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0章:斩首之战(下一)
    市政厅正门旁边的窗户是辅助采光用的,平时并不会大开,或许是为了保持政府机构的私密性,窗上还挂着一道薄薄的纱帘,让人无法透过窗口看到内里的情况。

    但同样的,屋内的人也就不可能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情况,此刻佩吉军有些焦虑而且紧张的看着窗口,想象着可能破窗而入凶悍而不可言喻的敌人,好在手中的枪给了他们信心和力量,再凶悍的敌人也还是人,这么多枪和子弹还不能将你射成马蜂窝?

    窗前的光线骤然一暗,似有人挡住了光线,下一瞬便要破窗而入,已经忍不住扣动了扳机,子弹射出破碎了窗上的玻璃。

    开枪这种事情总是能造成连锁反应,一个人开了枪,便立刻有了更多人跟随,于是枪声渐盛弹雨渐骤,莫说窗上的玻璃,即便是哪薄纱窗帘,也在飘飘荡荡之间被射得千疮百孔,再难挡住外面的天光和景致。

    光线骤暗之后复有骤亮,轰破了窗纱外面并没有看到凶悍的敌人,更没有敌人破窗而入,那么问题来了,敌人在哪里?刚才枪声和喊声明明就在窗外响起,为什么此刻从窗口看出去,却只见敌人还远?

    楼内的佩吉军此刻能看到的敌人,便是刚刚冲上楼前阵地的特务营战士,他们没有看到林锋。

    林锋之前确实来到过窗前,并且挡住了一瞬的光线,但他并没有破窗而入,因为他大约能猜到窗后定然有无数的枪口在等着自己。

    他很自信,但绝不自大,刚才那一发狙击步枪的子弹已经让他受了很重的伤,此刻自然不想让更过的子弹落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他来道窗前的目的并不是破窗而入,去迎接弹雨的洗礼,而是在窗口搭了一脚,然后纵身而起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也有窗,窗畔也有人,但是这些人没有想到会有人破二楼的窗而入,所以看到林锋破窗而入的时候,他们都愣了一下,莫非有飞人?

    在战场上任何一秒钟时间的发愣,都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死亡,而当他们的对手是林锋的时候,那可能便马上成为了现实,因为一切都在林锋的计划之中,他早知道楼上有人,甚至猜到他们反应会慢上那么一瞬,一瞬便足够了。

    重新装上了弹夹的微冲,再次射出夺命的子弹,枪火现、血花绽放,便有无数人魂归天国。

    二楼的敌人密度要小于一楼,林锋上来之后不到一秒钟时间,便将所见之处的敌人清理一空,但是立刻就有人听到了声音,开始向他的位置扑来。

    林锋闪身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的两个佩吉军战士正好要冲出来,于是三人相遇到了一起,相隔不过一米,距离近的可以闻到对方的呼吸。

    两名佩吉军战士窃喜于自己早先便在步枪上面装上军刺,这便在这短兵相接的时候占据了某种上风,于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中枪的向前猛的扎了出去。

    事实证明,两人的窃喜是毫无道理的,因为他们遇到的是林锋,相比于他在战场上用枪支构筑的勇武无敌形象,他在近身肉搏上的能力更是强大的令人绝望。

    两名佩吉军战士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钳住,猛的一偏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轻松的折断了两人的脖子,林锋将刚才因为要腾出手来,向上扔的两把微冲接住,身形一转就藏身到了门后。

    “砰砰砰……”过道中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偶有几声惨嚎和骂声,佩吉军的战士由于立功心切,开枪的时候不慎造成了互相的伤害。

    于是枪声骤停,骂声渐起。

    这么好的机会,林锋哪里会放过,立刻从房间里闪身而出,在佩吉军战士正因为战友的误伤而愤懑难平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微冲枪火再现,疯狂的收割起他们的生命。

    既然进攻便不再后退,林锋向着人多的方向冲了过去,沿途走过只有一片片倒下的尸体。

    佩吉军的战士们大都在一楼,楼上的人却并不多,林锋再没有依托障碍躲避敌人的子弹,而是用更加凶猛的火力,开出一条血腥的道路,向着楼上突进上去。

    一楼的佩吉军想要支援楼上,但是特务营的战士们此刻已经冲了上来,迅速的清理掉楼前的残兵,苏达乐用一挺重机枪轰破了小楼的大门,轰杀了楼内门后无数的佩吉军战士。

    重机枪的枪声一停,早等在一旁的特务营战士不用破门便冲了进去,然后枪声大作死伤无数。

    死伤的不仅仅是佩吉军,因为楼内的人太多,特务营的战士们再次出现了巨大的伤亡,冲进楼内的20多人,瞬间死伤过半,但是他们也成功的对楼内两百多的佩吉军战士完成了压制和牵制,使他们无法再冲上楼去追击林锋,随着苏达乐扛着重机枪进来,佩吉军的战士便再也不敢抬头射击。

    铁笔山下,经历了一场惨烈肉搏战的张若素和特务营的一百多名战士,拖着疲惫身体从山上下来,艰难的爬上十辆卡车和五辆面包车,向着已经没有多少敌人看守的哨卡开去。

    “雪狼,联系狼牙,问他们有没有撤离出佩尔墩了?”张若素突然对傅雪说道,之前一直在和代国政府军联系,要他们安排军队接应,现在终于有时间关心一下佩尔墩那边的情况。

    对于车神大叔和飞鹰,张若素还是很信任的,有他们两个在,随便找两辆车,便肯定能逃出佩尔墩逃离敌人的追杀。

    这个时候,他们或许已经藏身在某处密林之中休整了吧?张若素如是想道,但是傅雪反馈回来的讯息却让她的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安情绪。

    “营长,狼牙的通讯器被他关闭了,联系不上。”傅雪报告道。

    “联系飞鹰,问问他们什么情况!”张若素强作镇定。

    傅雪再次尝试联系,依然还是没有回应,再联系其他几个小组的组长,直到最后一个人才终于接通。

    张若素忍不住抢过通讯器焦急的大声问道:“白鲨,你们那边什么情况,撤出佩尔墩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