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2章:处罚
    林锋的身体飞在空中的时候,并不是平直的飞行,而是十分优雅以至于有些风骚的做了一转体一周的动作,有点类似体操运动员某种下马的动作。

    林锋既不是体操运动员,也不是舞蹈家,他做出转体动作当然不是为了好看。而是因为这个动作可以让他飞在空中的时候,能够看到更多地方,更多敌人,从而做出更多的杀伤。他可不认为自己还会第二次的飞身在空中观察敌情的机会,除非他想死。

    这一队雇佣兵,不算太强但是极为专业,八成可能是某个大国的退伍正规军,甚至可能是没有退伍而出来接私活的。这种情况在龙国的军队纪律中绝不允许,但不代表别的国家也不允许。

    当然,这些和林锋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些人的专业,林锋在空中转体的过程中并没有看到太多的人,不可能发生那种电影上演的那样,一梭子子弹过去倒下一片的情况。

    他的视线里拢共也就看到了5个人,他打死了三个,另外两个人因为藏身在树后躲过了一劫。

    幸运的是,林锋杀的三个人中,有一个正是一直不敢出手的狙击手,看着他手中狙击步枪的超长枪管,林锋心中很是满意。

    完成了自己的突然射击和空中飞人,林锋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的投进了草丛之中,再难觅踪影。

    下一刻,起码有数百颗子弹,打在林锋消失的草丛中,打飞打断无数乱草,却都是枉然。

    林锋贴着地面,如同壁虎一般在草丛中快速的游走,他现在已经突入了包围圈,目标正是之前王大鼓藏身,被打得残缺不堪的灌木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里面的动静,他有些担心。

    追击林锋背影的那一波子弹,是这伙雇佣军最后射出的一波子弹,为此他们再次付出了十几条人命的代价。

    此刻,一百多人的雇佣军已经只剩下不到50人,重型武器的弹药消耗殆尽,指挥官阵亡,面对无比强悍的敌人,他们终于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开始了撤退。

    七人小组作势追击了一阵,便退回了那个灌木丛,林锋已经给昏迷的王大鼓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他们此刻已经看不到营长腿上血肉模糊的惨状了。

    可是看着包扎完明显短了一截的脚,所有人的心中都涌起了莫名的酸楚意味,还有就是滔天的怒气,恨不得立刻追上逃走的那群雇佣军,赶尽杀绝一个都不留。

    “回去吧,至少营长还活着,他现在需要治疗。”林锋看出了队员们的想法,只有他依然保持着冷静,知道他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复仇的。

    都是聪明人,稍微点一下,大家也都清醒过来,知道此刻最重要的是将营长护送到境内的医院,看他现在昏迷不醒的样子,虽然没有死却也已经命悬一线。

    没有人有意见,也没有人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大熊和黑豹用最快的速度,用青藤和树枝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将王大鼓抬了起来。

    林锋已经如猎豹一般窜了出去,作为突击手,侦查和探路是他的职责。其他4人则是分散在担架的四周,跟着林锋快速的在丛林中前进。

    有卫星导航的帮助,即便穿行在密林之中,他们也不用担心会迷路,广袤仿佛没有边境的丛林中,七八个人毫无规律的一边开路一边前进,想要找到他们真的好比大海捞针。

    没有意外,也没有发生什么狗血剧情,10个小时后,已近烈日当空的中午,他们终于踏过了边境线,早就等在这里的贺明亲自驾车将王大鼓送去了医院。

    至于林锋和其他几个人,则是被就地羁押,等待接受军法处的调查。

    私自携带武器出境,罪名可大可小,大了直接被你安个叛国也能说的过去;小了就是实弹训练的时候不慎误入邻国,最多记个过。

    林锋等七人被暂时羁押在师部,说是羁押,到不如说的做客来的贴切,没有手铐,没有脚镣,也没有满脸冰霜的宪兵。

    只有师长的勤务兵,一边给他们端茶倒水,一边一脸崇拜的听他们讲着如何冲破关卡进入邻国,在丛林中和雇佣军团恶战,最后救回深陷重围的营长的故事。

    黑豹正说的兴起,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生生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很得意啊?是不是都觉得你们都是孤胆英雄啊?谁给你们的胆子!”说到最后,贺明师长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茶杯拍得飞起老高。

    “师长,对不起,这事都是我的主意,要打要罚您冲我一个人来。”林锋立刻站了起来,想要将事情揽到自己一个人身上。

    “不是的师长,我是自愿去救营长的,就算狼牙不去,我自己也会去!”大熊立刻开口道。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要罚一起罚,不能让狼牙一个承担责任。”

    “是啊,师长,您处罚我们吧……”

    “……”

    每个人都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求从宽处理,只求同甘共苦。

    “干什么,干什么?都起什么哄?这是什么意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义气?你们当自己是小流氓还小混混?”

    贺明一连几个问题,将七人问得哑口无言,然后才继续道:“你们是军人,是军人就应该遵守纪律,犯了错就要接受处罚,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别妄想替别人分担,没有这样的规矩!”

    “薛飞、王小明、陈大亮……”师长念的自然是他们的真名,不可能说代号,他也不知道他们的代号。

    “……你们六个,记大过一次,留队查看一年,若有再犯开除军籍处分!”除了林锋之外,所有人的名字都念到了,处罚不算轻,但大家也都能接受。

    林锋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名单之中,使得众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是这次行动的发起者,如果说这次行动是一次犯罪,那他们不过是从犯,林锋才是罪大恶极的主犯,他所面对的处罚该是多么的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