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7章:回来是为了离开
    有了陆定军的帮助,林锋的调令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两天之后便下到了特务营。

    但是在这里却遭遇到了一些问题,特务营的主官张若素不同意签字,这件事情便僵持在了这里。

    因为林锋没有回来,过来的是陆小琪,这让张若素的心中越发的冰冷,她以为林锋的那封信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可能正真这个陆小琪,因为她是军长的女儿。

    这么认为的不仅仅是张若素一个人,特务营里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所以陆小琪在这里遇到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敌视,她很是委屈。

    但是她知道这些人究竟误会的是什么,而且她也希望他们的误会是真实的,所以她并不解释,只是诚恳的要求张若素放林锋离开。

    张若素起先并不同意,但是当陆小琪说出林锋现在调去的部队是当初他的父亲曾近呆过的部队,是他一直以来的希望时,张若素终于松口了。

    “我只有一个条件,让林锋自己回特务营来拿调令,这是条例规定的,他若不来我不会放人。”张若素冷着脸说道,在陆小琪的面前,她永远不都不会表现出自己软弱的一面,说得无比强硬。

    “好吧,我去跟他说!”陆小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林锋真的不想再见张若素,如果是在之前,如果不是确定可以调到他一直想要去的龙狼小队,他就算拼着被当成逃兵,开除军籍也不决不会回头去见她。

    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见,因为在他看来,进入龙狼小队,恢复小队的往日荣光,为父亲报仇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比自己的感情重要无数倍。

    林锋做着师部的车回到特务营,看到他的战士们,都用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尤其是和他一起参加了佩尔墩血战的战友们。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走?”有人问道。

    林锋低头,沉默,没有说话。

    “狼牙,你这是背叛,你背叛了特务营,背叛了兄弟们,你怎么对得起老营长?”又有人问道。

    林锋的头低的更低,心中很是难受,但他还是没有解释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薛飞、常术、苏达乐、傅雪,他们没有说话,也没有责怪,但是眼神里有疑惑。

    林锋上前拍了拍薛飞的肩膀,低声道:“等会跟我一道去喝酒。”

    四人点了点头,他们和林锋认识的时间最长,彼此也最为了解,所以他们相信林锋,相信他要走就必然有要走的理由,而且那理由绝对不是儿女私情那么简单。

    林锋感觉到了他们的信任,心中一暖脸上便有了一丝笑意,然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脸上笑容骤敛,变得无比的冷漠起来。

    “你终于肯回来了!”张若素的声音冷的像冰,她一向如此,所以特务营的其他们并不觉得奇怪。

    林锋觉察到她的语气中的寒意比以往更甚,似冰刺一般于寒冷之中带着尖锐的锋芒。但是林锋知道她如此的原因,所以也不会觉得奇怪。

    “我回来,是为了离开!”林锋冷漠的说道,他不想面对张若素,不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对方,如果证明田胜的供词是真的,那么便是张若素的家族对不起他林锋。

    张若素微嘲说道:“如果不习惯冷漠,那就不要装着冷漠,这样很可笑。”

    林锋笑了笑,却笑得很冷:“我既然决定要离开,那便一定会离开,你想我怎么样?痛哭流涕的跟你说对不起?还是心怀无限愧疚的让你尽情的惩罚我?不好意思,我没觉得我对不起你,也没觉得你有资格惩罚我,我离开自然有我的原因,而且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也不想跟你解释。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可以把调令给我了吗?”

    林锋的话很刻薄也很伤人,张若素很想哭,却强自忍住,双目如刀一般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的心看透,看看是红色还是黑色。

    良久,她将背在身后手上攥得有些变形的一张调令,扔在了林锋的身上:“滚吧!希望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林锋默默的收起调令,觉得张若素的态度有些恶劣,自己有些吃亏,于是嘴唇微启,想要说一些刻薄的话还回去。

    突然想到,十几年前的旧事,张若素不可能参与期间,即便是有仇,也是她家族前辈的仇,和她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和她既然已经注定做不了朋友,那也别真的成了敌人,毕竟他们曾经有过好感,有过过往,有过很多……

