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0章:嚣张的资本
    不论心中是怎么想的,林锋也没有在课堂上辩论的意思,并不是惊惧于对方将军的身份,而是因为那样的做派和自己的低调性格不符。

    其他面露不屑之色的军官生,同样没有站出来表达不同的意见,但是原因和林锋又有不同,他们是摄于军队里的纪律和军阶之间森严的差距。

    一堂大课上完,闵元龙少将扫视了下面的学生们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几乎每一年总有那么几个刺头儿兵,在课堂上对于军事指挥算不算艺术这个命题表示质疑。今年没有,他很满意,看来这批兵不错,很听话也很好带。

    事实上,却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美好,刺头儿不是没有,反而比往常更多,而且刺头儿们的头儿,更是背景大得吓人。

    他们没有在课堂上提出疑问和诘难,并不是给闵元龙将军面子,这种没有上过战场的将军,在他们的眼中还真的没有什么面子。

    刺头儿没有刺人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有了别的目标,刺儿自然也对准了这个目标,这个目标不是别人,正是自以为自己低调的很有品味的林锋。

    下课铃响,闵元龙将军微昂着头,傲娇的夹起自己的文件包离开教室,然后林锋就觉得教室里的气氛为之一滞,空气流动得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这种气氛的由来,是因为几个肩上挂着中尉肩章,表情冷漠的军官生。

    这一届军官生,上尉军衔的绝无仅有,林锋是仅有的那一个,但是他没有佩戴,只是低调的配着只有普通高校考过来的学生才会佩戴的红色学员牌,

    因为第一次的授衔仪式,要在学期结束的时候才会开始,他们虽然档案里已经是少尉,但是并没有拿到军衔标志。

    林锋当然有,但是为了保持低调,他刻意不去佩戴,虽然收获了不少鄙夷的目光,但这些向来不是他重视的东西。

    既然仅有的一个上尉选择了低调的隐藏,那么在别人看来自然就只剩下绝无的印象。

    绝无就是没有,这一届的军官生中没有上尉,这是其他人的认知,那么几个中尉军衔的军官生,自然就骄傲的认为自己是最顶尖的那一群人。

    但是骄傲的他们也还是有些理智的,知道中尉和中尉是不一样的,京都陈家的少年中尉,比起他们来,不知道尊贵了多少倍。

    所以这些骄傲的中尉们,都十分自然的把那个叫做陈不凡的少年中尉,当成了他们的首领或者说头儿,心甘情愿或者说是卑躬屈膝的想要帮他做一些事情。

    比如此刻,在陈不凡的招呼下,在下课铃响,闵元龙少将刚走出课堂的那一刻,这些军官生便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愚蠢之极的少年身上。

    敢于得罪陈家子痛揍陈不凡的人当然愚蠢之极,如果这都不算愚蠢,那什么才叫愚蠢?此刻,这些人心中大抵都是这般想法,于是投注于林锋身上的目光中自然便带上了一丝怜悯。

    感觉到突然而生的敌意,林锋笑了笑,不知是嘲笑自己想要低调而不得,还是嘲笑这些军官生的自不量力。

    不管是那种情况,都不是这些军官生想要看到的,他们总以为现在的林锋应该恐惧,应该瑟瑟发抖。

    只不过转瞬之间,这些人便将林锋围住了,林锋暗地数了一下,人数居然不少,一共十二个。

    为首的自然是陈不凡,虽然不过两天的时间,陈不凡脸上的淤肿却已经完全消除重新恢复了俊朗,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珍贵的药材。

    “林锋,没有想到啊,我们居然坐在了一间教室里,你说巧不巧?不得不说,你的运气还真是不好。”陈不凡有些得意的说道。

    林锋浓眉微蹙:“运气不好?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对上次的事情还有些不甘心,这么说的话,应该是你比较倒霉才对。”

    “哼,这里这么多人,你以为还可以像上次一样吗?”陈不凡厉声说道,却显得有些外强中干,林锋虽然上次已经手下留情,可是在他看来依然还是像场噩梦,心头犹有余悸。

    林锋看了四周的人一眼,觉得有些麻烦,所谓法不责众,就算他并不怕这些人,可是如果真的将中军院这一届最优秀的军官生一锅端了的话,学校的纪律委员会不可能坐视不理,就算自己是正当防卫,也肯定要小惩大诫一番。

    这些他依然还是不怕,可是他是有任务在身的人,万一被关了两天禁闭,而蕾娜正好出了点什么事情的话,于公于私他都没法原谅自己。

    但林锋从来都不是一个肯让自己受委屈的人,轻蔑的看了围着自己的这些军官生们一眼,淡然说道:“垃圾就是垃圾,不管是一个还是一群,区别就是一个垃圾随手就扔了,一群垃圾要用扫帚去扫。”

    “你特么的说谁是垃圾?”军官生们都是各部队真正的精英,几乎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狠角色,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林锋的话音一落,就有人大声喝骂,更是上前一步就抡起了自己的拳头。

    但是他的拳头轮到一半的时候,便突然诡异的停在了那里,不仅是拳头停住了,连身体也一动不敢动,睁着一双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林锋。

    鸦雀无声,不仅是那一个军官生,而是所有军官生,还有其他学生在内,全都是一个表情,难以自信、惊愕而且极度恐惧!

    整个大教室里只能听见一个声音,林锋的声音,无限粗暴无限嚣张无限疯狂:“老子说的就是你,是你,还有你,你们都特么是一群垃圾,怎么?不服?不服上来试试啊!”

    没有人敢上去试,他们都是前途无量的军中精英,为了交好陈不凡,打个架违个规什么的,他们愿意,若是让他们拿自己的命去拼,却是绝对不愿意的。

    林锋手中拿着一把微型冲锋枪,保险已经打开,随时可能喷吐出致命火舌的枪口,对着一群军官生指指点点,嚣张自然要有嚣张的资本,这把随身带着的微冲就是他的资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