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0章:老王的几把刷子
    林锋挑的七个人,除了薛飞之外,其他人都是原特务营的组长,实力都很强大,比张若素略差,却差不了多少。

    至于薛飞,一个月的集训时间,他的枪法早已经征服了所有人,即便特务营最枪法最好的黑豹,也比他差了一点,他的入选没有人会有意见,即便唯一没有去成的那个组长,也没有说一个“不”字。

    破旧的敞篷吉普,正常的载人数是5个人,这限制当然难不倒他们八人,传说西南最大的邻国银多,一辆摩托车都能载15个人。

    飞鹰的驾驶技术比起常术要差那么一点,但差距不大,比起普通人要快得太多,即便受了重伤,依然将破吉普开出了跑车的感觉,扬起一路的风尘。

    途中拐了几个弯,但是大方向依然是一路往南,天色却已经黑了下来,因为需要秘密行动,所以破吉普的也不开灯,不过破吉普的柴油发动机在动力十足的同时,声音也是十分的巨大,有它在的地方再深的夜也不会宁静。

    因为要走能通车的大路,就不得不一边大喊着紧急军情,一边不管不顾的冲毁了卡哨。

    虽然认出了是特务营的车,但是哨所的士兵,还是十分紧张的将情况汇报给了上级。

    这一段正是272团的驻地,玉虎找打好了招呼,事情便被压了下来,并没有传到贺明那里,其实即便贺明知道了这事,大约也不会阻止,要知道王大鼓可是他手下的爱将。玉虎这么做,只是为了将来集团军追究责任的时候,不会连累到贺明。

    自己哨所好冲,冲过去没多远,可就是面颠的哨所了,国家虽小却也是有主权的,虽然林锋几人没带部队标识,车子也做了伪装。

    可毕竟是从龙国冲过来的,人家不用想也知道是龙国人,凄厉的警报声响起,面颠人还没来得及端枪,破旧的吉普车就像咆哮着的巨兽一般冲过了哨卡,转眼不见了踪影。

    “见鬼!龙国人开车都这么的不要命吗?”哨所的一个值班的低级军官立刻打通了上级的电话,汇报这里遇到的情况。

    “看好你们的哨所,不要管他们。一会车回来的时候,不要开枪,放他们过去。”或许只有面颠这样国家的军人,才会对冲卡这种事情如此的不在乎,如果是在龙国被邻国人成功的冲卡进入国内,整个军区都会震动。

    一个小时之后,破旧的吉普车终于停了下来,林锋等七人跳下吉普车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面前的一片丛林。

    然后吉普车再次咆哮,原路冲了回去,这是约定好的,一则飞鹰伤势太重需要治疗,二则回来的时候要原路返回的话,太容易暴露目标,他们营救成功就会重新规划路线,从从林里潜回去,不会惊动任何人。

    丛林深处,遥远的地方有枪声零星的响起,对于他们七个人而言这是福音,因为战斗还没有结束,也就说明营长还活着。

    林锋嘴角微翘,心道:老王你果然有两把刷子,一个干一百多个,居然还没有被打死。

    老王确实还没有被打死,可是离死也不远了,他的胸部挨了一枪,虽然有防弹衣要不了命,肋骨却断了三根,火辣辣的疼。

    胸口的伤是他最重的伤,却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伤在大腿上,打中他的只是一颗流弹,只是开了一个血洞,既没有伤筋也没有动骨,但是却影响了他的行进速度,这就很要命。

    因为大腿上的伤,王大鼓没能第一时间摆脱一群雇佣军的追击,于是便再也摆脱不了,一群雇佣军如附骨之蛆一般,紧紧咬着他不放,连包扎伤口的时间都不给他。

    伤口一直在流血,即便没有伤到大血管流的不算快,可是架不住一直流啊,因为失血过多,王大鼓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的苍白,可惜他自己是看不到的,但是他能感觉到乏力和眩晕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将腿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否则马上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厥,那样极有可能被对方活捉,若真是那样,倒不如死了干净。

    王大鼓包扎得极为专业,也极快,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可就是这么一点时间,那群雇佣军居然就已经完成了对他的包围。

    王大鼓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他默算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子弹,一共32发,也就是说如果运气好的话,他还能杀死31个敌人。

    为什么不是32个?因为他还要留一发子弹给自己。

    事实上当然没有他想的那么完美,现在他被包围了,对方只要从四个方向发起一次冲锋,他就会被击毙,能杀死10个敌人就算幸运,而且还要保证对方不用重武器和火炮。

    对方当然不会根据他的想法来行事,没有一个一个上,也没有发起冲击,因为有人已经架起了轻型榴弹炮。

    王大鼓一直在密切的观察着敌人的动向,看到榴弹炮发射的火光,他骂了一句“我艹!”然后飞身扑了出去。

    他扑的方向是左前方,那里只有三棵小树,并不能阻挡重火力的覆盖,不算是最好的选择。

    最好的选择是后方的一个小坑,如果躲进去,基本上除了手榴弹,便很难有什么方法能有效的伤害到他,可是他却没有选那里,因为他知道,敌人一定也是那么想的。

    敌人知道的最好选择,那便是最坏选择!

    果然不出所料,王大鼓刚在三颗小树的后面掩住身形,他身后那个小坑的周边就响起了一片爆炸声,然后小坑就不存在了。

    这般孙子,榴弹不用钱吗?艹!王大鼓惊出一身的冷汗,心里却依然骂着脏话。

    心里在骂人,王大鼓的动作可不敢停,在三颗小树的掩护下,他开了三枪,远处的树影中响起一声闷哼。

    三颗子弹,只打中了一个人啊!王大鼓撇了撇嘴,有些不太满意,身子却是调整了一下角度,继续移动。

    刚钻进一堆灌木,身后便传来无数声枪响,刚才藏身的三颗小树,居然被拦腰打断了,好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