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2章:姜是老的辣
    “所以我们最好将报仇的目标放在其他人的身上,比如雇佣丛林之牙的人,比如幕后的黑手。”雷子淡淡的说道。

    林锋点了点头,表示了赞同:“那我们先去杀田氏父子!”

    雷子也点头道:“杀之前,有些事情要问清楚。”

    “他们不说怎么办?”林锋问。

    雷子微微一笑,却透着一股森然的味道:“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说。”

    雷子绝不是好脾气的人,尤其是在当年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的脾气越见暴烈,不然林锋也不会那么怕他。

    现在听到他用这种语气说话,林锋都感觉到头皮发麻的感觉,在心中替田氏父子默哀。

    田氏父子住的地方是曼勾的清水湾大酒店,两人身份尊贵,处于安全考虑,入住的房间的上下三层都被他们包了下来。

    清水湾大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包下三层楼的价格不菲,不过这难不倒田氏父子,他们有钱而且有枪,象征性的付了100米元,面对几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酒店的人不敢说出半个不字。

    背后的东家虽然有些背景,和平时期或许可以和他们讲讲道理,但现在是战时,枪杆子才是最大的道理。

    田胜一共带了五百人的近卫营进驻曼勾,这里毕竟是古雷三世的地盘,即便关系再好也不可能让他带太多的兵开进城来。

    这也给了林锋和雷子机会,如果是阵地战,即便林锋和雷子两人都扛着达林机枪,也不大可能是500多人的对手。

    所以他们必须赶在田氏父子出城之前,在酒店里动手,论起特种作战,不论是丛林战还是城市战,雷子都是这群代国士兵的祖宗,即便是林峰也能算是他们的小祖宗。

    凌晨亮点钟,是暮色最为浓重的时刻,恰好有云遮了星月,于是夜色越黑,风却不高,只是淡淡的吹着轻轻撩起人的衣袂。

    在这么深黑的夜色中,路上已经少有行人,偶尔遇到的不是烂醉的酒鬼,就是做着一些见不得光的行当的人。

    林锋和雷子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行当,他们将要做的事情也并非见不得光,但是在完成之前却不能见光,因为见光就会死,人不一定死,但是计划一定会死。

    车神大叔驾驶着一辆从里到外都极为普通的面包车,因为这面包车本就是在一家极为普通的租车行里租的,穿过狭窄而且阴暗,绝对不会存在摄像头的街巷,停在清水湾大酒店后方的一个阴暗的街巷中。

    如果正常开车,从这里绕到大酒店的门口,起码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如果无视一片酒楼和楼间围栏的话,这里离大酒店后身的距离其实不足五百米。

    林锋和雷子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将武器藏在衣物之中,下车之后也不走正门,直接身形一纵就翻越了围墙,避开小区中并不如何密集的摄像头,迅速的穿过小区。

    再翻越一道围墙,他们就已经成功的进入了清水湾大酒店的范围,这里是酒店后身,人迹更是罕至,但是监控头却是比其他地方多了一些。

    不用林锋提醒,傅雪远在营地中,已经通过无线网络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接管了整个酒店的监控系统,现在整个酒店之中,除了需要保护**的客房内部,一切的情况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酒店的电脑监控机房中的值班人员,自然不可能是多厉害的电脑高手,对于这些情况一无所知,正聚集在一起,观看某档节目的午夜剧场。

    有了傅雪的支援,林锋和雷子甚至直接放弃了沿外墙攀援的原计划,从一个消防通道直接向目标楼层爬了上去。

    田胜住的是十八楼,十七和十九楼也同样被他包了下来,所有禁卫营的战士,都分布在这三层楼中,看似十分的安全。

    林锋和雷子上楼的时候,在脚上包了快棉布,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在傅雪的监控中,每个安全通道里都有田胜布下的岗哨,在这样狭窄而封闭的空间里,即便是很细微的声音都有可能被察觉。

    同样因为空间太多狭窄,即便是雷子和林锋这样的高手,也不可能在完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将岗哨摸掉,所以他没有直接上十八楼,也没有上十七楼,而是从十六楼的安全门进入了酒店内部。

    此刻正是凌晨,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但是监控摄像头却安装得极为密集,因为这样可以给入住酒店的尊贵客人以足够的安全感。

