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7章:神奇汤药
    张若素斜撇了王大鼓一眼,将手中的平底锅放在了地上,两只手抱在胸前,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僵持了不到三分钟,王大鼓终于装不下去了,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尴尬的笑道:“嘿嘿,若素啊,你老是这么看着我干嘛?”

    张若素面无表情的道:“我想听听,你能不能真的吟一首好诗出来。”

    想到某个极为邪恶的比喻,饶是王大鼓脸皮够厚,也不由得老脸瞬间红了,解释道:“哪有什么好诗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一个粗人。就是年纪大了,不小心把脖子扭了,哎呦,好痛,你忙,我回去擦点药酒。”

    “嘁!”张若素皱着眉头嘁了一声,没有再弯腰将平底锅端起来,而是敲了敲,手边的一扇门,这是她的七组副组长的房间,同样也是集训队的学员,代号老鹰。

    “谁啊?”房中传出来的声音十分的不满。

    老鹰今天的运气不太好,实战训练的对手实力异常强大,拼的鼻青脸肿,最后也没有拼赢,被大熊操练了一番之后,现在走路脚都是软的,关键的膝关节在训练的时候受了伤,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我。”张若素没有生气,但是天然冰冷的声音听着却是像极了生气。

    “头儿!稍等一下,我马上开门。”老鹰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一瘸一拐的打开了门。

    “你的伤怎么样?”明明的算是关切的话语,从张若素的嘴里说出去就变成了质问。

    “没……没事儿。”老鹰颤着声音说道。

    “是吗?”张若素用极为犀利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没事走两步。”

    “是。”老鹰不敢违抗,极力的想要走得正常一点,可没走两步,受伤的膝盖一软,无法受力之下便趴在了地上。

    “哼!”张若素哼了一声,一脚将老鹰虚掩得房门踢开,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茶缸,忍着难闻得药味,将地上那口锅的锅盖打开,舀了半缸汤药递到老鹰的面前。

    闻着极为刺鼻,像极了生化武器一般的浓稠汁液,老鹰颤抖着手接了过来,眼中闪着骇异莫名的光芒,颤声道:“头儿,我知道错了,今天实战训练的时候输了,给您丢了脸,可是……可是……你这惩罚也太狠了吧?连生化武器都用上了?”

    生化武器?确实有点像!张若素心中有些好笑,脸上却依然冷漠,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药,外敷!”

    听说是外敷的药,不用喝下去,老鹰松了一口气,表示感谢道:“谢谢头儿!”

    “不用谢我,这是有人良心发现,熬的汤药。”张若素淡淡的说道:“你试试效果,有用的话,一会给组里其他人,一人舀一点。”

    事实证明,林锋得自雷子的家传秘方汤药效果真的十分神奇,几乎刚涂上,老鹰就感觉到温润的药力直接进入了膝盖,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果然发现痛楚减轻了不少,走了几步居然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这……这也太神奇了吧?”老鹰目瞪口呆,一脸的不可思议。

    就连冷若冰霜的张若素都有些微微动容,心想那个混蛋倒还有点用处,居然能捣鼓出种好东西。

    “好了,去给其他几个人发了吧,每人舀半茶缸就可以了,集训队有一百多人呢,省着点用!”张若素心情略微好转,连声音都不再那么冰冷。

    “是,保证完成任务!”老鹰兴奋的说道。

    ……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把汤药都分了下去,张若素却并有困乏的感觉,反而莫名的有些兴奋,想到那个十分曾经恨之入骨的混蛋,似乎也不再那么可恶了。

    晚上张若素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在一棵开满了粉红色鲜花的大树下荡秋千,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不停的将她推的高高荡起,她开心的笑着。

    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每次推自己的时候,那个男人的手都很是无耻的在自己的屁股上捏一把,张若素愤怒的回头,一巴掌扇了过去,终于看清了那个可恶男人的脸,正是一脸猥琐笑容的林锋。

    “混蛋!”张若素骤然惊醒,才发现这是一个噩梦,摸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才发现有人在“笃!笃……”的敲着自己的门。

    “谁呀!”她心情不是很好,语气自然也不会好。

    “我!”林锋听出张若素语气中的怒意,不明白大清早的这女人生的哪门子气,难道是每个月的那几天?

    “混蛋,你离我远一点!”张若素心中一惊,以为是自己的噩梦还没有完全醒来,几个字脱口而出。

    “艹!”林锋感觉受到了侮辱,掉头就走。

    张若素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才确定自己已经醒了,想到因为梦里的事情而不问青红皂白的将林锋骂了一通,不由得有些淡淡的悔意,急忙披上外衣、趿着拖鞋将房门打开,却只看到远处晨光中林锋那塌着双肩的孤单背影,一阵风吹来,竟有了几分萧条的感觉。

    张若素想追上去解释一番,却发现自己的衣衫不整的有些不太合适,等她穿好了衣服再出门,哪里还有林锋的影子?

    张若素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到营部去找林锋解释一下,自己早上骂的不是他,虽然其实骂的是梦中的他。

    不过她并没有找到林锋,因为他并不在自己的房间中。

    一大早上,就跑的不见了影子,肯定又去找他的小寡妇去了。张若素切齿想道,心中淡淡的歉意早就不翼而飞,恨意徒生。

    林锋要是知道她此刻的心中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老子已经好几天没去看小月了好吧?老子是去看学员们训练去了,以确定你昨天晚上有没有把药都发下去。再说了,就算老子是去看小月了,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不过此刻的林锋并不知道她的想法,看着生龙活虎的学员们,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女人虽然看着很凶,不过办起事儿来,还是挺靠谱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