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8章:张若素的改变
    早晨照例还是进行的体能训练,不过经过两天的操练,学员们渐渐适应了训练的强度,虽然依然累的跟死狗一样,但是好歹没有在地狱里煎熬的感觉了。

    训练结束,组队回营区的时候,张若素如往常一般站在营门口,脸色略有些阴郁,大约还在为林锋一大早就跑去找巫寡妇的行为感到生气。

    “张教官好!”已经结束训练,解散了的学员们看到张若素,居然不顾她脸上的寒霜主动问好,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张若素微微的愣了一下,因为太过意外,可是看着学员们诚恳的表情,知道他们是发自内心的问候,她有些习惯的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便有更过的学员过来问好,打招呼,面对他们真心的爱戴,张若素脸上的冷漠渐去,笑容也越来越自然。

    “啊呀呀,千年冰妖居然也会笑了,我是做梦了么?”一个十分欠扁的声音突然响起,所有的学员们眼中都露出无比怪异的神情,没有一个人再发出一点声音,等待着马上就可能爆发的冲突。

    张若素的脸色骤然转冷,目光凌厉无比的射向说话的人,直欲在他身上开出两个血洞。

    整个集训队,甚至是整个125师,敢这么和张若素说话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林锋。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主要是他之前已经将张若素得罪很了,昨天晚上是旧恨未灭又添新仇,躺在床上想了半夜,想到张若素的家世,和她那个贵为独立师师长的哥哥,林锋觉得自己绝无幸理。

    今天早上本来准备给她道个歉,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结果被直接骂了回来,林锋心灵被小小的伤害了一把的同时,也认定了一件事情,那个女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既然如此老子跟她客气什么?最起码在她动手之前要把本捞回来。

    所以现在,看到张若素少见的露出笑容,林锋居然将一直只敢在心里叫的外号“千年冰妖”给说了出来。

    若是在以前,有人敢当面这么说张若素的话,她肯定是二话不说就上手,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因为她是火凤,火爆的凤凰。

    但是从第一次遇到林锋起,骄傲的凤凰就一直不断的受到挫折,只要动手就没有一次占到便宜的,凡此种种,再火爆的脾气也会稍微的降一点温了。

    所以这一次,张若素没有直接冲过去跟林锋拼命,而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让后冷漠的开口道:“你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说。”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要说悄悄话的地步吧?”林锋的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但是依然顽固的调戏着对方。

    张若素冷冷一笑:“是吗?你确定什么事情都可以当面说?昨晚——”

    张若素故意将最后一个字拉长,就是要给林锋一个打断的自己的机会,她相信有些事情,自己不想别人知道,对面的那个混蛋肯定更不想,林锋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大声开口道:“哦,对对对,我想起来,我们是有一些关于训练的事情要谈,走走走,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聊。”

    “那就跟我来吧!”张若素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身材修长匀称,长长的黑发高高束成马尾随着她转身的动作划了一个螺旋形的曲线,然后柔顺的从脑后垂下停在后腰往上一指的位置,随着她走路的动作轻微的左右摆动。

    林锋偷偷的咽了口唾沫,心想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娘们的背影真是有些引人犯罪啊!不过话说回来,她微笑的时候,也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昨天晚上……

    林锋正想着好事,脑中突然闪过张若素一脸寒霜的样子,不由得打了寒颤:我艹,老子居然对千年冰妖yy,这特么是找死的节奏啊,不行不行,看来是这两天憋得有点狠了,得找个时间去调戏调戏那个便宜女朋友小月了。

    再一次来到张若素的门口,林锋自然也再一次想到昨晚在她的床上颇为暧昧的一幕,心中越发的心虚起来,站在门口没敢进去。

    “进来啊,站外面干什么?”张若素放着屋里的椅子不坐,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床上,说话的时候不再冷如冰霜,却有一股颐指气使的意味,既像主子命令奴才,又像姐姐教训弟弟。

    虽然心虚,但是对于张若素的语气,林锋还是有些不满,不满的同时,却又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在心中酝酿,总觉得张若素这样的语气,比那一成不变的冷漠要强上那么一点点,这算是一种进步吗?

    “还是不要了吧,有什么事情在外面说,要是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林锋并不是刻意的想要激怒张若素,但是习惯的力量是最强大的,这几天他已经习惯了用挑衅和调戏来激怒张若素,一时之间更本就改不过来,这话一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

    “呵,呵呵!”张若素怒极反笑:“看来你很在乎被人误会些什么啊,是不是怕你的小情人知道了,要跟你分手啊?”

    林锋左右看了看,才小声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哪儿有什么小情人啊?”

    “哼!”张若素极为不屑的看了林锋一眼,沉声道:“你要是不想全营的人都知道,你昨天晚上未经我的允许就上了我的床,你赶快给我滚进来。”

    “我艹,我怎么就上……”林锋话说到一半,看到张若素看似冰冷,实则威胁意味十足的眼神,终于认怂,低头走进了房中。

    “把门关上!”张若素的语气毋庸置疑。

    林锋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人看到自己进了张若素的房中,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了起来。

    “只有做贼的人,才会心虚,你怕什么?”张若素脸的嘲讽的说道。

    “我特么怎么就做贼心虚了?明明是你非让老子进来的好吗?”林锋恼火的说道。

    “是吗?昨晚也是我让你进来的吗?”张若素一语切中要害,林锋竟无言以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