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4章:偶遇不良少年
    既然调令还没有下来,林锋又不想留在特务营等张若素回来,他自然便离开了营区,他没有请假,但是陆小琪帮他请了假。

    dl市的一家酒吧里,质量一般的音响效果,混杂着杂乱的人声,听起来十分的嘈杂。但被酒精或者药品刺激的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在完全听不出来是音乐的音乐声中扭腰摆臀、尽情摇摆,似要将生活中一切的不如意尽数的发泄出来。

    林锋的心情也很是不如意,但是他没有加入到摇摆的行列,他在酒吧呆了七天,没有一次加入摇摆的行列,原因很简单,不会是其一,无爱是其二。

    “你不要再喝了!”陆小琪站在坐在角落里的林锋面前,终于忍不住抢下他手中的酒杯,恨铁不成钢的大声说道:“这都第七天,你就不能好好的休假吗?我不知道你跟张若素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应该将你打击成这样,你这个样子,让我很看不起你。”

    林锋笑了笑,没有看她,而是看着酒杯中琥珀色的酒液,淡淡的说道:“你爱过吗?”

    陆小琪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清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润,如剑般的细眉居然好像也像从前那般平直,微羞说道:“你管我!”

    林锋没有醉,但酒精多少有些影响,即便没有酒精的影响,以他对感情的迟钝程度,也觉察不出少女心中萌动的某种情愫。没有谈过恋爱,对于现在这个时代的少男少女来说,是一件很逊的事情,所以林锋觉得陆小琪表现出来的羞涩很是正常,只是无言的告诉自己答案,而绝想不到其他的意味。

    林锋也没有恋爱过,可是回想起和张若素之间的一幕幕,他确信自己爱过,然后又想起自己和张家之间极可能存在的纠葛,心情顿时复杂难明起来,说话的时候语气之间自然便带上了沧桑的调调。

    “既然没有爱过,你怎么会了解我此刻的心情!”林锋的语气沧桑却并不沉重,带着更多自嘲的意味。

    陆小琪却将之理解为对自己的嘲笑,于是恼怒起,然后端起桌上的酒一口饮尽,似乎为了积蓄某种勇气。

    林锋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心想原来你的酒量如此好?

    然后发生的事情,便越加的让他目瞪口呆,喝完哪一杯烈酒之后,陆小琪的脸颊上潮红一片,于是勇气便也开始汹涌,很是愤怒的对着林锋大声喊道:“谁说我没有爱过?我当然爱过,我爱的就是你这个大——笨——蛋!”

    林锋平时稳定无比端着达林机枪都不带颤抖的手,因为心中的震惊,很大幅度的抖了一下,于是手中的酒杯便不受控制的掉到了地上,虽然没有粉身那么惨,到底还是落得个碎骨下场,然后不甘的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洒下一地酒液。

    陆小琪的声音很大,似乎已经盖过了现场嘈杂的音乐声,于是惹来无数人的侧目。

    男人们看到陆小琪清爽的容颜,心中自然升起羡慕嫉妒的情绪,女人们看着呆若母鸡的林锋,心中升起恨的情绪,恨其不争!

    林锋从不惧怕别人的目光,但是今天在这些人的目光下却显得有些狼狈,因为在那之前陆小琪的一句话几乎击碎了他所有的防线。

    陆小琪没有窘迫、没有尴尬、更没有狼狈,不是因为她有勇气直面自己的感情和万千的目光,只是因为她原来根本不会喝酒,在酒精完全发挥作用之前,鼓起勇气说出那番话之后,她便醉了,再看不到别人的目光,头一歪便要倒在地上,好在林锋手疾眼快,伸手将她接住然后搂在怀里。

    陆小琪倒下得有些突兀、有些快,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很多人的心中便想起了一些很是阴暗的东西,很是不屑的看着陆小琪依然抓在手中的酒杯。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躲在人群的后面,轻声的议论着什么,不时有诸如“渣男!”“垃圾!”“人渣!”……的形容词隐约响起。

    林锋有些恼怒于陆小琪的酒后食言,更加恼怒于自己的千杯不醉,如果不那么清醒,或许便不那么尴尬,这是林锋的想法。

    这些人林锋并不认识,也不想解释什么,所以尴尬注定解决不了,既然解决不了那边离尴尬远一点,林锋扶起陆小琪就想要离开酒吧。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几个面色不善的人拦住。

    林锋的心情也很不善,于是出口也便不善:“好狗不挡道,滚开!”

