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3章:命运弄人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林锋叹了一声:“难道田胜知道我们要来杀他?”

    雷子摇头道:“不可能,如果他知道,我们不可能还能在这里聊天,你更不可能杀了田鹏。”

    “那这件事情怎么解释?”林锋相信雷子的判断,所以越发疑惑。

    “习惯!”雷子淡淡的说道:“所谓狡兔三窟,田胜肯定要比狡兔还要狡猾,而且他所做的亏心事也太多,明白有很多人想要取他的性命,做这种安排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我们现在继续杀他吗?”林锋问道。

    “当然,既然知道他在哪里,哪里有不杀的道理。”雷子说完身体已经开始贴着墙壁在移动。

    不是什么传说中壁虎游墙内功吸附,只是无论何种建筑的表面,总有很多可以借力的地方,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微微的凸起可能只是装饰,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而言,便是落脚点。

    两间房的距离,从外墙过去甚至不超过十米,两人几乎是瞬间就到了窗外,这次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进入房间之后两人终于看到了这次的目标,代国的大将军田胜。

    田胜土匪出身,虽然养尊处优多年,可是身为将军,也还多有披甲戎马之时,实力不及当年却也没有完全退化,比起他的儿子田胜不知道警觉了多少倍。

    雷子刚落到房中,田胜就从睡梦中惊醒,眼睛还没有睁开,手就已经伸到了枕头下面,那里藏着他随身的手枪。

    然而他遇到的是雷子和林锋,是龙国西南军区,先后两代极为强大的特种兵,所以他没有任何的机会。

    在他摸到枪柄的时候,一个冷冰冰的枪口便已经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他准备说些什么,但紧接着就被人一掌拍在了后脑勺。

    这些事情都是雷子做的,林锋进来之后田胜已经被劈晕在床上,如同一头死猪。

    “带上他,走!”雷子淡淡的说道,居然点起了一根香烟。

    看着很是潇洒,实则极为不智!林锋在心中暗暗腹诽,却没敢说出口,很是听话的将昏死过去的田胜拎在手中,然后跃出窗外。

    ……数小时之后,田鹏的房间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惊动了田胜近卫营的所有人,他们冲进房间看到早已冰凉坚硬的田鹏尸体,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同样冰凉坚硬了起来。

    立刻有人跑到田胜的房外敲门,要将这件事情汇报给大将军,可是敲了半天居然没有反应,近卫营营长终于觉察到事情不对,猛的撞开了房门,可是房间里空空如也,那里还能看到人影,只有半掩着的窗帘在晨风中微微的飘拂,似在嘲笑他们的无能。

    田鹏遇刺,大将军失踪的消息,瞬间就传到了王宫之中,国王陛下雷霆震怒,命令全城戒严,所有军警全部出动,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抓到凶手找到大将军。

    为什么国王的命令是找到大将军,而不是救出大将军?很多聪明人都成这道看似可能是口误的命令中看出了一些玄机。

    发完脾气,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因为一夜未睡双目通红的古雷三世,眉头微皱喃喃道:“为什么他没有直接杀了田胜?”

    突然想到那个人居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在田胜近卫营500多战士的保护下,悄无声息的将田鹏杀死将田胜抓走,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他王宫的禁卫营可也只有一千精兵,能拦住那人吗?龙国人真是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古雷三世叫来自己的侍卫长,吩咐他立刻在部队里挑选精锐补充到王室禁卫军里面,将禁卫军从1000人扩编到2000人,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陛下,找到了,大将军找到了。”一个官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汇报道。

    “什么?人在哪?”古雷三世惊得站了起来,心中却是如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将心碾碎成泥,极为不爽!

    那个官员面露戚容道:“可是大将军已经死了,我们是在城东一家废弃工厂找到他的尸体,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有无数的伤痕,好像……好像是受了凌迟之刑,死状极惨。”

    那官员似乎是看过现场,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噤。

    听说田胜死了,古雷三世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表面上却是装成悲戚的样子,失声痛哭道:“田兄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凶手,给你报仇!”

