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0章:他是不是故意的
    营部营房的侧面,强光灯照射不到的阴影中,一个修长的身体靠在墙上,不停的进行着深呼吸,想要压制住自己心中莫名涌起的酸楚感觉。

    小气、阴魂不散、阴阳怪气!林锋,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想着那个少年嘴中冷静却刻薄无情的话语,张若素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酸楚,肩膀耸动,无声而泣,但她自己却懵懂的不知道哭泣的原因。

    我从没有被人如此的侮辱过,张若素咬着牙,给自己找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借口。

    师医院的一场插曲之后,集训队的训练还要继续,第二天一早,疲惫不堪、肌肉酸痛的官兵们便在尖锐的哨声催促中小跑到操场之上,没有人敢迟到。

    薛飞和棕熊的蛇毒已经解了,虽然在医院住了一夜,今天早上还是在天亮之前徒步行军回到了集训队,点名完毕101个人一个不少,全部到齐。

    早晨的训练依然是体能,负责的教官也依然是大熊,这让学员们从内心里发出了一阵哀嚎,却没人敢真的嚎出声来,若是被大熊听见,绝不介意在他们原本的训练强度上增加一倍。

    400个深蹲,400个俯卧撑,400个仰卧起坐……这些只是热身,真正让学员们无比痛苦的是后面的几项,400米蛙跳,400米鸭子步,400米高抬腿跑……

    痛苦、煎熬、昏厥、醒来,再痛苦、煎熬、昏厥、醒来……这种痛苦的循环似乎永无止境,时间好像是停滞了一般,难以前进一步。

    近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体能最弱的几个人,甚至昏厥了超过两次,在医务官认真的检查一番,确认不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之后,便再次被扔上了残酷的训练场。

    在学员们咬牙坚持的时候,大熊冷酷的声音也不断的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要是有人觉得不人道,不科学,觉得接受不了,那就告诉我,你马上可以离开这地狱一般的集训队,回到连队去睡大觉……”

    “快点,快点,你们是没卵蛋的家伙吗……”

    “速度,速度,不想练就给老子滚回去,别在这里磨蹭……”

    在接受身体折磨的同时,学员们还要强压心头的怒火,接受心理上的折磨。林锋和小舞都已经醒来,沉默的看着操场上煎熬着、坚持着、精疲力竭着的学员们。

    “这种训练方法并不科学。”小舞蹙着眉头,身为医学院的高才生,她说出的话自然有着足够的权威。

    林锋想起了从小到大,雷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对自己进行比面前看到的,更加残酷的体能训练。

    他曾经也表达过对这种训练的不满和反感,因为这种高强度训练的效果,比起修炼家传武功对实力的提升效果,几乎微不足道。

    “其实这些体能训练,训练的并不是体能,而是意志,军人,可以没有钢铁般的身体,但必须要有钢铁一般的意志。”这是雷子曾经说过的话,林锋此刻复述给了小舞。

    小舞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

    死去活来的两个多小时终于过去,在大熊严厉的呵斥声中,学员们强撑着没有瘫倒在地上,给最近的队友做着并不专业,但极为全面的全身按摩,放松肌肉。

    轮流按摩结束之后,体力也恢复了一丝,足够他们疲惫的回到自己的班房里,而不至于直接瘫在操场上。

    早餐很是丰盛,但是学员们却没有什么胃口,早晨的体能训练,很多人累到吐出了胃里的酸水,自然没有了对食物的热情。

    但是食物就在哪里,不论你有没有胃口,都必须吃下去,否则不可能撑过上午的训练,对于学员们而言,吃饭同样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吃完早餐,学员们的体能依然没有恢复,好在接下来的科目并不消耗体力,战术讲解课或许是所有科目里最轻松的课程,但是对于侦查兵们而言,这种纯理论的科目让他们精神很是痛苦。

    玉虎教官相对于其他几名教官,多了一丝儒雅的气息,讲解的内容是在敌后各种复杂环境下,与敌遭遇应该采取的各种不同战术战例。

    他的语速极快,讲解的内容极为庞杂,虽然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但是学员们包括林锋的笔记本上都密密麻麻的记满了十几页的笔记。

    小舞就坐在林锋的旁边,她只是十分专注的看着林锋做的笔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台上玉虎教官的讲解。

    战术讲解课结束之后,学员们有秩序的先后离开多媒体教室,等他们都已经离开,玉虎教官才从讲台上下来,走到林锋的面前微笑道:“狼牙教官,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来。”

    林锋挠了挠头:“我这方面比较弱,所以我觉得应该来学习一下。”

    “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直接来找我。”玉虎笑着说道。

    “一定!”林锋点头应道。

    等玉虎教官离开,小舞才开口道:“林锋,你为什么不在私下里找玉虎教官请教,却选择跟学员们一起来上课呢?毕竟你也是教官。”

    林锋苦笑道:“我基础太差,要是直接去找玉虎教官,我怕他会累死。”

    接下来的机械超控和射击训练林锋都是十分认真的和学员们一起进行训练,这让小舞略微有些不满,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用这种方法来躲避自己。

    此刻站在小舞身边的是张若素,尽管她对于林锋有着很深的怨恨情绪,但是对于小舞依然还是表现得极为礼貌,不会因为林锋的关系而有一点的怠慢。

    这和小舞的身份有关,西南张家和小舞那个传承了千年的大家族比起来,虽不说微不足道,但毕竟不是在一个层面上。张家是西南的土霸主之一,而叶家却是控制整个龙国的几大巨头。

    所以一向极为骄傲的张若素,在面对小舞的时候,也不得不低下骄傲的头颅。

    “若素姐姐,你说林锋是不是故意的?”小舞突然开口问道。

    她的问题有些突兀,但是张若素能听懂,所以脸上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

    “当然!”张若素回答,却在心里补了两个字: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