不老,他此刻正贱贱的笑着,对林锋道:“你就是那个关系兵?”

    林锋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他确实是关系兵,也一直被人当成关系兵,从272团开始就一直这样,他早已经习惯了,谁让他当初走特招考核被人阴了,只好走后门呢?关系兵这个称呼恐怕一直都要跟着他了。

    但是关系兵又怎么样?关系兵就特么没人权了,关系兵就特么的该被你们瞧不起?老子就是关系兵了,怎么地吧?

    关系兵就要有关系兵的样子,林锋此刻站没站像坐没坐像,正是一个关系兵的标准模板,歪带帽叉着腰敞着胸口抖着腿,那样子简直比老贱还要贱上三分。

    要说人大都有一个毛病,自己哪方面擅长的,看到别人在这方面比自己还要强,就会产生不甘的情绪,必须要表现得更强,把这面儿扳回来才能痛快。

    老贱也有这样的毛病,可是他现在却拿林锋没有办法,因为林锋的关系太硬了,他即便想要打回去也不可能,他总不可能真的放下身段和林锋比贱吧?

    所以林锋贱样尽显的时候,老贱反而神色一正将脸上的贱笑敛去了,但是那三角眼和倒八眉,怎么看也正经不起来。

    “不要以为你是关系兵我就没办法治你,没错,你的关系确实挺硬,我也没法让你滚回原来的部队,不过你放心,老子绝对会让你自己哭着喊着要离开的。”老贱三角眼泛着阴森的光,手指头点着林锋说道。

    林锋眉头微微蹙起,道:“我很讨厌别人对我指指点点,以前对我指指点点的人,几乎都被我揍过,我本不想揍你,可是你不要逼我。”

    “嘿嘿!脾气还不小啊,你以为这是哪里?黑社会,你想揍我,来,你揍我试试来!”老贱微微弯腰,却不是鞠躬,而是将他那张猥琐的贱脸伸到了林锋的面前,一副欠揍的模样,真正的贱出了新高度。

    林锋微微叹了一口气,心想难怪龙狼小队现在堕落成了这副模样,有这样的队长,不堕落就怪了。

    “队长,请问我的房间在哪里?我是提前来报道的,今天还在假期里,请你先把房间安排给我,我有点困想去睡一觉。

    老贱三角眼一转道:“老子要带队去训练,哪有时间安排你的房间,你在这等着吧,等我训练回来再给你安排房间。”

    林锋扫了一眼挂满蜘蛛网、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打扫破落无比的龙狼小队宿舍,里面如同鬼屋一般一个人都看不见,不由得好奇问道:“你要带队训练,但是队伍呢?小队的人呢?”

    老贱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特种大队是一支和普通部队有极大区别的部队,担负的都是急难险重的任务,但是在这支部队里,想要接到任务必须主动去申请,因为只有完成任务才有机会立功受奖,才能在别的小队面前风光无限,才能有面子!

    龙狼小队自从十几年前的那次任务之后,便彻底的走下了神坛,虽然后来不少人想要重现龙狼小队的辉煌,可是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特种大队留给龙狼小队的兵员,都是素质和能力垫底的兵,就连小队长都是最没有能力的人担任,曾经有一任的龙狼小队的小队长之前居然是某部的司务长。

    一只狮子带领的群羊,可以战胜一只羊带领的一群狮子,可是一只肥猪带领着一群病猫呢?它们能战胜谁?

    所以接下来的时光中,曾经不败的龙狼小队开始一次次的失败,大任务失败,小任务也是失败,复杂的任务失败,简单的任务居然还能失败。

    一次次的失败,便一次次的被上级训斥为垃圾,被同僚嘲笑为废物,被所有特种大队的官兵认为是特种大队之耻。

    渐渐的龙狼小队终于认清了自己的位置,认为自己就是垃圾,就是废物,就是特种大队之耻。

    于是他们开始自暴自弃,再也不主动的去争取接受任务,好不容易有一些集体行动的任务,他们也是被安排在最没有危险最为安逸的位置上,或是运送衣物帐篷,或是与炊事班为伍。

    没有危险自然也难以立功,没有危险自然也不可能获得什么荣耀,即便是在演习的时候,他们的成绩也总是最为垫底的那一个。

    有传言认为,龙狼小队在那一次几乎全军覆灭的任务之后,便受到了某种诅咒,不管什么人进入这支小队,就会一直和失败相伴。

    年长日久,龙狼小队早就坐实了特种大队之耻的“关荣称号!”,于是不论是队长还是队员,一旦被调到龙狼小队,便知道自己在部队里的日子恐怕是要到头了,便安心的顶着特种大队之耻的名头在这里混吃等死。

