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9章:技术还是艺术
    “对不起,不凡哥哥,我确实是利用了林锋……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会下手这么狠。”黎菲低头认错的样子极为可爱,即便陈不凡知道完全是因为她的关系自己才变成现在这样的猪头,可依然还不愿意对黎菲有丝毫怨恨的情绪。

    “菲儿,这事不能怨你,要怪只怪那小子下手太黑了。”陈不凡恨恨的说道,愣是将责任都推到了林锋的身上。

    “你不会是想要动用家族的力量对付他吧?”黎菲蹙眉有些担心的问道。

    陈不凡挥了挥手手,如果不是因为太过浮肿,此刻脸上应当是一副骄傲的神情:“自己的事情,当然是自己解决,从小到大,你,看过我哭着喊着找妈妈吗?”

    黎菲不语,陈不凡说得没有错,骄傲的也有道理,他和一般的纨绔有些不同,那便是不论遇到什么问题,总是习惯自己的解决。而且他的能力也真的极为出众,几乎没有碰到过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他骄傲,也有资格骄傲。

    但是这一次遇到林锋,他真的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获胜吗?黎菲有些担心却有隐隐期待,这两个少年,究竟谁更优秀一些呢?

    第一中央军事学院,是龙国顶尖的军事学府,在这里的学生有一半是各部队推荐来的基层军官,还有一半则是从普通高中直接报考的,这是惯例。

    既然是第一的军事院校,自然与一般的院校有极大的不同,除了师资力量的强大之外,最吸引学生们的,便是看似毫无道理的升衔制度。

    普通高中考进来的学生,入学即入伍,授少尉军衔,享相关待遇津贴,毕业成绩合格,便再升一级,授中尉军衔。这项规定已经极好,足以让所有有志军旅的少年们趋之若鹜,前来报考。

    但是比起这些普通学生,军中推荐进入学院的军官生的待遇更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和平年代,军人的升迁极为的困难,越往上越难,如果没有家世渊源,普通的军人就算再优秀,也终身无望佩戴那颗金光无限的将星。

    且不说将星,即便是校官的晋升也是极为的困难,十个上尉也不一定有一个人能晋升为少校;二十个少校也难有一个升为中校;四十个中校能出现一个上校,已是极为难得。

    普通的上尉,就算能力极好,运气也极好,想要熬到少校,至少也要苦熬五六年的时光。

    但是只有有机会进入中军院,一切便变的很是简单了,入学升衔一级,毕业成绩合格,再升一级。军官生最高的入学军衔是上尉,毕业之后就是中校了,三年升两级,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比坐火箭还要快的速度。

    当然,比起某些变态,譬如林锋,某些世家子,譬如陈不凡来说,这速度也不过是差强人意。

    虽然这规定听起来挺变态,其实也不算太过变态,因为学院的入学上限年龄是22周岁,能在这个年龄军衔达到上尉的,哪个不是变态?

    当然,也有完全不关心这些升衔制度,真的想要在这里学些真本事的人,譬如蕾娜和小丽。而且学院中,像他们这样的学生还有很多,都是和龙国关系不错的欠发达国家派过来的留学生。

    最少的一类人,便是如林锋这样的异类,虽然在学院里也能学到一些东西,但他并不是太过在意,因为在部队里一样可以学到;至于升衔这事儿,以他的能力和积累军功的速度,应该比在学院快。

    林锋不知道还有没有和他一样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必须进入学院的学员,即便是有,也都是绝对的秘密,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更不想知道。

    黎菲忘了问林锋报考的是哪个系,陈不凡不知道林锋报考的是哪个系,但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即便以他们的家世也不敢在学院中呼风唤雨,可是查一个学生报考的是哪个系这种事情,还是很轻易就可以做到的。

    军事指挥系!黎菲感到很是欣喜,陈不凡心中冷笑,但是心中想的却是一样: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但意思却又不太一样,此冤家非彼冤家也!

    没有迎新活动,没有社团,除了举办一次名为《迎新暨新学期开学动员大会》,第一军事学院的开学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没有任何的亮点。

    没有亮点,自然谈不上热闹,不热闹但却并没是死气沉沉,因为少年们可以没有激情,但不可能没有热血,尤其是和部队相关的军校里。

    沉默的热血凝成的是肃穆,或许肃穆就是中军院最好的亮点。

    就在这样一种肃穆的氛围中,林锋和蕾娜、小丽一起,迎来了军事指挥系的第一堂大课,给他们授课的是系主任,闵元龙少将。

    这一课的题目十分笼统,叫《从古至今军事指挥艺术的产生和发展》。

    听到题目的时候,林锋嘴角就浮起了一丝笑意,但期间隐含的是十足的嘲讽。

    军事指挥衍生于战争,能把这种东西称为艺术的,大约也就只有这些终身都在研究理论,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才会说出来。

    艺术的含义很广,但在大部分人的心中便总是和美、优雅这些正面的词汇伴生在一起的。

    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战争只有生死和利益,和美不美扯不上任何关系,那自然便和艺术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将军的课程将得十分生动活泛,妙趣横生,要说艺术的话,他的讲课过程倒真的可以归于艺术一类。

    很多学生为将军的诙谐幽默感染,没心没肺的在笑,但也有很多学生蹙着眉头,很是不解:为什么这位将军不像将军,倒像个说书的,战场上那些血肉横飞的惨景,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居然还成了艺术?

    这些人都和林锋一样,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对于他们来说,军事指挥绝不是什么美轮美奂的艺术,而是一门实实在在的技术,杀人的技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