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9章:洗干净再上床
    傅雪不过是使使小性子扮扮可怜,她也很是清楚林锋不可能有时间来指导自己的格斗技巧,所以林锋温言解释了两句便也不再坚持。

    会撒娇的女人,总是可爱的,但是蛮不讲理可不会让人喜欢,傅雪比林锋小两岁,心理年龄还要更小,撒娇起来不用刻意便浑然天成,但她也很是聪慧,知道怎样适可而止才不会被人讨厌。

    为陈秀儿接了风,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薛飞四人自己乘车回了特务营,林锋却是给程浩南那几个不良少年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事和他们商量。

    在一个平时无人问津的烂尾楼里,林锋将自己的想法给他们说了一遍,请他们帮忙为陈秀儿找一个可以开武馆的地方,以后他们就在武馆中跟陈秀儿学习格斗技巧。

    找地方对他们这些地头蛇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林锋也没有说不给钱,他们自然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可是关于跟陈秀儿学格斗的事情,却是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山鸡神经粗性子直,说话也直接,虽然不是他一个人有意见,但是提出来的却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只是沉默等待着答案。

    “锋哥,不是兄弟们不相信您,对您的身手我山鸡佩服的五体投地,您要是来道上混,我们都愿意认您当大哥。可是您也不能随便就找个人来糊弄我们啊,就算要糊弄,您也找个看起来厉害一点的吧?您弄这么个娇滴滴的嫂子过来,我看不是教兄弟们格斗的,是考验咱们心性来的。”山鸡大咧咧的说道,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林锋很是无奈的向陈秀儿耸了耸肩道:“秀儿,我不是挑事儿的人啊,可是这些人明显在怀疑你的实力啊,你要不要证明一下你自己啊?”

    陈秀儿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这要不叫挑事,那什么才叫挑事儿呢?

    不过林锋挑的这个事儿却也有他的道理,陈秀儿身为统治代国地下拳坛多年的王者,怎么能接受被这几个一看就是弱鸡的不良少年质疑?

    于是本来柔和的眉眼突然凌厉起来,场间空气徒然一冷,有杀气如风拂面生寒。

    程浩南他们虽然号称是道上混的,还正式的拜了一个大帮派的堂口,可充其量也就是小混混级别,架是没少打却没有真的动手杀过人,此刻被陈秀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吓得打了一个激灵,心中不由得有些暗暗后悔,现在才知道面前的美女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只看她身上的杀气就知道,肯定是杀过人的,而且杀的还不是一个两个。

    细细的思量了一番,越发觉察出陈秀儿的强大,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怖,面上升起一丝凝重之色。

    杀气升,柳眉挑,眼里却是不屑之色,陈秀儿淡然说道:“既然你们觉得我的实力不配指导你们,那就上来过两招,让我证明给你们看看,我有没有资格指导你们。”

    程浩南的心中有警笛声响起,有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山鸡却是被激起了好胜心,上前一步就想要动手。

    “等一下!”陈秀儿突然说道。

    “怎么,怕了?”山鸡很是得意。

    “你们一起上!”陈秀儿说道。

    “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山鸡大怒,上前就想要抓住陈秀儿的手,给她一些教训。

    陈秀儿怎么可能让他有半分的机会,修长的大腿迅速抬起然后落下,山鸡却已经喷着鼻血向后退了好几步。

    陈秀儿摇了摇头道:“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急什么?”

    程浩南虽然心中有警惕之意,可是被一个女人挑战他不可能退缩,于是一招手,一共五人一齐扑了上去。

    “嘭!嘭!嘭!嘭!嘭!”五声,三秒,继上次被林锋残虐之后,不良少年们再一次惨遭“凌辱”,最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这次将他们瞬间放倒在地的,居然还是一个他们平时最瞧不起的娘们。

    林锋无奈的道:“何必呢?需不需要看医生,我给你们叫120?”