    于是他不再说话,转身就走,同时朝薛飞几人招了招手。

    “营长,我们……”薛飞是七组的副组长,既然林锋撂挑子了,要请假自然由他来请。

    张若素知道他要说什么,挥手道:“去吧,批了。”

    “谢谢营长!”薛飞道了声谢谢,便和其他三人一起,坐上了林锋的车。

    “呸,见异思迁!”飞鹰不屑的朝着远去的吉普车吐了口唾沫,替张若素不值。

    “不要胡说!”张若素看着远处的吉普车喃喃说道:“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营长,你不生气吗?”飞鹰不解问道。

    “生气,但我不是生气他的离开,我生气的是他始终不肯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张若素怅然若失的说道。

    带着薛飞四人,林锋直接开车去了dl市,在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定了一个包厢。

    等酒菜上齐,林锋亲自给兄弟们倒上酒,举起酒杯道:“第一杯酒,我自罚一杯,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将你们调到特务营,我自己却要离开,实在是太过自私了。”

    薛飞说道:“狼牙,我们大家来这里不是听你说对不起的!”

    林锋没有立刻说话,将杯中酒一口喝完,才再次开口道:“好,我给你们说一下我离开的原因,我的父亲以前的军区特种大队,龙狼小队的一名战士,有一次他们执行任务……”

    “……在雷叔的严刑逼供下,那田胜终于说出了当年是谁指使他雇佣了丛林之牙,指使他的人是龙国西南一个大家族的人,也就是张家的人。”

    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林锋将自己和张家的恩怨简单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你们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留在特务营跟张若素共事?”

    众人尽皆陷入了沉默之中,心中感叹造化确实弄人,狼牙和营长是多好的一对呀,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种结果?

    没想到第一个说话竟然是一只和张若素不怎么对付的傅雪:“虽然那个女人平时看起来凶巴巴的,可是十几年前的那件事情似乎怪不到她的头上吧?”

    林锋苦笑摇头道:“我当然知道这事怪不到她的头上,我也没打算怪她,但是如果田胜说的是真的,那我迟早有一天会杀她家族的长辈,如果我现在不和她保持距离,将来又该如何面对她?”

    薛飞点头道:“你做的是对的,既然注定是一个悲剧,我们何必要去演它?不过,如果你的仇人真的是张家的话,想要报仇可是有点难啊!”

    林锋道:“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面对强大的敌人,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丛林之牙是我的仇人,丛林之牙是什么你们知道吗?他们是世界排名前三的雇佣军团,比起张家要棘手得多。”

    苏达乐突然开口道:“狼牙,我们大家都是生死兄弟,如果有一天你要报仇,需要我们话尽管开口,不管刀山还是油锅,兄弟们赔你一起。”

    “火狼说的对,大家兄弟一场,需要的时候你一定要说话。”常术说道。

    “还有我,我也愿意帮忙,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傅雪慧黠的一笑,说道。

    薛飞没说话,只是朝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林锋感动无言,将杯中酒倒满然后举起:“干!”

    “干!”众人一起举杯,一饮而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锋的手机突然响起,拿起一看原来是陈秀儿的电话,林锋朝几个人说声对不起,然后接听了电话:“喂!秀儿,你这么快就到了?我不是让你先把家里安顿好再过来吗?”

    “我现在已经下飞机了,你快来接我吧,你放心家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陈秀儿的声音轻快,心情听起来还不错,想到林锋主动寻求自己的帮助,她的心情自然不会太差。

    薛飞几人耳朵都尖的很,林锋也没有背着他们,自然都能听出来电话那头是一个好听的女声,只是不知道长得好不好看。

    男人的脸上都露出复杂难明的表情,只有傅雪将小嘴撅了起来,似乎心情很是不妙。

    “对不起了兄弟们,我去接我一个好朋友,马上就回来。”林锋作揖说道。

    常术打了个酒嗝,开口道:“还是我送你过去吧,这里离机场还很远,而且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车多的候。”

    林锋有些担心看着他面前摆着的一排酒瓶道:“你喝了这么多酒,能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