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9章:晚宴
    蕾娜显然已经习惯了聚光灯下的生活,走进宴会厅不时的对着宾客微笑致意,亲切却不失高冷。

    终于走个宴会厅的中间,主持人早将话筒递到她的手中,蕾娜亲拈话筒,微微一笑道:“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这里来参加我的庆功晚宴,也谢谢大家对于国家平叛战争的支持……”

    “……虽然在剿灭佩吉军的战争中,我发挥的了一些作用,但我要说的是,其实最大的功臣并不是我,而是和我们一起战斗,并且牺牲了的战友们,因为他们的牺牲,才有了我们的胜利,所以他们才是战争中真正的英雄,因为他们付出的比我们要多的多……”

    “然而,战争还没有结束,我们还需要继续战斗下去,……”

    或许是因为遗传,或许是因为教育,蕾娜的演讲能力十分的出色,可惜的是林锋的代国话实在不怎么样,蕾娜说了半天他竟然是什么也没有听懂,只是看到她在台上慷慨激昂,人群在台下激动莫名,便知道她是的演讲必然是极为成功的。

    林锋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目光却是不停的在宴会厅中的各色美女身上梭巡,最后很是骄傲的发现,场间居然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在容貌上比得过自己身边的张若素。

    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里,一个年轻人正满脸怨毒的盯着他,如果这里不是王宫,那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喊来一票手下用机枪将林锋打成马蜂窝。

    当然,如果这里不是王宫,碰到林锋这样的变态,到底是谁把谁打成马蜂窝还真说不准。

    蕾娜的演讲虽然出色,但是也没有耽误大家太长的时间,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便在大家热情的掌声中结束了演讲,然后径直朝着林锋的方向款款的走来。

    林锋有些愕然的看这蕾娜,心中想着你可千万别冲我来,我可不想出风头,低调才是我的最爱。

    这世界总是这样,你越是不想它来的事情,越是喜欢来到你的身边,就比如此刻的蕾娜,便是笔直的来到林锋的面前,然后对着张若素微微一点头道:“可以把你的男伴借我用用吗?”

    张若素有些意外,却并没有拒绝,微微的点头为礼道:“当然可以!”

    “谢谢!”蕾娜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征求林锋的意见,直接用右手挽住了林锋的手臂,拉着他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林锋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听蕾娜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是要带你化解今天闯下的祸事,待会你只要点头微笑就好,不要说话。”

    林锋这才想起今天下午一脚踹飞了大将军儿子的事情,在他看来这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陈不凡也是将军的儿子,林锋可没少欺他,也没见惹来什么祸事,更何况这里还是代国,那他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

    不过这件事情自己虽然不在意,到底给蕾娜带去了一些困扰,如果能配合她解决这些问题,自然是再好不过。

    心中这样想着,林锋“嗯”了一声,本来僵硬抗拒的身体也渐渐的软了下来,动作也不再别扭,很是从容的挽着公主的手臂向着人群走去,这时候他才发现,在哪里果然有一个自己很是熟悉的身影,正在满含怨毒的看着自己,正是今天被自己踹了一脚的大将军之子——田鹏。

    蕾娜直接走到田鹏那些人的面前,却并没有跟他说话,而是对一个面色威严的中年人说道:“田叔叔您好,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在龙国游学时的同学,林锋少校!”

    能被蕾娜称为叔叔而且又姓田,此人自然便是代国的两个大将军之一,手下拥兵20万,占了代国五分之一土地的大军阀田胜。

    田胜同样穿着一身深色的军礼服,肩上的肩章、胸口的军功章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这些代表的不一定是战功,但却一定是权势。

    田胜用鹰隼一般明亮的目光盯着林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才赞赏的点了点头道:“你就是那个单枪杀入佩尔墩,杀死佩吉的龙国人?”

    林锋微微一愣,想不到他居然知道这件事情,但是马上便释然了,作为政府军最大的支持者,他当然有足够的权限知道这些事情。于是林锋十分礼貌的点头道:“是的,将军!”