    拦路的一共有五个人,看样子便不是什么好人,看起来好像正义感爆棚,但是他们看向陆小琪的目光中满是淫邪的意味,林锋岂能不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

    五人没有想到面前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少年居然有如此的勇气,在他们dl五虎面前居然还能如此的嚣张。

    于是为首一个长毛少年不再说话,直接上来就是一拳头,砸向林锋的眼窝。

    “找死!”林锋冷冷说道,看似随意的一伸手,两根手指便如捏苍蝇一般的捏住了长毛少年的手腕。

    长毛少年心头微凛,反应居然也是极快,立刻一脚极为阴险的向着林锋的裆下踢去。

    林锋微感诧异,没想到随便教训几个小流氓,就能碰到一个颇有搏击天赋的家伙,可惜的是长毛少年虽然有些天赋,但是并没有遇到过名师,自然不可能是林锋的对手。

    他的脚踢到一半便再踢不出去,然后手臂和身躯翻卷扭曲成一个极为奇诡的形状,背对着林锋半跪在地上。、

    林锋依然用两根手指捏着他的手腕,只不过已经生生的拧了一圈,长毛少年吃痛之下,只能被林锋以这种极为屈辱的姿势钳制。

    另外四个少年,一见老大吃亏,“呼啦”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有人在腰间抽出了藏匿的小刀。

    林锋怕他们伤到普通人,将离得最近的一个不良少年一脚踹飞之后厉声喝道:“谁再上来,我就废了他!”

    林锋的手上骤然发力,长毛少年疼的汗珠子滚滚而下,却极有骨气的没有求饶,只是嘶声对自己的兄弟道:“大家都不要上来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见那四个少年冷静下来,林锋的手便也松了一点,长毛少年松了一口,再次开口道:“兄弟好手段,我程浩南今天认栽,要杀要剐,请便!”

    林锋心想这小子居然还有点骨气,不过这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想了想他松开这个叫做程浩南的少年,沉声道:“跟我出来!”

    程浩南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但是想到林锋之前表现出来的手段,立刻狠色尽去,在心中升出颓丧的感觉,垂着脑袋跟着林锋出了酒吧。

    程浩南是这几个少年的头头,他在前面走几个少年自然便也老老实实的跟着,虽然脸上有不忿之色,但老大没有发话,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动作。

    林锋看似随意而行,但是暗中却在观察着这些少年,发现程浩南似乎真的有些本事,居然将这些不良少年的小弟管束得规规矩矩。

    走到一条五人的小巷子里,林锋停下了脚步,五个少年离他不远而立。

    程浩南开口问道:“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锋笑了笑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问你们几个问题。”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话的是一个寸头青年,正是刚才被林锋一脚踹飞的那个,脸上还有刚才摔出来的淤青,不过看起来他并没有受到教训,脾气很是暴躁。

    林锋笑容微敛:“看来你们还不服气?那好,我们再打过,什么时候你们服气了,我们再好好说话。”

    “打就打!”寸头青年掳袖子就要上,却被程浩南拦住:“山鸡,不要冲动!”

    拦住了叫做山鸡的少年,程浩南对林锋道:“兄弟,我承认你有手段,我们认栽就是,想要怎么样你就开口,何必要羞辱我们?”

    林锋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要羞辱你们,只是想让你们真正的服气,这样才能好好说话。不用担心什么,你们一起上吧!”

    程浩南和山鸡对视了一眼,一个一个上,他们确定自己不是林锋的对手,可是一起上的话……

    程浩南对身后的兄弟点了点头,交代了一声:“不要动刀子。”然后看了一眼林锋怀里抱着的陆小琪道:“你不把这个女人放下么?”

    林锋笑了笑:“不用,一只手够用了。”

    林锋确认自己并没有挑衅的意思,但对面的五个少年依然还是被激怒了,尤其是山鸡,头发根都竖了起来:“南哥,不用说了,我们小心一点别伤到女人就是。”

    程浩南点了点头,同时不忘叮嘱道:“你们小心一点不要轻敌!”

    ……

    从小习武千锤百炼的龙国特种兵和不学无术浪迹街头的不良少年之间的战斗,没有发生任何的悬念,浩南无力回天,山鸡也灭有爆种。

    五分钟之后,五个少年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林锋下手很有分寸,他们都没有受太重的伤,只是心灵受到了太大打击,一时接受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