    假惺惺的发了痛哭一番之后,古雷三世立刻命人严密的封锁田胜遇害的消息,同时叫来蕾娜,命令她立刻带着她的护卫军第一师去接收田胜的部队和地盘。有叫来自己的亲信,带着一个团的人马将田胜带到曼勾的近卫军牢牢的看住。

    田胜身上的伤口自然是雷子用刑的结果,田胜没有撑多久,就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只求死个痛快。

    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雷子也没有了虐杀他的兴趣,给了他一个痛快的了断。

    杀了田胜之后,雷子将他招供的信息和林锋说了之后,便再次离开。

    林锋没有再回特务营的驻地,而是直接拿着蕾娜的特别通行证,开着一辆偷来的破车回到了国内。

    张若素以为林锋因为杀人惹了麻烦,怕被田胜的人查到,所以回国暂避,倒是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几天之后,师部来了命令,让她带领特务营回国休整。

    张若素本想回国之后问问林锋刺杀田胜的细节,可是回特务营之后却没有看到他,亲自上师部询问之后才知道,林锋居然递交了调离特务营的申请,而且态度十分的坚决,声称如果师部不同意他的调动申请,他就申请退役。

    “我不同意他调离,我不会签字的!”张若素大声的说道:“就算他想要调走,至少要说清楚原因。”

    “张营长,你冷静一点,这是林锋走时留给你的信。”陆小琪眼神复杂的看了张若素一眼,将林锋的亲笔信交到了她的手里。

    张若素没有回避她,立刻将信打开,写的不多却占满了整张信纸,字迹也极为潦草,说明林锋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心情很乱,但是张若素能看得懂。

    “若素,对不起!

    最近我隐约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和你的家族有很大的关系,与我有着更加深刻的关系。

    我也不知道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在将所有的事情查清楚之前,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你,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

    不要问我为什么,在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我是绝不会告诉你的,请你原谅。

    我现在只能在心中祈祷,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不会成为真正的敌人。

    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看着这封信,张若素整个人好像掉到了北极冰原上的冰窟中,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彻骨的寒意。

    她是一个聪慧的女子,从信中含糊不清的描述,以及家族中某些人的行事作风,隐约猜到某种对她和林锋而言十分可怕的可能。

    她也是一个坚强的女子,所以哪怕内心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依然坚持着将信重新叠起封入信封藏进贴身的口袋,然后离开师部回到特务营。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她再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抱着枕头留下了倔强的眼泪。

    究竟是怎么样的事情,居然让你这么狠心,连见一次面都不肯,就样离开?

    林锋的调令还没有下来,但是他不想再和张若素见面,张若素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但张家有人做过。

    在田胜的口供中,林锋得知当年的龙狼小队被丛林之牙伏击,虽然是他出面雇佣的,但真正出钱的人却是龙国西南的大家族张家,也就是张若素所在的家族。

    林锋当然不可能直接就相信他,但是仔细想想,田胜似乎也没有说谎的必要,而且当年的他真的和龙狼小队一点恩怨都没有,更没有奢侈到花大价钱雇佣丛林之牙的经济实力。

    在逼供之前,林锋和雷子就已经确定了他的背后必然有其他的幕后黑手,他们假设过很多种可能,可能是曾经被龙狼小队重创过的代国佣兵团;可能是在龙狼小队手中吃过大亏的大毒枭……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设想过,幕后的黑手居然会是龙狼小队一直在用生命守护着的龙国人,这种冷血的背叛最是让人不能接受。

    林锋不愿意相信那件事情真的是张家做的,所以他需要时间来寻找证据,寻找他们做这件事情的动机,如果那件事情真的是张家所为,林锋便会将张家作为自己复仇的目标。

    虽然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张若素还是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参与其中,但她毕竟是张家的人,那就是仇人的女儿,这也是林锋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的原因。

    两人经历了那么多,早就已经暗生情愫,对于众人的取笑之言,林锋也从来没有十分认真的解释过,在刺杀田胜之前,他甚至想过回国之后就和她确立恋爱关系。

    但是命运弄人,田胜的供词,让无限接近的两个人年轻男女,很难再留在一起,两颗心也是越行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