    “犬子今天与你可能有些误会,多有冒犯,还希望你看在我的老脸上,不要与他计较。”田胜微笑说道,似乎对于自己的儿子被林锋羞辱的事情毫不在意。

    林锋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解决了,即便是一旁的田鹏,此刻眼中的怨毒之色似乎也少了很多。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是龙**人,还是因为自己是蕾娜的朋友,反正林锋知道自己能有这种待遇,绝不是因为自己的身手很厉害。

    解决了这件事情,蕾娜总算的松了一口气,恰好此时有舞曲响起,她干脆拉着林锋进了舞池,要和他共舞一曲。

    但是林锋从小到大都过得清苦,哪里有空去学习跳舞,若不是蕾娜的意志坚韧,只怕要被他踩得叫出声来。

    咬牙苦撑了半曲,蕾娜实在是忍受不了林锋的大脚,只得将他放回了张若素的身边。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若素已经冷若冰霜的拒绝了好几位男士要求共舞的请求,终于等到林锋回来,急忙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臂。

    林锋微感诧异,小声问道:“怎么了,不就是跳个舞吗,用得着这么紧张?”

    张若素俏脸微红,小声道:“我哪里会跳什么舞?比武倒是很感兴趣。”

    “哈哈……”林锋笑得很是开心,或许是因为终于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不会跳舞。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起来了,因为张若素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捏住了他腰间的一块软肉。

    “别!”林锋只来得及说半个字,张若素已经无比娴熟的将自己的小手转了半圈,林锋腰间的肉自然也就拧成了一个奇怪的麻花状,等她松开之后虽然还可以恢复原状,但是一大快如拳头一般的青紫色,却是逃不掉的。

    “嘶——”林锋倒吸了一口凉气,强忍着没有喊出声,小声怒道:“你干什么?不是说好和解了吗,你现在都是营长了,怎么还用这招?”

    张若素白了他一眼,哼道:“不用这一招,治得住你吗?”

    林锋怒道:“可是你用这一招总得有个理由?好好的你发什么疯?”

    张若素挑眉道:“你敢说你刚才没有嘲笑我?”

    林锋的眉头突然耷拉了下来,投降道:“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张若素淡淡一笑,顿时寒冬消融春风化雨,仿佛千万树的桃花竞相开放,本就美得不似人间颜色,此刻更是美艳不可方物,不知道有偷偷看她的人魂为之消。

    林锋也有些**的感觉,可是瞬间就警醒过来,并没有丢脸的露出一副猪哥像。

    “要不然,你教我跳舞吧?”或许是因为觉得太过无聊,张若素试探着说道,她有些害怕在别人面前出丑,但是林锋是个意外,或许是因为熟悉,又或许是因为一些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原因。

    “我哪里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一个穷小子,那里有机会学跳舞?不过话说回来,你身为张家的小公主,怎么也不会跳舞?”林锋好奇的问道。

    张若素脸色绯红的道:“我从小就喜欢搏击,家里给我安排的舞蹈课老师,都被我打跑了。”

    “剽悍!”林锋朝她竖了个大拇指说道:“不过现在你怎么又想要学了呢?”

    张若素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难道要我们在宴会厅里比试武功?”

    “有点道理!”林锋摸着下巴想了想道:“要不我们试试?”

    “试试!”张若素跃跃欲试。

    于是两个不会跳舞的人,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的混入了舞池,接着便开始了对彼此来说都苦难无比的人生第一支舞蹈。

    “我的脚要肿了!”张若素小声咬牙说道。

    “我的脚已经麻木了!”林锋一脸冷峻的说道。

    “我不跳了!”张若素终于认输。

    “正好!”林锋喜不自胜。

    互相搀扶着从舞池中走出来,两人看着彼此额头上的汗珠,心中升起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

    晚宴近半的时候,音乐再一次停了下来,灯光再次黯淡下来,然后聚光灯亮起。

    通道里再次走出来一个人,一个面庞微黑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能一眼认出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是近一个月来在世界各国的报纸中出镜率最高的那个人。

    这个人就是代国的国王古雷三世,一个敢于对米国说“不”的男人,一个敢于对西方列强说“关你们鸟事!”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