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0章:十个人,一个营
    吃完饭之后,已经是繁星漫天的时候,将近年终也是将近月底,自然看不到天上的月亮。

    张若素、林锋以及其他十九个特战小组的组长,围坐在篝火旁召开最后一次的作战会议,根据烟花行动的计划,他们中的一半人,明天就要分头行动,之后的一切照计划进行也没有再开会的必要。

    会议中众人在地图上再一次确定了各自的任务和活动区域,再次推演了一遍所有的行动计划,会议便告结束。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边微明星光仍在的时候,十辆面包车便被开走了五辆,与他们同时的出发的,还有五个徒步行军的小组。

    车队这边除了十辆大卡车,还有五辆面包车,等他们走了半个时后,才开始沿着预定的路线缓缓行驶。

    和龙国相比,代国大部分地区都是丛林,开垦的农田和平原地带所占比例要小很多,这也是张若素有信心凭借一个营的人马,将物资送到的原因。

    如果像龙国那样,到处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和农田,这事还真就难办了,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如果真的是在龙国,一个总兵力不过四五万人的地方武装,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代国政府军或许早就已经打通了两边的通道了。

    张若素选择的这一条路线一共要走300多公里,因为都是勉强可以同行的小路,开车的司机虽然都很优秀,毕竟不可能都是常术和飞鹰那样能把山路开成高速的变态,所以行进的速度极为缓慢,大约需要两天一夜的时间才能将这批物资送到预定地点。

    龙代边境,因为走私的需要,被无数的犯罪分子开辟了无数条道路,可是到了代国境内之后,所有的道路又全都渐渐的汇入到几条主路之上,如同百川归于大江大河。

    由于十辆大卡车的存在,不可能翻山越岭,那就只有走大路,走大路难免就要通过哨卡。

    通过哨卡不难,难的是不让敌人发现车队,如果让佩吉军发现这支车队,他们肯定会产生怀疑,然后派出大部队围堵,如果被堵上基本就可以宣告这次任务的失败了,甚至整个特务营都有可能搭在里面。

    进入代国大约100公里的时候,特务营的车队停了下来,根据军事卫星传回来的画面,前方两公里之外,有佩吉军的一个哨卡,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驻扎在那里。

    想要通过哨卡,就必须将这个加强连全部消灭,或者的打散,然后才能让车队通过,但是现在还不是开火的时候。

    “焰火们都准备好了吗?”张若素对负责通讯工作的傅雪问道。

    傅雪虽然跟他不对付,但是不至于公私不分,很是简洁的说道:“根据卫星定位显示,最外围的焰火还要大约十分钟才能到达预定地点,其他地点的焰火已经基本就位。”

    张若素点了点头道:“通知他们15分钟后,点亮所有焰火,掩护火药穿过哨卡。”

    十五分钟后,离援助物资车队近200公里远的一条公路旁,埋伏在密林中的飞鹰看着秒针跳动到最后一下,早已经抬起的手在空气中无声挥下,然后一枚无座力单兵火箭弹带着炙热的尾焰从树林中呼啸而出,准确的将部署在哨卡旁唯一的重机枪炸成了一堆废铁,还顺带将附近的五六名佩吉军士兵炸得血肉横飞。

    然后枪声骤响,在没有重火力压制的情况下,凭借着一挺重机枪,第八小组的十个人,竟是将那个哨卡上的一个佩吉军加强连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飞鹰冷静的透过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的看着地方的动向,一直没有开枪,终于看到哨卡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掩体中,伸出一根长长的枪管,枪管的上面还带着一个瞄准镜。

    米军最新式的18轻型狙击步枪,看来米国果然偷偷的给了这般废物不少好东西啊!飞鹰嘴角微翘,手指微微扣动扳机,他绝不会给对面的狙击手开枪的机会。

    “砰!”狙击步枪稍显沉闷的枪声想起,瞄准镜中,几乎同一时间,对面那把米军最先进的18后面,爆出一朵无比艳丽的小红花,艳丽的背后代表的是死亡。

    打掉了对面的狙击手,飞鹰并没有放松警惕,依然专注的透过瞄准镜盯着对面,没有随便开枪。因为他相信兄弟们的战斗力,他也没有速战速决的要求,只要保证不出任何的意外的将这个哨卡里的敌人消灭或者是打跑,就算完成了任务。

    代**阀的军队,用杂牌军都足以形容其战斗力的底下,或许用乌合之众来形容才更加的形象一点。

    被飞鹰小队压着打了5分钟不到的时间,哨卡里的那一个加强连已经死伤过半,他们被压得完全抬不起头来,就连到底有多少人攻击自己都搞不清楚。

    因为狙击手被飞鹰击毙之后,他们的指挥官知道对面有一个很厉害的狙击手,他根本没有勇气用望远镜去观察敌情,不得不说他的选择其实是正确的,他让飞鹰端着狙击步枪足足等了五分钟,也没有等到对面的指挥官。

    五分钟之后,已经彻底吓破胆的敌方指挥官,甚至没有来得及通知自己的下属,就偷偷离开哨卡阵地,在密林之中没命的飞奔。

    有人看到他的背影,大喊一声:“别打了,连长已经跑了。”

    所谓树倒猢狲散,早就已经被打吓得腿脚发抖的佩吉军战士,突然之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枪炮武器都不要了,猫着腰撒腿就跑,简直比兔子还要快。

    那个连长在跑出2公里之后,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向上级汇报请求支援,于是立刻对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通讯兵说道:“马上给营长汇报,就说我连所在的哨卡,被一个营的神秘部队袭击,死伤……”他本来想说死伤惨重,可是发现身边只剩下一个通讯兵,立刻改口道:“……全军覆没,我们是拼死才逃了出来的。”

    这个连长并不认为自己是谎报军情,他坚信,树林中那么强的火力,那么强大的战斗力,至少藏着一个营的部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