    老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原来是其他小队的一名狙击手,很有可能成为那个小队的队长,可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最后还是当上了队长,当的却是龙狼小队的队长。

    痛苦、彷徨,然后麻木,老贱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依然还是那么贱,但似乎又有很大的区别,以前他贱得让人觉得可爱,现在则是贱得十分的可憎。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在休假吗,小队的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训练任务,这个时候他们都在训练呢!”老贱贱贱的说道,表情里面尽是轻蔑之意。

    即便是特种大队之耻,对于其他部队调来的人,他们依然还是保有自己的骄傲,属于特种大队的骄傲,因为在很久或是不久之前,他们曾经不是龙狼小队的成员。

    “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他们!”林锋沉声问道,很是严肃。

    “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老贱下意识的回了一句,突然感觉有些不对,怎么听他的语气他倒成了长官,老子变成他的属下了?

    “哎,我说你小子,你用什么态度跟老子说话呢?在这里老子才是队长。”老贱眼冒凶光的说道。

    林锋撇了撇嘴道:“我也没说你不是队长,你紧张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什么时候能见到其他人。”

    老贱想了想,林锋还真的没有说什么无视他权威的话,心情顿时好了一点,老气横秋的道:“我们的训练都是随机的,完成时间不一定,什么时候能见到人,也只能随缘了。”

    林锋没有在特种大队呆过,并不知道这其实只是老贱的瞎掰的,龙狼小队的这些兵,现在根本就不在部队里过夜,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大多数以训练为名,其实偷摸去了城里醉生梦死,除非有任务摊派下来,他们才会回来。

    老贱本来正在和几个人一起喝酒,因为接到电话让他回小队接收一个新兵,他这才赶了回来。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通知他的参谋特意叮嘱他,这个新兵是个关系兵也是个大刺儿头,要他好好调教调教。

    老贱虽然贱,但是调教刺头儿新兵这事儿他还是很喜欢做的,因为做这件事情很有折腾人的快感。

    “好了好了,老子要继续训练去了,你就在这里熟悉一下营区,顺便打扫一下营区的卫生。”老贱心中想着继续喝酒去,懒得和林锋耗着,既然他说今天是休息日,他也懒得带他训练,就给他安排了一个打扫营区卫生的任务。

    走出了两步,老贱又想起了什么事情,又走了回来道:“对了,一会还有几个刚调到我们龙狼小队的兵,你负责接待一下,然后让他们跟你一个打扫卫生就可以。”

    听到他这么说,林峰松了一口气,这个么大个营房,不知道多久没人住,已经荒废破败得不成样子,他一个人还真搞不定,最重要的是他本来就不想搞。

    一百年没人打扫的鬼地方,老子以来就叫老子打扫,真当老子好欺负?没有说出来,不是不敢说,而是不屑说,林锋一贯的作风是先做,等别人说了咱再说。

    老贱带着一身的酒味拖着沉重的步伐,向着营区的大门走去,龙狼小队的宿舍楼前就只剩下林锋一个人了。

    他不急不躁的找到一把椅子,很是仔细的将椅子擦干净,又找到一个显眼的位置,便坐着打起盹来,压根没想着打扫卫生这事儿。

    昨夜因为陈秀儿的折腾,林锋没有睡好,这时候舒服的摊在椅子里,被冬日难得的太阳晒得懒洋洋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确实很快,他刚闭上眼睛就被一声如同炸雷一般的报告声惊醒了:“报告长官,第三十九集团军,一二六师,二七四团,吴小光前来报道!”

    林锋吓了一跳,心想你特么的声音也太大了,以为自己是张飞么?口中却很是温和的说道:“好,很好,我是你们的前辈,今天特意在这里等你们。”

    前辈就是来得早的人,早来几分钟,也是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