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6章:撞破的不是奸情
    张若素用生平的最快的速度回过头,差点自己将自己的脖子扭断,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总算的送了一口气。

    突然,一个无比熟悉,但是在此刻听来却是让张若素感到无比恐怖的声音传了过来。

    “火凤,你还没睡啊?刚好我有点事情找你商量商……”声音到此为止,然后就一声吞咽唾沫“咕咚”声。

    胡子拉碴的王大鼓,披着自己的军服、趿着拖鞋、瞪着一对牛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张若素房中的画面。

    粉色的灯光下,张若素头发凌乱,衣冠不整,脸上泛着因为运动量过大而散发的红晕,以一种无限暧昧和霸道的姿势,骑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因为被张若素挡住,所以看不到这个幸运或是不幸的家伙究竟是谁,王大鼓的心中略微有些遗憾。

    遗憾诡遗憾,但王大鼓知道不能一直这样看下去,别说里面的人不同意,就算他们不说什么,自己身为领导也不能做这么没有底线的事情。

    “咳咳!若素啊,我没别的意思啊,虽然我们营人不过,可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关门的。”王大鼓说完,故作痛心的摇了摇头,背起手就要转身离开。

    “营长,你误会了!”张若素虚伸出手,似乎想要将王大鼓拉回来解释清楚。

    林锋没有看到王大鼓,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张若素类白痴一样的反应让他心中大急,立刻小声说道:“误会个屁啊,先去把门关上再说。”

    张若素这次没有习惯性的反驳他,而是腰腹用力最快的速度起身,身体腾空而起,掠到了门口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轻点啊,营房有些年头啦,门可没有多结实。!”门外,还没有走远的王大鼓说道。

    张若素没有心情和他说话,目光犀利如刀一般射向已经手忙脚乱的从她的床上爬起来的林锋。

    感觉到她眼中的杀意,伸直两手五指张开朝她摇了摇:“你别着急,先听我解释。”

    张若素微微喘息,心中的恼意渐消,知道凭自己的实力,还真的不能将那个讨厌的家伙如何,而且说不定王大鼓还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盯着这边呢,只好点了点头道:“好,你说!”

    林锋松了一口气道:“要说这事也不全怪我……”

    看到张若素渐要挑起的眉毛,急忙道:“……我的意思是,要说这事也怪我,应该先把来意告诉你的……”

    林锋的来意很简单,今天下午他出去一趟可不是如张若素想的一样是去看巫寡妇,而是去了一趟dl买了一些中草药,依着家传的方子,配了一副汤药,又吩咐炊事班的人抓紧时间熬了。现在来找张若素,是想让她将这些汤药分发给学员们。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张若素不解的问道,暂时将之前的恩怨放下,毕竟林锋来是为了工作,她也便没又发火的道理。

    林锋道:“你再部队里待的时间比我长,肯定知道想要维护教官的威信,要跟学员拉开距离的,黑脸既然已经做了,当然不好再去当红脸,你说是不是?”

    “好吧,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我姑且相信你。可是,你的这些破汤药,真的有用?”张若素忍不住掀开门口那口大锅的锅盖,就闻到一股无法形容、刺鼻无比的难闻味道,虽然没有直接吐出来,却也是被熏得干呕不止。

    “你看起来像是怀孕了。”林锋忍不住调笑了一句,若是再今晚以前,林锋绝不会更她开这种玩笑,可是刚刚在床上,她的表情和两人之间某些部位真实的触感,让林锋重新认识了一下张若素,她不但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十分极品的女人。

    张若素狠狠的瞪了林锋一眼,警告他不许开这种玩笑,但是在林锋的眼中,却再难恢复之前如万载寒冰一般的冷漠。

    “你这是汤药还是毒药?确定能喝?”张若素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不能喝,这是外敷的。”林锋抱着膀子说道。

    ……

    张若素并没有因为和林锋之间的恶劣关系而拒绝帮忙,毕竟她是集训队的训导员,保证学员门的训练效果也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

    虽然对林锋十分推崇的家传秘方,她心中一万个的不信任,可是目前这种情况,却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问清楚林锋用法,张若素道:“行啦,你走吧,这事儿交给我了。”

    “好的,谢啦!”林锋再次对张若素表示了感谢。

    “不用谢我,这工作本来就应该我来做,和白天那次一样。不要以为说几声谢谢,我就会忘了你做过些什么。”张若素冷冷的说道,杀气依然。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对不起,打小就这样,再见,不送!”

    为什么就不能一笑泯恩仇呢?不就是一场误会吗?用得着这么不共戴天?林锋挥了挥手,往门口走去,感觉心好累。

    “等一下!”张若素突然开口,林锋心中一动,暗道:有门!

    “从窗户走!”张若素的话击碎了林锋心中的希望,所以他有些失望,当然还有不解。

    “为什么?”

    “你想让营长知道刚刚床上躺着的那头猪是你吗?”张若素道。

    “我艹,走窗户就走窗户,不带你这么损人的啊。”林锋一边表达着自己的抗议,一边打开窗户左右看看没人,身子一缩便钻了出去,如同穿林而过的雨燕,动作流畅娴熟无比。

    张若素蹙着眉头走到窗边,伸头看了看,居然连个人影也看不见了,不由得心中又生恼意:“哼,看来这个混蛋没少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不然怎么钻窗户怎么钻的这么熟练?”

    时间不早,张若素暂时压下对某人的恼恨情绪,端着那口平底锅出门,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墙角,王大鼓贼兮兮躲在昏黄的长明灯下。

    看到张若素出来,立刻假装文艺中年,抬头45度角仰望星空,仿佛马上就要吟哦出流传千古的诗句一般,其实眼角的余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那扇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