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2章:兵分两路
    林锋虽然也曾经在中央军事学院学习过作战指挥,但他毕竟之上了一个月的课,即便他很聪明也很努力,终究因为接触的时间太短,还作不出那些复杂的战术推演,所以从接受这个任务以来,他都从来不在指挥部队上发表任何的意见。

    不是因为他笃信老庄之道无为不争,而是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之道在这方面不如张若素,那自然就没有争的必要。

    但是现在的局面并不复杂,而是十分的简单,要么退守铁笔上固守待援;要么强攻佩尔墩,置诸死地而后生。

    退守铁笔山太被动,需要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强攻佩尔墩又太凶险,而且必然会有巨大的伤亡;那么就取一个折中的计划,分兵两路,张若素带领大部队退守铁笔山,而他自己则是带领七组汇合四散执行任务归来的最后五个小组,强攻佩尔墩。

    当他将这个计划说出来的时候,张若素并没有立刻同意,因为她知道强攻佩尔墩有多么的凶险,万一并不像林锋想象的那样,城里有足够吃下他们的敌人呢?到时候他们能回来几人?

    但最终她还是被林锋说服了,因为就算他们登上铁笔锋可以暂时抵御敌人的进攻,可是车却登不上去,如果敌人不管他们,用大炮直接将十辆卡车上的装备轰成废铁怎么办?那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就都白费了吗?

    “你小心点,如果事不可为,就遁到丛林里去,不要因为你自己心中所谓的热血,把我的兵搭进去。”张若素很是认真而且严肃的说道。

    “放心!”林锋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七组的战士们挥了挥手:“七组跟我走,傅雪留下。”

    傅雪没有坚持,因为她明白如果自己非要跟过去,只会拖累大家,而且她也十分信任自己的战友们。

    张若素也开口道:“其他人跟我走!”

    五公里的路程很近,刚好从这里去铁笔山有一条宽敞的大路,所以不到五分钟时间,车队就已经停在了铁笔山下。

    十公里的路程略远,但是七组里的驾驶员是有车神之称的常术,所以在张若素开始登山的时候,林锋也已经带着七组的兄弟们遥望佩尔墩。

    除了七组,还有其他五个从外围归队的小组,也在向这边赶过来,另外五个小组因为离得近,已经和张若素汇合便一同前往铁笔山了。

    这是一场没有后方的战斗,佩尔墩和铁笔山,一个危险的绝地,一个稍微安全一点的死地。

    用林锋的话说,强攻佩尔墩虽然像是猛虎入狼群一般凶险,一个不好就会粉身碎骨;但如果所有人都死守铁笔山,就算能守住一时,也是瓮中之鳖,只能可怜巴巴的等着人来拯救,或者等着死亡。

    所以林锋宁可自己带着特务营的60多条汉子,去佩尔墩杀出来一条血路来。

    当飞鹰驾驶着他的改装面包车,出现在林锋视线中的时候,林锋这边的人员已经全部到齐了,然后他听到了铁笔山的方向传来了震耳的枪炮声。

    林锋心中一凛,虽然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可是知道那边已经开战,一百多人要面对数千甚至上万的敌人,他还是感到了一丝担心。

    担心是正常的,毕竟那里有一百多个战友在那里,和林锋站在一起的战士们同样十分的担心。

    “狼牙,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进攻了。”飞鹰跳下自己的面包车,风尘仆仆的说道。

    “不要着急,等五分钟!”林锋冷静的说道,担心归担心却不能乱,如果现在开始进攻,可能很多敌人的军队没有进入到战斗状态,这样回援起来也就没有什么困难,10几公里的距离,半个小时就到了。

    等五分钟再开始攻击,就是要让佩吉军的部队,全部都投入到进攻之中,这样这边开始攻击之后,他们的反应才会更加的慌乱,耽误更多的时间。

    平时五分钟的时间似乎一转眼便过去了,但是今天,听着铁笔山那边一波一波如潮水一般永不止歇的枪炮声,林锋感觉时间过得是这样的缓慢,如果不是军用计时器上有秒表的跳动,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表停了。

    “滴!”计时器发出一声提醒的声音,早就设置好的倒计时终于走完最后一秒。

    “进城!”随着林锋一声令下,两辆面包车载着50多个人,不紧不慢的向着佩尔墩开了过去。

    佩尔墩是一座小城,是代国的一座的小城,如果在龙国,充其量也就是一座大点的村庄。

    现代的城是没有城墙的,但是进城的路也不算太多,足够佩吉军在每一个路口都设有哨卡,用来防止奸细的混入。因为现在是战时,实行的是军事管制。

    由于这一次的伏击战,佩尔墩城里来了一些佩吉军中真正的大人物,所以各个哨卡的检查更的加的严格,没一个进出的行人都要受到严格的排查和询问。

    好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地方,实在是没有多少平民还愿意出城游玩或者是进城买卖,所以各个哨卡前面都稍显冷清,士兵们百无聊赖了玩着牌、叼着烟、打着哈欠……

    两辆面包车的驶来,并没有引起佩吉军特别注意,因为这两辆车并不是特务营自己的面包车,而是他们在沿途上缴获的两辆,上面喷绘着佩吉军自己的标识,一种代国神话中的异兽图腾。

    但是没有特别注意,也还是注意到了,待得两辆面包车来到近前,依然还是有值班的士兵挥手示意他们停车。

    面包车缓缓减速并没有什么异常,士兵看到前面车上开车的胡子拉碴的司机善意的对着自己笑了笑,他也报以一个微笑。

    然后,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司机穿的衣服我们的军服不一样?而且透过司机的肩膀看进去,里面黑压压的全是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疑惑渐生,眼神渐迷,然后转为惊讶,然后无限恐惧的张开了嘴。

    因为他看到车窗外面有无数的枪伸了出来,使本来平平无奇面包车仿佛变成了长出无数机械手的怪物,最令他恐惧的是,最先伸出来的那支枪,枪口对准的正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