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3章:熟悉的归途
    林锋没有忘记蕾娜的交代,既然她已经回国了,便将她因为身份的关系不能去黎菲家做客的事情给她解释了一遍。

    其实知道蕾娜的公主身份之后,黎菲就已经知道了所有的误会,不然林锋也不会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

    不过林锋既然已经醒来,黎菲自然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学院里的课程还在继续,她还要去上课学习,自然不可能一直留在医院里。

    林锋的身体到底是药水泡大的,不仅仅抗击打能力强,恢复能力也是异于常人,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样的俗谚在他的身上并不起作用,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他的伤势便已经基本痊愈,可以出院了。

    不过在他出院之前,却有两个熟人来到了医院找他,这两个人自西南来,是39军的人。

    两人虽然都是林锋的熟人,可是两个人同时出现还是让林锋有些意外,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这两个人似乎并不交集。

    “小琪,老万,你们怎么会一道来了?”既然有意外,林锋自然要问出来,所以他的第一句话便是一个疑问。

    来看他的是坐着轮椅的王大鼓和推着轮椅的陆小琪,说话的是王大鼓:“小陆是我们师战情科新任的科长,说起来还是我的上级呢,呵呵!”

    或许是被王大鼓影响的,或许是因为跟陆小琪太熟悉,林锋因为觉得有些事情太过难以理解,所以忍不住当着两个领导的面爆了一句粗口:“我艹,这就成科长了?是不是太快了点?”

    陆小琪眉头微蹙,气到:“怎么了,你还不服气吗?”

    林锋摇了摇头,叹道:“黑暗呐,太黑暗了,你说人家陈中赫和是将军,他的儿子现在还只是一个中尉,还是军校的军官生,你为啥就已经是少校科长了呢?”

    他当然不是愤怒,也不是真的感觉不平,只是朋友间的取笑。

    陆小琪愠怒道:“要不是看在你受了伤的份上,我一定好好的打你一顿,我可是以优异的成绩从陆军军官学院毕业的硕士生,不管是不是将军的女儿,都应该佩少校衔。”

    林锋这才知道,原来陆小琪真的是一个天才,大学期间就已经开始攻读硕士学位了,有这个成绩还真不是靠的关系。

    看到林锋脸上的尴尬表情,王大鼓出声解围道:“林锋啊,我们这次来,是要问问你的意见,愿不愿意现在就回特务营?”

    林锋微微一愣,不解道:“我现在是中军院的在读学生啊,可以随便会部队的吗?”

    陆小琪点头道:“当然,如果部队有特殊需要,是可以把你调回去的,但是要征得本人的同意。”

    林锋眉头微皱,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们这么急着调我回去,难道西南出了什么大事情?”

    “代国的炮声,我们的营地都能听到,西南当然有大事!”陆小琪说道。

    林锋依然不解道:“代国边境那边不是38军的防区吗?”

    “部队调防了!”王大鼓的声音里有些兴奋:“哈哈,说起来我们的运气真不错,刚调防,代国就打起来了,这样我们还怕没有立功的机会吗?”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极为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空空如也的裤管:“艹特么的,老子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林锋想笑,心中又有些悲凉,一时竟不知该作何言语。

    王大鼓翻了个白眼道:“艹,想笑就笑,老子不需要怜悯,没腿了这不还保着条命吗?”

    林锋这次已经没有笑的心情,很是严肃的说道:“老王,你的仇,我会帮你报的。”

    王大鼓不吃这一套:“报个鸟,我们军区的部队五年一换防,到了那个时候,谁知道你会调到哪个部队去?”

    陆小琪插口道:“好了好了,王营长,你忘了我们来干什么的了吗?”

    王大鼓摸了一下脑袋道:“对呀,林锋,你到底愿不愿意回去,给个痛快话!”

    “我当然愿意了,只要调令来了,我立刻就动身。”林锋干脆的答道。

    陆小琪微微一笑,如利剑般的剑眉斜斜飞起:“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回去的,调令我们随身带着呢,我们这就拿着调令去找中军院的院长签字。”

    “那我们一起走吧,我正好要出院。”林锋开口说道。

    “卧槽,你小子是什么材料做的,老子受这点小伤在医院硬是呆了两个月,你小子听说伤的不轻,这才十五天你就要出院了!”王大鼓很是羡慕的说道,疑问句被他说出赞叹的感觉。

    陆小琪想起父亲说过林锋在特招考核的时候,越境带着四个人杀人逃亡的故事,笑着说道:“他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

    王大鼓撇了撇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啥,老子能从面颠活着回来,这就特么是个奇迹。”

    王大鼓是战斗英雄,陆小琪自然不会跟他计较,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

    西南军区,独立师师部,师长办公室里,张行正在手提电脑看着一段并不如何清晰的视频影像,影像上是一个男人模糊的身影,肩上扛着一挺巨大的枪械,正是达林机枪。

    “报告!”一声清亮却难掩冷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张行将电脑的显示屏按下,才道:“进来!”

    “是!”清冷俏丽的张若素走了进来,面上没有一丝表情的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请问师长有什么指示?”

    “你先坐吧,我有个事情要跟你说!”张行指着椅子说道。

    “报告师长,属下不敢,请师长指示。”张若素冷冷的声音,让张行的心中升起一丝怒意。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哥哥!”张行怒声说道。

    “报告师长!你同时也是师长,我这是对待师长的态度,我觉得我没有错。”张若素梗着脖子说道。

    “你……”张行指着这个自己从小就无比宠溺的妹妹,气得半天没有说出话了,终于还是没舍的继续训斥她,从桌上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道:“这是你的调令,你看一下,如果没有意见的话,签个字去赴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