    但是这些摄像头带给林锋的却是极端的不安全感,虽然傅雪早就已经将这些摄像头传送回去的画面换成了之前的录像,不安全感却依然存在。

    “你左手边的房间里面没有人!”傅雪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了出来。

    林锋立刻轻轻的靠了过去,轻轻的一扶把手便将们推了开来,他和雷子闪身而入,迅速的关上了房门。

    但是房门上的电子锁却并没有开启的提示,液晶屏上依然还是一片漆黑,酒店的中控电脑上也依然显示此房间处于无人入住状态。

    不是因为门锁坏了,也不是酒店的中控电脑出了问题,因为傅雪的存在,越是先进的安保设备,便越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房间里稍作调整,林锋和雷子除去了脚上包着的棉布,然后缓缓的打开了酒店朝外的窗户,两人一前一后的从窗户爬了出去,然后便如同两只壁虎一般,在酒店的外墙上面游走。

    傅雪早就通过酒店的中控系统查到了田氏父子所住的房间,林锋和雷子决定分头行动。

    林锋很是轻松的用玻璃刀在窗户上切了一个刚好够自己钻进去的小洞,身形如狸猫一般穿窗而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有窗帘微微的晃动,好像被夜风吹拂了一般。

    这间房是田鹏的卧室,大床上却有两个人,田鹏能在和公主订婚的日子,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民女,自然是一个十足的好色之徒,所以除了赤身果体的田鹏之外床上还躺着一个赤身果体的女人。

    林锋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上前一只手放在田鹏的头顶,一只后托住了他的下颌。

    或许是因为亏心事做得太多,田鹏睡觉的时候其实很是警醒,被林锋扶住了脑袋马上就生出感应,眼睛微微睁开一线,就看到了林锋冷漠的眼睛,和蒙着黑布的脸。

    田鹏嘴唇微掀,不知道是想要喊叫还是想要求饶,不过林锋并没有给他机会,双手瞬间发力,一道沉闷的骨裂声响起,田鹏的脖子已经被扭曲成一个正常人无法扭出来的角度,所以他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人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死人。

    林锋已经尽量小心,可是田鹏临死之前还是不甘的蹬了一下腿,不过床太软太舒服倒是蹬不出什么声音,但还是蹬到了他身边躺着的赤果女人。

    女人不满的哼唧了一声,转过身来将手搭到了田鹏的尸体上,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但是林锋却是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发现了什么,因为尸体和活人必然是有区别的,因为女人微微颤抖的身体。

    林锋不由得露出一丝赞许的神情,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普通人,很可能是经受过特殊训练的特工人员,否则在知道身边人已经被杀死的情况下,哪里会想到这种保全自己的方法?

    但是赞许归赞许,林锋却不能对这个女人视而不见,因为他知道只要那个女人脱离死亡威胁,立刻就会不顾一切的喊叫起来,这对于他和雷子的计划很是不利。

    林锋站在床这边,女人睡在床那边,中间有一段大约一米二的距离,他不确定自己动手之前,能不能保证女人不叫出声来。于是他轻轻的说了一句话:“如果不想死,那就睡一觉!”

    女人睫毛轻颤,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林锋缓缓俯身剧烈便近了些,他的手抬起落下,正中女人的后脑。

    雷子进入田胜房间的速度比林锋还要快,充分证明了姜是老的辣这句话的正确性,或许也只是因为雷子其实还没有老,而林锋也还没有真正成长到自己的巅峰。

    但是进入房间之后,雷子却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房间里太静了,他没有听到呼吸声,床上看起来好像躺了一个人,但是雷子并没有靠近。

    既然没有呼吸,那么床上的那个“人”要么是个死人,要么就不是人。

    雷子心中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陷阱,正准备穿窗而出,突然想起了什么,用通讯器上的打字功能,给林锋发去了一段讯息。

    “我的目标是假的,你那边如何?”

    林锋此刻刚刚打晕那个女人,立刻敲字回复道:“我的目标已经消除,窗外汇合!”

    田鹏的房间和田胜的房间,相隔自然不会太远,两人出了窗户便看到了彼此,两人迅速的汇合正要商议接下来的计划,耳机里传来傅雪的声音:“我调看了监控,田胜最后进入的客房是1816房,也就是他登记房间的东边第二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