    “不……不用了!”程浩南强撑着站了起来,对陈秀儿行了一个江湖上的礼节,拱手道:“我们输的心服口服,我对我们之前对姑娘的无礼表示道歉。”

    陈秀儿微微一笑,恢复了最近这段时间在国内养成的温婉样子道:“没关系,让你们吃了不小的苦头,应该是我道歉才对。”

    林锋笑道:“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客套了,浩南,你们休息一会自己回去吧,我去帮秀儿找个酒店。找到适合开武馆的铺子,直接你们直接联系秀儿就好了,我明天就要去新单位报道,最近恐怕都没有什么机会出来了。”

    程浩南也没有挽留他们,也没有精神挽留,只是留下了陈秀儿的电话号码,便和他们告别目送两人开车离开。

    过了三分钟,躺在地上的其他四人才缓过劲儿来,山鸡吐了一口血痰道:“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女人,她一拳砸过来的时候,我好像闻到了血腥味儿,我敢打赌,这个女人肯定杀过人,而且杀的还不少。”

    程浩南却还在看着远处消失的车尾灯,坚定的说道:“我们要跟她学,学杀人!”

    山鸡挠了挠头道:“那个女人厉害是厉害,可是我们跟着一个女人学本事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会不会太没有面子?”

    程浩南严肃的道:“想要面子,首先要有实力,道上混的人,甭管后台多厉害,自己没有实力也不行,谁知道自己哪天就会被想要上位的小弟给砍了!”

    山鸡憨笑道:“南哥你放心,不管将来你做多大的老大,我也绝不会想要砍了你。”

    “少说两句吧!”程浩南哭笑不得的搂住了山鸡的肩膀:“好兄弟,一辈子!”

    几个兄弟此刻都站了起来,几人勾肩搭背的站成一排,齐声高喊道:“好兄弟,一辈子!”

    ……

    春节刚过,dl地处温暖湿润的南方,此时正是旅游的旺季,林锋带着陈秀儿找了几家宾馆酒店,居然没有一家还有空房。

    “要不然……我们在你的住处将就一晚上吧!”陈秀儿臻首低垂小声的说道。

    “不好吧!”林锋条件反射的差点跳了起来,但是细想之后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让陈秀儿一个姑娘家睡大街,虽说即便真睡在大街上她也绝不会吃什么亏。

    陈秀儿微嘲道:“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一个男人怕什么?”

    “我怕个毛!”林锋剑眉斜飞,他本就是生性洒脱之人,所谓人正哪怕影子斜,在一起睡一夜能怎么样?你还能把我吃了?

    陈秀儿没有想到林锋居然早就订好了酒店的房间,心中窃喜的同时又有点鄙视他的怯懦,既然都准备好了,刚才为什么又要装着去找宾馆?

    林锋现在条件好了,也没有卧薪尝胆的想法,虽然没有奢侈到住总统套房的地步,可也是住的条件不错的商务套间,一室一厅有厨有卫,之所以答应陈秀儿共睡一间房,是因为套间的厅中有沙发可以容身。

    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陈秀儿一路风尘仆仆而来,林锋很有风度的让她先去洗澡。

    或许是为了节省材料和空间,也或许是故意这么设计的,套间里的卫生间就在客厅的一角,和客厅只隔着一面磨砂玻璃,浴霸灯的亮度自然比客厅的要暗一些,如此一来,陈秀儿窈窕身材便在磨砂玻璃上投下了一道清晰的影子。

    圆融处如月满中天的两面弧,修长处似莲下藕条见其形便知其白,更有某处奇峰突起有若蟠桃挂在枝头,真真是无限美好投于璧上,看得林锋身上某处昂然而起,无论如何镇压也绝不愿低头。

    悉悉索索的水声渐歇,陈秀儿终于裹着浴巾出来,林锋心中终于松了一口,却忘了将昂然的兄弟藏起来。

    陈秀儿望着那处凸起,俏面微红嗔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洗澡?难道要带着一身汗臭上床?”

    林锋刚刚经历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大的考验,精神还有些浑浑噩噩,没有注意到陈秀儿话中要与他一同上床共度良宵的隐意,只是遮住身上很是不雅却桀骜不驯的某处,尴尬的钻进了浴室。

    林锋没有听出陈秀儿话里的意思,自家兄弟的问题便只好自己解决,毫不犹豫的将刚刚看到清影的美好**当成意淫的对象,他便草草的将自家兄弟打发了,这才一身轻松的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洗澡。

    等他出来的时候,陈秀儿早在房间里的床上等得心焦,处于女儿家的羞涩意,房门虽然没关但也是虚掩着,听到外面水声停了,陈秀儿成年之后,平生第一次紧张起来,藏在被子里的美好身体都禁不住微微的颤抖着,等待着……

    可恨的是外面的那个男人并不急躁,慢条斯理的吹干头发,脚步声这才向着房间而来,然后抓住了房门的把手,仿佛立刻就要推门而入,陈秀儿紧张得无以复加,心情很是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