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5章:误会
    曾几何时,五个好斗的不良少年意气风发,以为自己很能打,因为他们街巷里没有人是他们对手;曾几何时,不良少年们以为他们心中仰慕的街区老大**哥是世界上最能打的人。

    但是今天,在遇到林锋之后,他们心中的信仰崩塌了,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能大的人?

    林锋蹲在地上,蹲在累的爬不起来的不良少年们面前,微笑问道:“怎么样,服气了吗?”

    “服,服气了!”之前最不服气的山鸡第一个表示服气,其他人并不是不服,只是神经没他粗,自然反应便没有他快。

    听得不良少年们都表示服气之后,林锋才缓缓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你问吧!”程浩南喘息着说道。

    “你们有没有贩过毒?”林锋问道。

    程浩南脸色一变,想到某种可能,但还是老实回答道:“没有!”

    “有没有欺负过女人?”林锋再问,他没有说明,但是程浩南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很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林锋打了一个响指,点头道:“不错,那就是你们了。”

    山鸡一头雾水:“什么?什么就是我们?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做。”

    程浩南以为自己猜到了什么,神情十分严肃而且坚毅的说道:“如果你想让我们当卧底,我是绝对不会同意,我们可以死,但绝不背叛!”

    他手下的几个小弟顿时脸色一变,然后很是悲壮的呼喊道:“南哥说得没错,我们可以死,但绝对不能不讲义气!”

    林锋很是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你们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老子又不是警察,要你们做屁的卧底?”

    “你不是警察?”程浩南一脸不信的看着他道:“如果不是警察,你为什么问我们那些问题?”

    林锋道:“因为我想跟你们做朋友,但是前面我所说的两件事情,却又是我不能接受的事情,如果你们做过,我们自然做不成朋友。”

    “那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们做朋友?”程浩南很是冷静的回答道,他很清楚,每个人做事情都有自己的目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朋友,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敌人。

    林锋想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如何才能组织好语言,然后开口道:“我是一个军人,我可能有一个很强大的仇人,或者说一个强大的家族是我的仇人,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跟它们抗衡,所以我需要朋友,需要强大的朋友。”

    “可是我们并不强大!”在遇到林锋之前,程浩南曾经以为自己很强大,他甚至幻想有朝一日自己能够统治整个dl市的地下世界,可是遇到林锋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

    现在林锋这个在他看来无比强大,强大得让他绝望的人,居然还有一个比他更加强大的仇人,所以程浩南感觉到了危险的味道,觉得那种层面上的斗争,并不是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可以参与的。

    山鸡的神经比较粗,思考问题也更简单,他没有考虑自己如果参合进去会有多么危险,因为他不怕危险,于是他很是直接的开口问道:“如果我们帮你,我们能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帮助你们变的强大。”林锋一句话便回答了他们两个人的问题。

    山鸡心情激荡,程浩南凝眉沉思,林锋则是静静的等着他们的答案。

    “有些事情,我们不能做!”程浩南说了这样一句话,可以理解为拒绝,也可以理解为同意。

    林锋的理解是同意,那么便是同意:“我说过,我需要的是朋友,不是属下,将来我会请求你们帮忙,你可以自己选择帮或是不帮。”

    程浩南很是认真的说道:“如果你把我们当朋友,我们自然也会把你当成朋友!”

    林锋笑道:“我更希望我们成为兄弟,因为好兄弟才能讲义气!”

    山鸡很是兴奋的叫道:“必须的,好兄弟,讲义气!”

    一旁为林锋暂时放在道旁长凳上的陆小琪被他吵醒了,闭着眼睛咕噜道:“回家,我要回家,林锋,快送我回家。”

    林锋再次将陆小琪扶了起来,面带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兄弟们,我现在要走了,我们先留一下联系方式吧,过两天我再联系你们。”

    程浩南等人促狭的笑着,自然不会打扰他的好事,各自留下联系方式之后便自分手。

    看着林锋驾车离开,程浩南眉头微蹙似有不解,山鸡突然问道:“南哥,你说这个人靠谱吗?”

