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8章:未战岂能先言败
    中央军事学院的迎新军演在一个月后进行,校方已经在进行相关的准备,学生们自然也不甘落后的加紧操练。

    依照惯例,身为军事指挥系,同时也是这一届新生唯一一个上尉军衔的拥有者,林锋毫无疑问的成为了这次演习,大一新生,也就是蓝军一方的最高指挥官。

    蓝军的人事认命权便也落到了他的手里,林锋并没有什么指挥大军团作战的经验,所以他只是十分简单粗暴的将4000多名新生,分成了临时两个大队,分别由陈不凡和蕾娜担任大队长。

    陈不凡本就是有名的指挥天才,自然没有人会有异议,但是的蕾娜作为大队长,就遭到了不少军官生的反对,因为蕾娜并不是军官生,所以他们认为她不可能有什么指挥经验,林锋这是任人唯亲。

    林锋懒得解释,却有人帮他解释,陈不凡虽然跟林锋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对于蕾娜,却是极为佩服,甚至有些惺惺相惜。

    黎菲和蕾娜是好朋友,自然就经常相约一起,逛街购物觅食赏景。

    林锋身为保镖,自然全程陪伴,陈不凡不放心所以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跟着,怕黎菲被拐走了。

    四人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组合,表面上林锋是蕾娜的男伴,陈不凡是黎菲的男伴,可是一旦在某处坐下之后,休息闲聊时,黎菲作为一个小武痴总是会跟林锋交流得更多一些,往往在聊一些武学上的问题是,虽然没有废寝却真的可能忘食。

    或许是因为出身的关系,蕾娜却对军事指挥更感兴趣,主动和陈不凡这个少年天才聊指挥,聊战术!陈不凡十分震惊的发现,蕾娜在军事指挥这方面的天赋,居然并不在自己之下。

    所以在林锋提出由蕾娜担任两个大队长之一的时候,陈不凡毫无保留的表示了自己支持的态度。

    “蕾娜的军事指挥能力,不在我之下!”只需要一句话,所有的军官生都没有了声音,因为陈不凡是在沙盘推演的战场上曾经胜过将军的人物,他既然这么说了,谁还能反对?

    在蓝军指挥部开会的同时,大三的红军指挥部同样也在开会,但是相比蓝军会议的紧张情绪,这里要轻松得多。

    “陈不凡这个人,确实是一个人物,即使没有真的指挥过部队作战,但是实力不容小窥。”一个大三学生开口说道。

    另一人道:“是啊,网上传闻,他曾经在沙盘推演中赢过陈将军。”

    “那是他爸爸!”一人面露不屑之色开口道:“我看八成是长辈为了鼓励他,或者是为了给他造势,故意想让的。”

    一直把玩手中钢笔没有说话的封余,听道这话,眉毛挑了挑终于开口道:“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不要将对手想象的太弱了,你们应该这么想,就算是陈将军亲自指挥那些大一的新兵,难道还能赢了我们不成?”

    封余前半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其他人都怔了怔,不明白这个平时自信得没有边际,为什么会说出如此示弱的话来,等后半句说出来,这些不由的又呆在了当场,将军来了都赢不了你,封老大,你疯了吧?

    这已经不能叫做自信了,该叫狂傲,或者是疯狂!

    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封余就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一只狮子带领一群山羊,能打败一只山羊带领的一群狮子,这话确实有几分道理,陈将军确实也称的上龙国最强壮的一头狮子。可是,你我就是山羊吗?还是说在将军的面前,你们甘愿做山羊?能不能有点出息?”

    封余的声音越来越来,最后已经将近怒吼,照理说大家都是同窗,没有谁是谁的下属,被他这样训斥总该有人不忿,有人出言反驳才是。

    但是,并没有!

    所有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的人,全都老实的低头接受训斥,脸上满是羞愧之色。

    能坐在这里,说明他们是那一届成绩最优秀的学生,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可是在封余这个同龄人面前,他们居然心甘情愿的以下属自居,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由此可见,在过去的两年多时光里,封余的表现是多么的强势,成绩是多么的优秀,光芒是多么的耀眼!

    垂头听着封余的训斥,这些大三的学生们却并没有丧气,反而越来越有底气。

    因为他们突然想到和他们并肩作战的人这里的总指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相信如果给封余机会,在沙盘推演中战胜将军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我们有这么强的指挥官,我们有更加优秀的战士,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见众人的表情渐渐改变,封余的脸上露出笑容,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训话。

    会议继续进行,精气神却决然不同,从战略构想到战术思路,会议室里的众人各抒己见,气氛很是热烈。

    蓝军的临时指挥部里,人事安排完成之后也开始了第一次军事会议,研究作战的方略,比起红军那边,这里的气氛要沉重得多,除了林锋之外,所有人脸上的神情都极为凝重。

    虽然陈不凡是公认最擅于指挥的,但是他提出的战略构想还是遭到了几乎所有军官生的反对,由此也可以看出,论起掌控力,他比封余要差了不少。

    “我依然坚持我们应该积极一点,主动做出一些攻势,一味死守,没有任何赢的希望。”陈不凡一拳砸在桌面上,目光无比的坚定。

    一个军官生道:“陈少,就算您真的在指挥上能赢封余,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我们的兵员毕竟太差了,有一半地方学生,连枪都不会用,这仗怎么打?”

    陈不凡浓眉一挑,微嘲说道:“别说古代,就算是在近代,以少胜多的战例也有很多,若都像你这么想,那还打什么战?战前比一比谁的兵力强大,弱小的直接认输,世界不就和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