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0章:半夜不睡是为啥?
    林锋最终还是没有走进房间,林锋当然不会走进房间,林锋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走进房间,他握住门把手只不过是想要帮陈秀儿将虚掩的门关紧。

    陈秀儿心中紧张的情绪骤然一松,然后就变成极端空虚和失望相掺杂的情绪,被折磨得久久不能入睡,直到外面的厅中传来林锋的鼾声。

    鼾声并不如雷,却让陈秀儿越加的辗转难眠,终于心中所有的复杂情绪都便成了愤怒,心中也只有了一个想法。

    我在这边睡不着,你倒是睡得香,门儿都没有!

    起身穿上睡衣,下床走到客厅,陈秀儿充满杀气的眼神盯着林锋看了许久。

    终于,林锋似有所感微微睁开眼睛,便看到陈秀儿正站在沙发前面,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不由唬了一跳,惊声道:“这么晚了,你不睡觉站在这干嘛?”

    “我心情不好,想找人打架!”陈秀儿冷冷的说道。

    “在这里?不好吧!给他酒店打坏了还要赔!”林锋道。

    “我赔!”陈秀儿说完,已经一个劈腿踩了下来,目标居然是林锋的两股之间的要害,端的是凶险无比。

    林锋双脚一蹬沙发扶手,身子向前滚到了地上,身后一阵风吹得背脊发凉,扭头一看弹性十足的高档沙发,居然被陈秀儿这一脚劈得散了开来。

    “我的天啦,你这是玩儿命啊?”林锋怪叫一声,双手猛的向上一把抱住了陈秀儿的再次抬起来的脚。

    陈秀儿脚被抱住,依然不肯停手,娇嗔一声,两只手捏成拳头就向下砸了下去,直取林锋的小腹。

    林锋顾不得吐槽她下手太狠,抱着陈秀儿脚的两只手猛的一使劲,生生的将她抬起的脚拉到了地上,然后自己的肩膀顶在地上,两条腿确是想上而去,直接迎上了陈秀儿的手腕。

    手的力量终究不如脚的力量大,但是却比脚要灵活,陈秀儿不与他硬拼,两手微微一斜,便避开了林锋的双脚。

    林锋早料到有此一着,肩部发力的同时,颈部也开始发力,用额头顶着地面,整个人呈困龙升天之势,两只脚继续向上,踏向陈秀儿的面门。

    虽然姿势有点屈辱,但是对于林锋来说,这是在身处劣势的情况下,最有效的反击,对于陈秀儿而言,如果不及时后退的话,将会极为的凶险,即使林锋没有穿鞋,也足以踏碎她的面门了。

    陈秀儿现在处于盛怒之中,正不顾一切的想要将林锋打一顿,怎么可能直接后退,让他站起来获得喘息之机?

    快速的偏了一下头,险之又险的劈开林锋的一脚踩踏,但是林锋可不止一只脚上来,如果不将她逼开,自己这种头下脚上的姿势将会十分的不利,所以林锋第二只脚再次踩了过来。

    这只脚来得太快,陈秀儿没有避开,因为避不开,除非她想扭断自己的脖子。

    但是林锋还是没有踩到她的脸上,因为她的手已经回来了,将林锋的这一脚挡住,林锋的另一只脚再次踩过来,但是速度已经慢了很多,再次被陈秀儿挡住。

    林锋还想再踩,突然发现自己的腿动不了了,原来陈秀儿挡住他的脚之后,立刻手臂顺势一翻,将他的两只腿抱在了胸口,没有往回的空间,任他怎么动也使不出力气,自然没有什么杀伤力。

    抱住林锋的双脚之后,陈秀儿猛的吸了一口气,腰腹发力竟是将林锋整个人倒提了起来,然后猛的向下一压,似乎是要把他当成大号的捣药锤,向着地面夯了下去。

    林锋心中大骇,这要是夯实了,再硬的脑壳也要被开瓢啊!顾不得许多,他的抱住陈秀儿的两条腿,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拉。

    “啊!”陈秀儿终究没有林锋的力气大,尖叫一声之后,便倒在了地板上。

    林锋压在陈秀儿的身上,抱着她的双腿不放,陈秀儿在下面同样也抱着他的双腿不放。

    保持着这种诡异的姿势,林锋和陈秀儿两人之间保持了短暂的和平,林锋很是恼怒的问道:“三更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

    陈秀儿“哼”了一声,不甘心被他压在身下,于是猛的发力翻身将林锋压在了下面,这才开口说道:“我就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锋不服气的再次翻到了上面,脸上却是一脸懵逼的表情,问道:“什么什么意思?说明白一点?”