    程浩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看起来很靠谱,感觉也很靠谱,但是有些问题我想不明白。”

    “什么问题啊?”山鸡好奇的问题,他一向觉得浩南的脑子很是好用,想不到他居然也有想不明白的道理。

    浩南瞪了他一眼道:“我都想不明白的事情,你知道了有什么用?”

    山鸡愣了一下,然后颇以为然的道:“对啊,是这个理,你都想不明白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想的明白!别说,你可千万不要说,要不然兄弟没得做!”

    程浩南哭笑不得,其他兄弟大笑,山鸡大怒:“笑个屁!”

    林锋开着车行驶在dl的街道上,不时的看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以手支额打着盹的陆小琪,想着她之前在酒吧里说出来的那句话,心中暗道:你说的要不是酒话,那该多好啊!

    39军的军部,便设在dl市,林锋不知道陆小琪的家在哪儿,但是他知道军长陆定军是她的父亲,所以他把陆小琪给送了回来。

    “站住!什么人?”军部门口站岗的卫兵很是尽责,并没有因为林锋开的是军车便随意放他们进去。

    “能不能麻烦通报一下,我想见军长!”林锋开口说道。

    “你是那个部队的,有通行证吗?”卫兵开口问道。

    林锋当然没有通行证,有些尴尬的道:“不好意思,我没有通行证,我是送军长的女儿回家的。”

    卫兵见他不像说谎,但是自己也不认识军长的女儿,于是便给军长的警卫营打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正是警卫营的营长龙中平,当初他和林锋有过一面之缘。

    龙中平听说有人送陆小琪回来,心中很是疑惑,一边向军部大门口走去,一边直接拨通了陆小琪的电话。

    陆小琪今天没有穿军服,穿的是一身格子连衣裙,身上也没有口袋,手机便用一根丝带穿着,挂在了心口。

    林锋听到手机响便要去接,可是看到手机的位置,不由得有犹豫了起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手机居然藏在了陆小琪双峰之间的深沟中,偏生还是那么的小巧,想要不触碰到她的敏感部位便拿出手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林锋不是瞻前顾后的人,犹豫了一会之后,还是决定要将手机接起来,于是一只大手便颤巍巍的向手机抓去,自然也便是向着那两道山峰抓了过去。

    军部的面积并不大,龙中平一面打着电话,一面走出营房,一眼就看到大门口站着的林锋,一只大手正向着某个不可说之处摸了上去。

    “住手!”龙中平大喝一声,简直似晴天霹雳一般炸响,林锋吓了一跳,本来还算稳定的大手,忍不住抖了一下,却是正好便抓在了那处不可说之处。

    陆小琪本就没喝多少酒,又吹了一路的风,酒意其实已经渐醒,没有醒来其实都是因为睡觉的惯性,此刻被龙中平一吼,再被林锋在敏感部位一抓,顿时便清醒了过来,猛的低头一看下,意识的就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抬手无比迅速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林锋的眼前有金星骤起,然后耳畔穿来陆小琪无比羞怒的声音:“林锋,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我……你……电话……”陆小琪的电话已经不响了,林锋感觉自己现在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只是无力的解释道:“小琪,你别误会啊,我不是故意的,我……”

    龙中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远处冲了过来,二话不说一把将林锋推开三四米远,冷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军部的门口做出这种事情,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起来!”

    卫兵本就是警卫营的人,听到营长发话,那里还有半分的犹豫,立刻拿枪指住了林锋的脑袋。

    在刚被枪指住的那一刻,林锋身上的肌肉骤然一紧,下意识的就想要动手反抗。

    突然想起这里可是军部,自己在这里动手算是怎么回事?难道准备叛国?

    想到这里,他只能无奈的苦笑着举起手,对陆小琪道:“小琪,你听我解释,这真的是误会啊!”

    陆小琪刚才是刚睡醒有些迷迷糊糊的,此刻看到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心中也有些暗暗后悔,于是对龙中平道:“龙大哥,你放他走吧,这……也许真的只是一个误会。”

    龙中平看起来比陆小琪还要激动,大声道:“什么误会?这么多人亲眼看见的,他公然在军部门口对你……对你做出那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就放了?”

    林锋心中有些恼怒,心想你特么这不是挑事儿吗?于是颇为嘲讽的说道:“你算是什么东西,我和小琪的事情需要你来管,这件事情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