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1章:援军来了
    这丛灌木是王大鼓早就看好的藏身之处,因为这里够大,足足有近百个平方的灌木丛,他藏身期间便很不容易被敌人发现身形,这样或许可以多杀几个敌人。

    这就是王大鼓的想法,他基本已经放弃了逃跑,只想着多杀几个人不能亏了本,毕竟这里已经深入别国境内了,龙国的大部队不可能开进来。

    至于特战小队小队,自己都陷在这里了,还指望谁来救人?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副年轻的面孔,然后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他毕竟还年轻,而且权限不够啊!

    脑海中的想法如同电光火石,王大鼓却不会忘了观察外面敌人的动向,然后瞳孔骤然一缩,身形同样缩到最小,趴伏在灌木丛中一块相对低洼一点的地面。

    因为他看到了火光,无数的火光,与火光同时出现的,便是无数横飞的子弹和炮弹。

    步枪,机枪,榴弹,火箭弹,不要钱一般的飞了过来。

    虽然对方已经不足百人,可是如此凶猛的火力倾泻而出,难道不怕弹药无以为继?如此想着,然后王大鼓再次自嘲的笑了笑,因为他突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的存在了,只有痛从大腿和膝盖的位置传过来,如此清晰和撕心裂肺。

    看来自己的担心终究是多余的,人家现在不需要子弹了,甚至都不用上来,自己就得在这等死。

    枪火稍息,王大鼓用异乎寻常的坚强意志力,强忍住断腿之痛,缓缓的抬起头,透过已经被轰得残缺不全的灌木丛看出去,看到了四周的敌人开始蠢蠢欲动,慢慢的朝着这边爬过来。

    “啪!啪!啪!啪!”王大鼓开了四枪,对方便死了四个人,分别在四个方向。

    王大鼓躺了下去,十分满意于自己的战绩,满是血水与汗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他感觉到自己快不行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这是要昏迷的前兆,于是他将手中的步枪反拿,对准了自己的下颌。

    即便死,也绝不当俘虏!

    “砰!”枪声响起,脑袋随之爆炸。

    但是枪不是王大鼓的枪,脑袋自然也不是王大鼓的脑袋。

    是援军来了吗?王大鼓的手指终究还是没有扣下去,人却终究昏了过去。

    来的自然是林锋等七人,开第一枪的却是薛飞,然后是黑豹,再然后已经分不清谁先谁后,七人小队倾泻出了他们的第一波弹药,效果相当不错,对面的雇佣军猝不及防之下,倒下了十几个人。

    “码的!”

    “敌袭!”

    “寻找掩体!”

    “……”

    敌方的指挥员极为专业,根据林锋小队的瞬间爆发出来的火力,推测出他们的人并不多,可能在10到20之间,但是武器却极为精良,如果有重武器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不是对手,虽然他们还剩下70多个人。

    “砰!砰!砰……”雇佣军有70多人,可是发出的枪声却有些零星的意味,那便表示他们的重武器的弹药已经不多了,甚至是已经没有了。

    “砰砰砰……”七人小队开枪还击,打出极为密集的子弹,居然隐隐对对方形成了压制。

    七个人,两把狙,四把步枪,林锋拿的却是冲锋枪,从开始到现在他没有开一枪,因为冲锋枪的有效杀伤距离没有那么远。

    两把阻如同卯足了劲儿一般,几乎每一枪都能打中一个敌人,在他们每人射出5发子弹,对面已经有十个人倒在了地上。

    “谢特!”地方指挥官骂了一句,然后对通讯器喊道:“敌人有狙击手,我方狙击手立刻进行反狙!”

    狙击手极难培养,一百多个雇佣兵里面,一共就只有5个狙击手,因为之前他们是在包围那丛灌木丛,所以有三个人离这边极远,无法进行有效还击,另两个人已经端起来了狙击步枪,在光学瞄准镜中,寻找对面的狙击手。

    “啪!”又一个雇佣兵的脑袋爆了,脑浆和血液甚至都溅到了一个狙击手的脸上,但他并不为所动,只是专注的看着对面,因为他已经发现了对面的一个狙击手。

    瞄准!击发!狙击手只用0.5秒,就完成了这两个动作,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渴望看到从那丛草后爆出的一蓬血花,可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一颗子弹从他的眼中射了进去,爆了他的脑袋。

    薛飞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预判到对方要进行反狙,所以在射出一枪之后,迅速的横移了一尺,于是一颗子弹从他的脸颊旁飞过,传透了无数的树叶。

    然后他将枪移到了自己的眼前,几乎没有瞄准便直接击发,于是那名雇佣军的狙击手就悲剧了。

    两个狙击手离指挥者不远,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人再不敢冒头,对面有两个十分厉害的狙击手,可他只有一个人,即便勇敢的狙杀了对方一人,自己也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所以他选择等待,等其他狙击手过来。

    雇佣军这面只剩下一个狙击手,七人小组越加的肆无忌惮,虽然只有六个人,倾泻出来的火力已经接近一个加强排,压得对面的雇佣军抬不起头来。

    雇佣军的指挥者有些不满,等对面的枪声一停,他就大声的吼了起来:“都给我起来,还击,对面只有十……”

    他本来准备说,对面是有十几个人,但是后面的话却生生的憋了回去,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头顶上突然黑了,星月的光辉都已经照耀不到自己。

    茫然抬头,他看到了一个高速掠过的人影,和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林锋早已经摸了过来,却一直没有出手,因为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直接搏杀对面指挥者的机会,正是所谓擒贼先擒王。

    雇佣军的指挥者开始说话的时候,他便开始了快速的横向移动,甚至不惜被对方察觉到,然后腾身而起,从隐蔽得极好的对方指挥者头上掠过,带着嘲讽的笑容扣动了手中冲锋枪的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