    陈秀儿再翻到上面,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羞的,脸上有红晕泛起,可惜林锋看不见:“既然我们都睡在一个房间了,你为什么非要睡客厅?”

    这次林锋没有再翻到上面,因为他心中想到一个可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觉得有些兴奋,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怀里抱着的小脚不再冷硬,反而温润而且迷人,传出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

    林锋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你是女孩子,我怎么能和你睡……”

    林锋正要说我怎么和你睡一张床,便听道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离他不远出的房间门“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然后耳边就传来一声气愤、羞怒、意外、失望交杂在一起的娇呼声:“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林锋和陈秀儿抱着彼此的腿,极度意外之下居然忘了松开,有些惘然的扭头看向门口,便看到一个身穿军服英姿飒爽的女少校站在那里。

    陈秀儿柳眉微挑:“是你?”

    林锋心中大惊:“小琪,你怎么来了?”

    看着只穿着内裤的林锋和不着寸缕的陈秀儿彼此搂抱着以极为夸张的体位纠缠在一起,陆小琪只觉得脑袋里面轰的一声炸开,所有一切复杂的心情都尽数变成了委屈。

    “下流、无耻、变态!林锋,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陆小琪哭着怒骂了一句,猛的关上门转身向电梯跑去,想要尽快的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小琪,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给你解释!”林锋很想要追上去解释一番,可惜陈秀儿依然还紧紧的抱着他的腿不放,所以只好无力的向着门口伸出手,想要挽留住什么,但是什么也挽留不住,只能徒劳的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

    不一会儿,便有新的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直往这边而来。

    “快放手吧,再不放手保安要进来了。”林锋无奈的说道。

    “啊!”陈秀儿轻呼一声,立刻放开林锋的脚,逃也似的钻进里面的房间中,“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门关上了,便一夜没开,林锋的心情很是郁闷,也没有进去问问她发什么神经的兴趣,打发走了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的保安,林锋坐在破损的沙发上一夜没睡,也没想出要怎么跟陆小琪解释。

    第二天早上,交够了损坏物品的赔偿费,林锋终于便将这间房退了,陈秀儿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媳妇一般,拖着行李跟在他的身后,没有了昨夜蛮不讲理的彪悍劲儿。

    “昨天来的那个女孩儿,是你的女朋友吗?”陈秀儿弱弱的问道。

    “不是!”林锋没好气的说道。

    陈秀儿松了一口气,心里有些委屈:“既然不是女朋友,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那是我们军长的女儿!林锋在心中想着,嘴里却没有说,只是说道,“上车吧,开武馆的地方,浩南他们已经给你找好了,你把你送过去,你自己去看吧!”

    “你要去哪儿?不和我一起看看吗?”陈秀儿有些不满的问道。

    “昨天我就已经拿到调令了,今天我要到特种大队去报到!”林锋说道。

    送完陈秀儿,林锋直接去了一趟军部,想要找陆小琪解释一下,却得知她已经回125师去了。

    陆定军很是严肃的问他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昨天小琪回来关起门哭了一晚上?

    林锋当然不敢将事情说出来,只是含糊的说是有点小误会,等下次见面,解释清楚就没事了。

    陆定军倒是没有怀疑他,挥了挥手说声:女孩子是要哄的!便让他离开了。

    离开军部,林锋直接驱车去了特种大队,有陆定军的关系,所有的手续都没有什么问题,办得十分顺利。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特种大队遇到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对他有些隐隐的敌意,尤其是到了龙狼小队报到的时候,敌意更是直接升级成了轻蔑和嘲讽。

    不知道是特种大队的规矩和别的作战部队不同,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林锋在大队指挥部干部科报道之后,并没有人将他送到龙狼小队,只是给他发了一张通行证,就让他自己去找龙狼小队报道。

    好在有通行证在手,可以随意进出营区,没用多长时间林锋就找到了龙狼小队的驻地。

    和特务营一样,特战小队是连级单位,队长不过是正连职的干部,但是因为特种作战的特殊性,很多普通的战斗成员都是士官,甚至是军官,所以小队长虽然只是正连职,但实际大部分都是由少校军官担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