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5章:欲虐人者终虐己
    七天之后的早晨,虽然已经是初冬时节,但是西南的丛林依然还是郁郁葱葱,阳光自树影间斜斜的照进特务营的营地,格外的斑驳陆离。

    飞鹰开着不再破旧的吉普车,载着老营长王大鼓朝着朝阳的方向,缓慢的驶去,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不过林锋和一众组长们依然恋恋不舍的挥动着自己的手臂,似有无尽的不舍之意。

    “好了,你们是不舍得老营长,还是不舍得更他一起喝酒?”张若素同样站了很久,老营长离开的时候,她也一直在挥手。但是车看不见的时候,她便就停了,没有其他人那么夸张,而且,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听了张若素的话,黑豹嘿嘿笑道:“火凤啊,老营长他……”

    张若素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板着脸道:“你可以叫我营长,或者是张营长,老营长已经走了,但我得对他留下的部队负责。虽然我们以前共同战斗过,但我必须得提醒你们,如果有谁敢无视纪律,损害我们特务营的荣誉,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是,营长!”黑豹立刻立正,很是干脆的回答,一点也不敢对这个比他们年轻得多的女中校表情出丝毫不敬的表情。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还不去带部队训练,等什么呢?”张若素厉声说道。

    “是,营长!”除了林锋之外,所有人都齐声应是,然后转身小跑着离开,这让林锋很是有些不适应。

    张若素柳眉微蹙,沉声道:“你怎么还不走?”

    “若素啊,我觉得……”林锋倒不似那些组长那般畏惧,他觉的王大鼓以前那种和部下们打成一片的方式,比张若素现在这种严厉的方式要好,所以想要劝说一下她,却不想直接被她打断了。

    “林锋,有什么事情,等训练结束之后再跟我说,人家都走了只剩下你在这里,你想让别人说闲话吗?还是你想再被我哥用枪指一次脑袋?”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了解林锋的脾性,还是一些其他的原因,张若素对他比对别人要有耐性得多,至少给了他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既然有一个很合理的解释,林锋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很是散漫的敬了一个礼,小跑着回到了七组的集合地点。

    “狼牙,火凤跟你说什么了?”七组的一个队员,一边挤眼睛一边问道。

    “挤什么挤?再挤成斗鸡眼,我跟你说秃鹰,你丫枪法本来就不好,再把眼睛挤坏了,老子把你打回普通连队去你信不信?”林锋心情并不美丽,自然不会跟他们嬉皮笑脸。

    不过秃鹰似乎并不怕他,嬉笑道:“哎,我说狼牙,身为男人在婆娘那里受了气,可不能在兄弟们这里出啊!不过话说出来,找一个比自己强的女人,这日子难免要过得憋屈一点,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哈哈哈……”其他几个人同声大笑起来,把林锋恨得牙痒痒的。

    想了想,突然想到这些家伙一个二个的都特么是光棍,居然敢取笑老子,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林锋本打算用大熊教他的法子,用残酷的体能训练来摧残他们过剩的精力,突然又想到这等没有技术含量的办法,似乎并不适合自己来用啊!

    略一思忖,他便有了主意,老子不摧残你们**,老子来摧残你们的灵魂!

    想道这里,他脸上挂上了浪荡意味十足的笑容,“嘿”笑道:“你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跟你们说啊,别看火凤平是冷冰冰凶巴巴的,到了床上啊,嘿嘿……”

    说道到里,林锋突然绝得有些不对劲,这般小子们不是应该一副迫不及待想听下去的表情么?怎么一个个的苦着个脸,被债主逼上门来似的?为什么身后有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害的老子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在说谁冷冰冰凶巴巴的啊?到了床上怎么样啊?”张若素的声音好像是从去北极冰原里飘过来的一般,带着彻骨的寒意,一个字一个字从她的嘴里蹦出来,尤其是最后一个“啊”是第二声重音结尾,端的是杀气十足。

    林锋的身体都吓的晃了晃,脸色一片煞白,缓缓的回身,是在思考着如何解释:“你怎么来了?我正在跟他们说训练的事情呢,我告诉他们我们将会遇到的敌人是多么的凶残,冷冰冰凶巴巴,十分恐怖……”

    张若素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似乎是在嘲笑他敢说不敢认,冷冷的道:“编,接着编!”

    林锋编不下去了,低头承认错误:“对不起,若素,我不是故意的,我就跟他们开个玩笑。”

    张若素嘴角扯了扯,似笑非笑的道:“开玩笑是吧?好,我也跟你们开个玩笑,去把所有装备给我穿上,马上给我去跑个5公里越野,20分钟回不来,就别回来了。”

    “是!”七组的队员们回答的有些无力,林锋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应得比谁都大声,五公里越野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你给我回来!”张若素立刻粉碎了他逃离现场的阴谋,拧着他的耳朵,拧到了营长办公室。

    若是换一个女子,这样对待他,林锋必然会暴起反抗,即便陆小琪和蕾娜都不可能做到,因为这个动作有着很深刻的侮辱意味。

    但是张若素却不一样,并不是他跟张若素的关系更加的亲厚,而是因为之前在集训队的时候,因为某个特殊的原因,他受制于她,使得两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整个集训队的人也都习惯了这个动作,认为这是两人表现亲昵的一种方式,自然只有羡慕妒忌的情绪,而生不出其他的想法,同样的道理,林锋也不会认为这动作是对自己的侮辱,所以才能坦然受之。

    把林锋拎到了办公室,张若素这才松开手,怒气冲冲的盯着林锋,直到将他盯得有些无措,这才开口说道:“林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如果你觉得我不适合当这个营长,你可以说,我可以申请调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